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〇三章 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润卿唱摇滚?

    好听到爆炸?

    刷刷刷,三只丫头纷纷跳下床来。

    “宝贝儿,赶紧的,找找!”

    方盛楠半是无奈半是好奇,拖着页面,很快就找到了链接入口。

    此前,经过一再的商讨,李谦工作室已经和搜虎网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至于飞讯网,那就更简单,李谦是这边的全资老板,也是那边的第二大股东,双方自然是有着先天的亲近,于是,两边的合作协议甚至是后发先至,赶在搜虎网那边之前就已经达成。

    这一次,和上次的廖辽一样,是飞讯网和搜虎网联合对何润卿做的专访,而且两边的专访页面,还有相互之间的链接,可以直接点击进入另外一边、去听另外的一首歌。

    所以,这个专访不但拿到了qq的弹窗推荐,还分别上了两家门户网站的首页头条。当然,点进去一看,除了版式、字体略有区别之外,内容却是完全一致的!

    只是,挂在最后面的作品不一样。

    飞讯网力推的当然是《女人是老虎》。

    那首歌,甚至算是它们网站拿到的全球首发。

    但搜虎网这边的专访页面最下方,挂着的却是一首叫做《狼》的歌。在《狼》下面的另外两首歌,倒是跟飞讯网一模一样了,分别是廖辽和何润卿版的《大江东去》。

    这两个版本,当然是方盛楠准备待会儿接下来要好好对比着听一听的,但当下最让人好奇的,却肯定是这首《狼》。

    摇滚么?

    你不得不承认,光是一个甜歌皇后唱摇滚的噱头,就让所有的摇滚歌迷、何润卿的歌迷,别管是过去曾经的歌迷,还是当下仍喜欢她的歌迷,都会下意识地就无比好奇,都会迫切地想要听听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感觉。

    于是。也没等身后已经搬了椅子的三只丫头催促什么,方盛楠直接点下了播放键。

    前奏很凄冷。

    就连扫弦的吉他声,都似乎透着一股子凄冷的味道。

    然后,何润卿的声音。很冷冽地响起——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鼓起,吉他起。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歌词。但何润卿的嗓音里似乎突然带了一抹铿锵意味。

    宿舍里安静无声。

    四个女孩子,一个个都圆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这样的歌词,这样的曲调,这样的编曲,这样的唱,虽然只有四句歌词,却已经是把人突然一下子拉到了北方苍茫的大草原。

    突然就找到了孤独的况味。

    然后,鼓音突然转重,吉他的扫弦也突然暴烈起来。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刷的一下,四个女孩子全都被镇住了。

    原本嘛,大家显然都是奔着听听看何润卿会怎么唱摇滚而来的,但是突然听到这样的一首歌,却是让人下意识地就忽略了这首歌到底是谁唱的这回事了。

    凄冷,孤独,冷漠……以及心中那一抹寻梦的真挚。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这时刻,听歌的人仿佛能够看到那只狼正转头冲自己看过来。它的眼睛枯黄中略带灰色,有着一种独特的野性的冷漠与狠厉,仿佛天地万物在它眼中,除了食物。就是敌人。

    只有当它偶尔的放松间,当它低下头去,你才能从它的眼底深处,窥见那丝丝点点的片刻温柔——因为在它的脚下,是它赖以生存、是它家族赖以生存千年万年的故乡。

    草原!

    那是梦中的,美丽的。传说中的草原。

    一个适合生存,适合孤独,也适合战斗的家。

    四个女孩子,听得悠然神往。

    间奏中,似乎有苏格兰风笛的声音加入了进来,倍添凄冷。

    还是那样的几句简单而干净的歌词。

    何润卿的声音也似乎正在变得越发凄冷而孤独。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如果不是熟悉她的歌迷,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确信这真的是何润卿唱的,那么几乎没有人能够想到,甜歌皇后的嗓子,居然能够唱出这样的况味。

    就这样简单的四句歌词,她反复吟唱,越唱越冷。

    似乎有那样的一只狼,正蹲在大草原上的某座孤山,仰头长啸。

    其时,月光正好,月正圆。

    而它,孤孤单单。

    这是一首轻摇滚,跟重金属神马的,是绝对不擦边的。它的鼓声、它的吉他扫弦,哪怕是最猛烈的时候,跟重金属都是绝不沾边的。

    甚至于,它也并没有像通常的摇滚那样,去揭露现实、去讽刺现实,它只是如此认真、又如此用心地去摹写了这样一只孤独地巡游在大草原上的狼。

    它的眼神凶悍且狠厉,仿佛它便是这大自然、是这大草原的主人。

    然而它咬着牙,忍受着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孤独,或许还有饥饿,努力地在草原上奔跑着,去追寻自己的梦。

    每个晚上,它独自爬上那个斜缓的山坡,孤独地对月长啸。

    似乎,它一直都在寻找着什么,但却从未找到过。

    然而,它仍在继续寻找,尽这一生。

    人,不是狼。

    但关于孤独,关于梦想,关于找寻,关于月光……人,和狼,一般无二。

    一首歌听完,宿舍里寂然无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丫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终于打破了宿舍里的沉默,说:“要不,咱们再听一遍?”

    那就再听一遍。

    方盛楠点下播放键。

    又是那样凄冷的前奏响起。

    又是那样凄冷且孤独的歌声,在反复吟唱着一个关于狼的故事。

    似乎是在吟唱着某种光洁而永恒的梦想。

    第二遍听完,又有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真好!真好听!”她说。

    另外一个丫头说:“无法想象啊,何润卿居然还能唱这种歌,而且唱到那么好!甜歌皇后啊,这还哪里有一点点她过去唱甜歌的影子?”

    第三只丫头终于开口,“记得上次看廖辽的专访,好像她说过,她和何润卿的新专辑,都是李谦给做的,词,曲,也都是李谦包办……心中的大师啊!”

    顿了顿,她又道:“喂,你们听这首歌的时候,都想到什么了?”

    其中一只丫头回答道:“想到什么?草原啊,狼啊,北风啊,梦想啊,哦,还有一片洒满了月光的山坡……”

    另外一只丫头则说:“呃,我想到了吸血鬼……”

    宿舍里瞬间冷场。

    然而片刻之后——

    “咦……”

    “鄙视!”

    “你个吸血鬼新娘!”

    丫头急忙辩解,“不是啊,你们想想,这世界上还有能跟狼相提并论的生物吗?如果有,那肯定是吸血鬼啊!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凶狠,一样的都会有那片刻的温柔……而且一样的都是那么帅!”

    “花痴!”

    “吸血鬼新娘!”

    这个时候,一开始抛出问题的那丫头忍不住道:“我想到的,是廖辽的那首《橄榄树》!你们想想,虽然连音乐类型都不一样,那首歌写流浪,这首歌写孤独,但是它们的内在本质,是不是很相近?关于孤独、关于寻找、关于流浪……”

    还别说,她这么一说,剩下的两只丫头,还有方盛楠,在略一思量之后,都是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只不过那首歌,孤独,却温暖。

    而这首《狼》,孤独,凄冷,且坚硬。

    《橄榄树》令人悠然神往,恨不得身心与之同在。

    但《狼》,却坚硬到拒绝一丝一毫的同情,更不稀罕任何的同行者。

    两首歌,近似的主题,一样的好听,气质却截然不同。

    不过越是这样,你越是不得不佩服那个先后写出了这样两首作品的人!

    而且,不管是廖辽的《橄榄树》,还是何润卿的《狼》,尽管气质截然不同,其演唱却都是传神之极!

    廖辽还倒罢了。

    时至今日,廖辽不管唱什么歌,不管多红,都已经丝毫不会叫人感觉意外了。

    因为她是廖辽啊,她是国内歌坛第一人啊!

    她唱歌好听,不是应该的么?

    她大红大紫,不是应该的么?

    所以,重点在于何润卿。

    甜歌皇后啊,唱《女人是老虎》也就罢了,谐趣,好玩,但其实并没有说完全背离她原来的甜歌路线,只是那首歌实在是灵气逼人,所以才显得她的演唱是那样的光彩夺目。可问题是,她现在居然唱了摇滚,而且还是这样的一首凄冷且坚硬的摇滚!

    而且,她居然唱得如此棱角鲜明!

    宿舍里的四个女孩子沉默片刻,然后,某只丫头突然想起什么来,呼呼啦啦就跟猴子一样蹿上床去,扒拉扒拉一找,然后拿着自己的随身听又下了床,直接就按下了播放键。

    歌曲没头没尾,是直接从中间开始的,但是那声音却无比熟悉。

    没错,那正是何润卿的声音。

    伴着轻柔的音乐,她正在缓缓地唱着:“那是一个令人迷醉的夜晚,轻轻的风儿曾拂过你的和我的肩……”

    ***

    29日第一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