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十五章 我家大妇初长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上午,阳光晴好。

    李谦开着他的国产越野车,王靖露坐在副驾驶座上,两人在占地面积硕大的别墅区里不断地转悠,努力地辨认着每栋别墅的编号。

    终于,李谦一眼瞥见一栋别墅前停着一辆明显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长城小轿车,又仔细瞥了一眼车牌,顿时就哈哈一笑,指着那边道:“就那儿,没错了!”

    王靖露找到楼号,也是神情一松的样子,“二十八栋,确实是这个。”

    然后她才一扭头看到停在别墅前的两辆车——一辆通体火红的超跑,一看就是百万级别的,而旁边却是一辆一看就很挫的国产长城轿车。她忍不住先就低头笑了笑,然后轻轻地拍了李谦一下,“你又在背后嘲笑人家王大哥。”

    李谦忍不住叫屈,“我哪有嘲笑他,他的车跟我差不多价钱好不好?而且我俩都是国产车的拥趸!只不过我俩这破车停人家这小区里,真的是显得好土好low啊!”

    “好土好什么?”王靖露疑惑地问。

    这个年代的国内,还不流行半土半洋的所谓时尚语言呢。

    李谦已经把车泊进去,停下,拔出钥匙,跟王靖露解释了两句,然后两人笑着下车。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外头的动静了,他们才刚下车,褚冰冰已经开门迎了出来。离了老远就调侃道:“哎呦呦,瞧瞧,瞧瞧,大老板来了!”

    她这还算客气的,应该是因为知道王靖露一起来的,而且这会子也看见王靖露了,刚才俩人在车上,李谦打电话问别墅编号的时候,她可是直接问:“你是自己来的,还是带着正宫娘娘?或者东宫?西宫?”

    总之。只要见面,她那张嘴是绝对不会放过李谦的。

    这会子李谦带着王靖露走过去,脸上带着笑,“小嫂子好。”

    褚冰冰冲他笑笑。然后一把拉过王靖露,指着李谦那很low的破越野车,道:“他现在特别有钱你知不知道,让他给你买跑车,百八十万的。对他不算钱了!”

    大家一起往里走,王靖露笑着道:“他跟我说过,要是给我买了跑车,肯定一帮人追我,到那个时候,他怕守不住,所以就干脆不给买了。”

    褚冰冰哈哈大笑,一边开门往里让,一边看着李谦,小声对王靖露道:“算他还有点自知之明!男人……哼!”

    王靖露笑笑。不说话。

    李谦略显尴尬。

    推门进去,李谦第一时间被晃了一下。

    曹霑搬到顺天府也有一个多月了,两人相互之间倒是通过几次电话,也约了一起出去吃过几次饭,但他在顺天府这边的家里,李谦还是头一次来。

    这大别墅,就不说什么了。曹霑别管去哪里,哪怕只是小住半年,要是不住别墅,那才反而奇怪。可问题是……这金碧辉煌的风格。真的是让李谦有点不大适应。

    正好,看见李谦带着王靖露进门了,曹霑叼着烟斗站起来,王怀宇也跟着站起来。李谦就笑着指了指这别墅的装饰,忍不住吐槽,“你这是要宣告回归原始风格了吗?该走土财主路线了?”

    王怀宇闻言呵呵一笑。

    曹霑叼着烟斗,眼皮都没眨一下,跟褚冰冰道:“你去,去把我收藏的那些报纸拿过来!”

    褚冰冰闻言噗嗤一笑。居然小跑着往旁边的书房跑。

    李谦愣了一下,旋即苦笑。

    报纸?还是曹霑收藏的报纸?

    不用想都知道最近这些天的报纸都在报道些什么好不好?

    没等人坐下呢,褚冰冰已经拿着一大摞报纸无比欢快地跑出来,老曹难得地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兴致勃勃地接过来,冲王靖露招手,“小露,来,你来,看看曹哥帮你收藏的这些罪证……呐,你看这个,这个标题好……两大天后定情李谦,为情?为才?”

    李谦苦笑,摇头。

    好吧,明知道曹霑的风格,自己真的是不该多余吐那句槽的。

    反正没趣,他干脆很自觉地到沙发上坐下,敲敲桌子,“哎,这家人怎么待客的,茶呢?开水总得给一口吧?”

    褚冰冰白他一眼,一边过来给他们冲茶,一边冲他撇嘴,“我跟你说,你还别挑刺!刚才你曹哥我们正说着呢,正好今儿你带着小露过来了,我们得帮她出了这口恶气!今天,我们别的都不干也不怕,专门治你!”

    李谦挑挑眉毛。

    这时候,虽说王靖露也跟着李谦走过来坐下,脸上却略显尴尬。

    但曹霑可不是那种未免人尴尬就按下话头的老好人,他抖楞着报纸,又翻开一份,开始念,“这个标题也不错,两大天后手拉手:我们是一家好姐妹!然后……哎,还有这个,两大天后确定恋情,周嫫或将跳槽夫唱妇随!嚯,你看,人家连周嫫肯定会跳槽都猜出来了!然后……嗯,廖辽周嫫,冒号,我们是好姐妹!”

    念到这里,他挑衅般地看了李谦一眼。

    李谦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哗啦啦报纸一抖,曹霑端着烟斗,对王靖露道:“小露,不能忍哪!”

    王靖露脸颊上微微带红,问:“曹哥,那我该怎么办?”

    曹霑闻言把报纸往茶几上一撂,当即竖起食指,“就一条:领证去!”

    顿了顿,他瞥了李谦一眼,道:“领了证,打电话,把这个叫来,那个也叫来,开会,立规矩!小样,天后又如何?该训就得训,一个家,哪能那么没规矩!”

    没等他说完,反倒是褚冰冰推了他一把,“合辙在你们男人眼里,我们这些给人当小老婆的就活该受气呗?就得立规矩?就得动不动收拾一遍?”

    曹霑嘴巴张了张,到底没说出什么来。

    王怀宇从头到尾都没咋说话,这时候也只是跟着笑笑,李谦反倒是有些得意地笑起来。

    当然,其实他心里明白,也不怪曹霑要拿这事儿出来说道。虽然已经好多天了,可一直到现在。这条新闻却始终都没怎么退热——实在是闹得太大了。

    如此惊天的大八卦,对于媒体和记者们来说,简直就像是一条饿疯了的狗看到了好大一块冒着热气的牛肉,简直是嗷嗷地扑上来。打都打不走的。

    所以,尽管廖辽和周嫫在媒体记者们面前公开露面,还手拉着手表态已经和解,尽管齐洁也对记者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解释,甚至试图以何润卿的演唱会来转移话题。但是,没用。

    …… ……

    大家都坐定,褚冰冰的茶也已经冲好,分别给大家的杯子都倒上之后,她就坐到王靖露身边,问:“据说那天是你去帮那混小子处理的这件事?”

    王靖露点点头,“嗯”了一声,道:“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以前都在暗地里,所以突然一下子爆出来。显得有些吃惊,所以我就觉得,他不太适合出面,那就只好我去喽。不过还好,她们两个……虽说都不是普通人,但是都挺和善的,也算卖了我一个面子。我呢,就算是做了个和事老,至少不让她俩在公开的这么斗嘴了。”

    她这番话一说,曹霑忙不迭地竖起大拇指。就连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话的王怀宇也是不由地道:“小露这说得对。做得更是好!在你这个年龄来说,能想到这些,做到这些,李谦算是占了大便宜了!这才叫大妇!”

    王靖露笑笑。有些腼腆。

    这个时候,喝了两口茶,李谦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来,放到茶几上,道:“我现在算是基本上转开了,这笔钱就赶紧还上。嫂子,你收起来吧。”

    “呦……”褚冰冰闻言愣了一下,不由得扭头看向曹霑。

    曹霑云淡风轻地摆摆手,“当初李谦手头不宽裕,我确实给了他一笔款子,数额不算大,也就没跟你说,就你大姐知道。他既然要还,你就收起来吧,回头去跟你大姐报账。”

    褚冰冰点点头,扭头笑着看向李谦,“果然是发财了呀!那我可收起来了。”

    说话间,她拿起信封,看都没看,就转身往书房走。

    以曹霑和李谦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现在的资产、地位来说,彼此之间过的钱,你说一声需要,我就给了,不需要欠条,我说有钱了,也就还了,不需要担心少给。

    当然,至于什么利息不利息的,更是提也休提,别管是借钱的,还是借给人钱的,都不是为了这个,也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还上了这笔债,李谦一身轻松,三个老朋友这才闲聊起来。

    王怀宇已经开始授课了,民族乐团那边更是早在七月间就已经开始参加正常的排练和演出,所以,他在顺天府的生活就算是彻底稳定了下来。

    这不,就连他那款开了多年的破面包,都已经换成了长城的小轿车。

    曹霑到顺天府也已经有一个来月,也已经开始适应了在这边的生活。

    济南府跟顺天府之间,无论是气候、环境,还是风土人情,本来就都没有太大差别,毕竟都是北中国,再加上早年间曹霑玩乐队那时候,在顺天府可是待过不短的一段时间,对这里其实相当熟悉,在这里老朋友也相当不少,自然玩得转。

    再加上此番北上,他彻底把家族里的那些烦心事甩开了,可谓忽得清净,心情简直好的花开月明,自然是越来越觉得过的舒服。

    这个时候闲聊起来,反倒是数着李谦和郁伯俊最苦逼。

    而且……郁伯俊其实也还好,反正他几乎是一年一部片子,对于拍摄期的各种苦逼,早就适应了,再说了,人家拍片子还带业余泡妞的,反而不觉得苦。

    只有一个李谦,目前正陷入近几年来最苦逼的一段时间。

    电影学院、羊圈胡同、明湖文化,至今仍然每天都有不少记者守候,他们不甘心地在等待着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新闻,或者是新闻人物。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以当下李谦和两大天后的恋爱的社会热度,哪怕是随便拍到一张三人中任何一人的新照片,都可以拿回去编一段故事发出去了。

    也因此,周嫫闭门不出,李谦有课不上,也就一个廖辽,因为新住宅的地址严格保密,而且凑巧前段时间刚搬进了新家,所以,只要她想躲起来,记者根本就找不到她。

    而且,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等着这个新闻的热度一点一点衰退下去。

    在此之前,李谦和廖辽、周嫫,他们三个的行动,都是受到极大限制的。

    不过幸好的是,迄今为止,外界所拿到的李谦的照片,也就是那几张面目相对模糊的偷拍而已,所以,别看李谦这个名字最近几乎是全民皆知,但哪怕走个面对面,也没什么人会认出他来——除了不能回去上课,不能去工作室,他的人身自由,还是有的。

    这也正好,让他可以有时间去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像今天,他就跟王怀宇、曹霑约好了,上午大家一块儿到曹霑府上集合,大家一起吃个中午饭,然后下午就一起去听唱戏——反倒是舒服自在。

    当然,几个老朋友坐到一块儿,尤其是当王靖露跟褚冰冰跑到一边闲聊去了,就剩下他们三个,那话说出来可就越发肆无忌惮了。

    曹霑话锋犀利,王怀宇适时补刀,很快就说得李谦招架不住。

    不过,当大家说着说着转到音乐上来,曹霑却很快就调转枪口,对准齐洁炮轰起来,倒是让李谦非常意外,“你这个总经理,真是没白找!我的天哪,我还是第一回碰见这么能磨人的!她最近几乎是每周来一趟,非得说是要请我去给你那个什么明湖文化做个名誉总监,还跟我约歌……我说不想出去上班,最近也没写歌,可她还是来……”

    说到这里,曹霑罕见的一脸苦相,看样子真的是被齐洁给缠得不轻,说话都带上点哀求的口气了,“哎,谦,我跟你说啊,你这个当老板的,回去跟她说说,让她别来磨我了,回头我要有了东西,指定先拿给你们公司看还不行?”

    李谦哈哈一笑,这事儿他还真听齐洁提过,只是在齐洁那里,就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而已,李谦也没当回事,却没想到,齐洁真的拉下脸来登门,居然把曹霑都给磨成这样了。

    当下他赶紧点头,“行,行,我回去就跟她说!”

    说话间,他还特意模拟着很二的老板口气,“像人家曹霑那样的大腕,是你能说请就请过来的?还名誉总监……关键是人家不缺钱你知道不知道?”

    曹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

    写完一万二的感觉就是……第二天会一个字都不想写!会看见电脑都发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