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章 泪水与欢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润卿有些讶然。┝要┝看┠┞书┟

    但旋即,她就笑了起来。

    本来是准备这就下台、彻底结束这场演唱会的,但这个时候,心情激荡之下,她居然留在了台上,就那么带着笑意地看着观众席。

    一直到观众们的喊声渐渐弱下去,她才笑了笑,“你们这是在拆我的台?还是在给我助攻啊?”

    全场哈哈大笑。

    这毕竟是何润卿的演唱会,按说,她应该是绝对的主角的。但是在她已经完成了演唱会的整场表演,要宣布结束的时候,观众们却齐声高呼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这要是普通关系,哪怕心里稍微介意一点点的,都会感觉有拆台的嫌疑。

    当然,那个人毕竟是李谦。

    何润卿这句话,自然就是玩笑的意思。

    而有了此前的插科打诨,观众们也都秒懂。

    于是随后,“李谦!——李谦!——李谦!——”的喊声就又再次飙了起来。

    声震全场。

    这个时候叫人吃惊的是,何润卿非但没有解释几句,却反而伸手频繁地做着一个往上掀的动作,同时她嘴里也跟着喊,“李谦!——李谦!——李谦!——”

    这么一来,全场观众喊的更起劲儿了!

    …………

    后台那里,全场刚一开始喊口号,廖辽就笑着,使劲儿地往外推着李谦,“去呗,哪怕随便唱一都好!”

    李谦坚定地摇头,“不合适,这是润卿姐的演唱会。”

    顿了顿,他又道:“再说了,今天是咱们乐队的演,我就算再回去谢幕,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呀!”

    这时候,廖辽闻言也迟疑了一下,“要不,咱们去跟润卿姐把那歌合作一下?”

    李谦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等润卿姐安抚一下就好了,咱们还是别去了,真不太合适!”

    曹霑不屑地瞥他一眼。“那是你公司的歌手,有什么不合适的?去吧,去!”

    李谦正要摇头,恰在此时,何润卿居然也跟着喊了起来。

    这是明显的带气氛呀!

    而且何润卿一喊。要┞┢看┢┠书.ww.┞外头的鼓也立马跟上了!

    衬和着鼓点,那喊声越气势震天。

    几个人都有着片刻的讶然。

    然后,郁伯俊带头,大家又都突然笑了起来。

    何润卿都带头这么弄了,那就是肯定躲不过去了。

    李谦苦笑了一下,揉了揉下巴,无奈地转身拿过自己的吉他,又问工作人员要了支话筒,迈步往外走。但走了两步,他又站住。回头道:“你们也预备一下,看这架势,一歌过不了关!那歌,看来还是要上!”

    说完了,他扭头出了后台。

    …………

    “李谦!——李谦!——李谦!——”

    全场正在拼命的高喊。

    然而下一刻,灯光师已经现了李谦,立刻紧急地把一道追灯打了过去。

    “哗”的一声!

    现了这一现象的全场观众,顿时鼓起掌来。

    李谦抿着嘴唇,一边走上舞台,一边冲观众点了点头致意。

    这时。何润卿看着他,笑吟吟的,道:“啊……终于出来了!”又笑道:“老板,为我唱歌呗!”

    李谦勉强笑了笑。道:“别闹!”

    大屏幕已经切给了他,但是他没开话筒。

    于是,现场所有的观众都能清楚地看到他说了俩字,但偏偏不知道是什么。

    何润卿笑笑,半转身对全场观众道:“那接下来,我跟你们一样。也做一回听众好不好?”

    观众齐声叫好。

    这个时候,观众的喊声已经停了,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谦。

    区别只是,有人离得近,直接看本人,有人则是盯着大屏幕。

    李谦走到舞台中央,终于拿起话筒,打开了开关。

    工作人员猫着腰跑过来,把话筒架交给李谦。┡╟╟┠要看书1.┞李谦接过来,把话筒卡好,调了调高度,然后才看向观众席,道:“那就,简单唱一,好吧?”

    “好!”

    全场齐声回答。

    李谦抱好吉他,试了几个音,然后才又道:“这歌,叫《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全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然后,吉他声响起。

    大屏幕上,两万多人一起入神地看着那双手灵巧地拨动琴弦。

    然后,他凑近了话筒,开口唱道:“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摇摇头说这太神秘……”

    经常听歌、尤其是经常听演唱会的歌迷,早在李谦独自一人背着吉他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他应该是准备自弹自唱一

    了,等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歌的名字一出,十个人里倒有六七个人一下子就猜出来,这应该是跟学校生活有关的歌。

    虽然刚才燃爆他们激情的,是两酣畅淋漓的摇滚,此时听到李谦的吉他一起,就有不少人心里会下意识地有些失落,但很快,当李谦的歌声一起,大家还是迅地给他的歌声给抓住了——

    和唱摇滚时那种压抑着的孤愤,又或者是冷静的孤傲不同,这样一旋律简单而优美,而歌词又无比贴近所有人回忆的校园民谣,在李谦口中唱出来时,那极好听的声音里,干净,纯澈,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的忧伤。

    仅仅只是开头几句,顿时就让全场安静地鸦雀无声。

    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李谦足足拿出了两年多的时间来打磨自己的嗓音,试图在低频、中频和高频,都各自找到自己嗓子的最好听的点。

    而现在,当他第一次登台,他的摇滚,让全场嗨到暴起,他的民谣,却又让全场安静到针落可闻。

    清脆动听的吉他声,伴着清澈中带着一抹磁性的声音。就这样布满了整座体育场。

    “你来的电话,已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

    他依然面色平静,他依然是那样一身干净而简单的打扮。

    甚至在这一刻,就连他唱的歌都是如此的简单。

    简单到忧伤。┟┝╟要看┟书┡

    但是在这一刻,他的声音却主宰了现场两万多人的心。

    谁没有过读书时的青葱岁月?

    谁没有三两个曾经的知心好友?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谁都有。

    所以。摇滚不死,而民谣不老。

    …………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回忆,那些日子里你总说起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带。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

    不知何时,突然就有人低下头去。

    再抬起头时,那眼睛是微微泛红的。

    嘴唇紧紧地抿起。似乎是在努力地压制着内心汹涌泛起某种情绪。

    然而还有人,选择了微微仰起脸,任由两道泪水缓缓地流下来。

    是的,情绪。

    是的,怀旧。

    是的,青春。

    是的,兄弟。

    是的,那个女孩。

    …………

    身为演唱者,李谦的情绪是克制的。

    然而像这样的一,足以直接触动人内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的校园民谣。根本就不需要演唱者有什么情绪的宣泄,你只需要把这歌完整且优美的唱出来,就已经足够了。

    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感动。

    吉他声清脆。李谦动情的、却又浑不费力的,简单而清澈的,却又刻意克制着的,反复吟唱着:“你来的电话,已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

    然后,歌声停,十几秒钟之后,吉他也完美地收尾。

    全场一片静寂。

    如果不是身在现场,几乎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场足足两万多人在座的演唱会。╟┡要看┠╟书┠

    如果不是身在现场,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就在此前,这座体育场里曾经响起过那样震耳欲聋的欢呼与咆哮。

    而此时,李谦放下吉他,任它自然滑到身侧,凑近了话筒,握起拳头,晃了晃,轻声道:“别哭!”顿了顿,他点点头,又道:“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好。”

    片刻之后,掌声如雷。

    李谦又点点头,转身欲走。

    但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却突然愣住了。

    镜头在他身上足足多停了三四秒钟,导演才急忙把镜头切过去,这时,正在用力地鼓掌的全场观众,才突然现,原来不知何时,何润卿居然已经泪流满面。

    李谦笑笑,耸耸肩,又凑到话筒前,侧身看着她,说:“别哭!”

    突然有人大喊:“抱她!”

    一声既起,很快就有人应和,然后,全场的喊声瞬间大了起来。

    “抱她!——抱她!——抱她!”

    李谦笑笑,摇头,然后走过去,展开双臂。

    何润卿委屈地像个孩子一样,缓缓地靠进李谦怀里。

    大屏幕上,无数人亲眼看到,李谦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然而话筒不在,没人听到,李谦低声地说着:“不哭了,不哭了啊,再哭的话,一会儿多难看呀,还谢不谢幕了?”

    …………

    终于,在全场的掌声中,何润卿松开了李谦。

    然后,她抿着嘴、哽咽着,拿起手里的话筒,打开,带着一丝哭音道:“谢谢你们!”

    全场掌

    声如雷。

    然后,她抽噎着,道:“我现在相信,你们不是在拆台,而是在想办法帮我挤进去了……”

    全场再次哄堂大笑。

    而她自己说着说着,也是突然就带着泪的笑了起来。

    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李谦尴尬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片刻之后,他看看何润卿手里的话筒,但还是自己回身走到话筒架前,把话筒摘下来,平静地道:“那……我们跟润卿姐再合作一歌。咱们就结束了,好不好?”

    全场观众纷纷鼓掌,很多人大声地喊着,“好!”

    时间真的已经够久了。

    更何况。大家不但欣赏到了何润卿的完美演出,更是收获了那样棒的两摇滚,和刚才那触动心灵的民谣……真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感觉此行不虚了!

    甚至可以说是,收获满满!

    所以。当时间都已经十点十分了,几乎每个前来的观众,此刻心中都已觉满足。

    …………

    大约不到半分钟,曹霑、郁伯俊、王怀宇和廖辽,再次登台。

    迎接他们的,是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在他们登台的时候,李谦过去跟何润卿低语了几句,观众们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何润卿在不住地点头,似乎在说“好”。

    然后。五大美人各就各位。

    李谦也站到自己的位置上,扭头问何润卿,“预备好了吗?”

    何润卿这时候已经迅地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尽力地拿出了自己当下最好的状态,然后,她冲李谦点了点头。

    李谦也点点头,然后回到话筒前,平静地道:“这歌,是我写给润卿姐的,但后来做了一点改编。所以,它应该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甜歌,或者摇滚。而应该算是……嗯,就叫甜摇滚吧!”说完了。他点点头,半转身,冲何润卿翘起大拇指。

    随后,他的吉他就响了起来。

    伴着清脆的吉他,何润卿很快切入,“送你送到家门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虽然刚刚哭过,不过还好,休息了片刻之后,她声音的掌控力还在。而且她一张口大家就听出来了,这是早几年时最最正统的何氏甜歌,正宗的甜糯嗓音。

    而何润卿也正在越唱越自然,“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我在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一直到这里,都毫无问题,标准的何氏甜歌。然而就在这时,鼓声和小号却突然加入,瞬间就让那原本浓浓的甜味,变得有些诡异!

    然后,这歌瞬间演变成四大美人乐队的大合唱,而且,包括廖辽在内,四大美人乐队的几个人,都明显是在用一种很不着调的声音在唱,乍一听,就像是读书时候那种学生大合唱的味道,而且还没那么正经,带着一抹流里流气的调侃意味——

    “送你送到家门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我在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全场观众目瞪口呆。

    这……好吧,这大概就叫……甜摇滚?

    突然,观众席上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笑声就像瘟疫一样,迅传递开来——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全场上下都哈哈地大笑起来。

    而偏偏,这个时候,台上几个人居然还唱的一本正经、无比认真。

    可越是如此,大家越是笑得前仰后合。

    这样子的改编……显然是调侃的意味更大。

    但是,它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佻达,洒脱,而幽默。

    当镜头切换到何润卿身上时,很多人看到,她明显也是一副惊愕的模样,显然是也没有料到这歌居然会被改编成这个样子。

    而看到她一脸的惊愕,全场观众顿时笑得愈不可收拾。

    然后,大家看到何润卿也忍不住,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然后,她笑得似乎比任何人都要厉害,以至于一边听、一边笑、一边皱着眉头捂起了肚子。

    而就在全场的大笑声中,简短的歌词被四大美人流里流气的连唱两遍,突然一下就戛然而止。

    舞台灯光瞬间全部熄灭。

    一切的一切,舞台上的人,乐器,声音,在这一刻尽数沉入了黑暗之中。

    笑声渐弱,渐不可闻。

    然后,全场自起立,掌声轰然响起。

    ***

    好吧,一口气写完,畅快!

    当然,接下来肯定还有余波、余韵,事实上,在我心里,那才是最出戏的地方。坦白说,虽然累,但真的是想想都觉得兴奋,想想就好想继续写下去!但是……请饶我一命,咱们明天继续!

    最后,谢谢诸位的月票和打赏,嗯,请继续给力下去!(未完待续。)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