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廖辽,还是那个廖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五月十三日,周一,《乱世情缘》于华夏电视台一套节目晚八点正式首播。☆→☆→,

    而对于观众来说,他们对这部电视剧的第一印象,就是开头那一句铿锵有力的“浪奔浪流”,熟悉和喜欢廖辽的歌迷,更是只听了两三句,就已经确定这是廖辽的声音。

    在此之后,才是这个精彩的电视故事。

    从第二天开始,这首歌就突然成为中国之声点播台的热门金曲,几乎十个打来电话点歌的人之中,就会有一到两个点播这首歌有的说要点播《大江东去》,这是细心地,看了片尾字幕的,还有的说要点播《浪奔浪流》,这就是忘了歌名的或者没看字幕的,还有甚者,直接说点播《乱世情缘》里的歌,主持人或接线员问是主题曲还是片尾曲,对方的回答往往是一声或似模似样或跑调跑得不要不要的“浪奔浪流”。

    在具体的统计数据出来之前,没有人知道这首歌到底能排金曲榜第几,但几乎所有关注这一块信息的人都知道,这首歌,火了。

    于是,包括中国之声在内,一夜之间,那“浪奔浪流”的声音,开始频繁地在全国几乎每一家电台的各种音乐节目里出现,有些电台,甚至从周二开始,每天都要播放它十几遍!

    盗版很快,尽管现在国内对音像盗版和图书盗版这一块儿,一直都查的很严,但盗版还是很快,尤其是对于像廖辽这样的大牌歌手、天王天后级的歌手来说,往往他们的正版刚一面世,那边盗版商拿到了正版,随后就开始转制母带。顶多一两天的功夫,母带就可以进工厂下车间了。

    而随后,大概十天到两周的时间,盗版就可以陆续上市了,三周之内,则肯定能铺满全国虽然在这段时间。因为正版的出货量也很大,音像店卖正版比卖盗版赚得也并不少,所以他们并不会特别倾向于卖盗版,再加上国家的打击,使得盗版并不能肆意的卖,往往需要藏着掖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给正版留出了更长的生存空间,但只要你存心想买盗版。一般两三周的时候,就能买到了。

    但是在一首歌刚刚出现几天的时间里,盗版商就算是能耐通天,他们的盗版磁带,也根本就不可能拿得出来。

    所以,《大江东去》火了,但全国所有的书店、音像店,却统统没货。正版盗版全没有。

    而就在这个时候。当那边盗版商们大概正做好了母带,已经下生产线开始生产《大江东去》的盗版磁带的时候。五月十八日,周六,廖辽做客中国之声广播电台晚九点半的黄金时段,带来了自己全新专辑《感恩的心》的第一首主打歌,《梦驼铃》。

    廖辽要来做节目,哪怕是对于中国之声这个级别的电台来说。也是一件大事,自然是妥妥的提前就重点宣传,更何况据说廖辽要带着她的新专辑来?

    于是,毫无疑问的,这一晚的节目。收听率爆表。

    而不管是第一首播出的专辑第一主打《梦驼铃》,还是她随后带来的摇滚作品《热情的沙漠》,都是绝对经典耐听的好歌,不管原来是不是廖辽的歌迷,对于听了这一期节目的听众来说,毫无疑问,这两首歌都让他们颇有一种“大饱耳福”的感觉。

    甚至于,就在当晚节目结束之后,《梦驼铃》和《热情的沙漠》,就飞速地成为各路热线点播的最大热门,等到第二天,其热度就已经上升到并不逊色于《大江东去》的程度!

    也就是在这一天,五月十八日,齐洁坐镇顺天府仓库,开始亲自监督运输公司装车,从距离相对较远的省份开始发货。

    五月十九日,周末,廖辽做客东方卫视台一档综艺节目,并现场演唱了新专辑的曲目《月牙泉》。

    五月二十日,周一,除藏.区等极少数的两三个省份之外,此前齐洁联系并签订了供货合约的全国各地的发行商们,就已经开始陆续到货,并在当日便向下级经销商派货。

    五月二十二日,周三,《感恩的心》正式全国上市。

    也就是在这一天,中国之声广播电台的金曲点播榜准时发布

    《大江东去》,第二名。

    《梦驼铃》,第七名。

    《热情的沙漠》,第九名。

    而且,要知道,前者在拿到第二名的时候,听众和歌迷们甚至是买不到任何的磁带或者d等正式出版发行物的,能拿到这个成绩,纯纯的就是靠了一部电视剧,外加后来才得知的那是廖辽的新歌。至于后两首,它们甚至是在周六晚上才刚刚出现,它们分别拿到第七和第九名的成绩并成功上榜,事实上只积累了一天多的点播量而已。

    可问题是,外围的歌迷且不说,廖辽走到现在,已经发行了两张专辑,也已经红了两年,她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死忠级别的歌迷了,但是现在,《感恩的心》已经正式上市了,有很多歌迷闻讯跑去自己经常买磁带和d的书店或音像店一问,却发现,买不到!

    对于很多歌迷来说,那当然是买不到就先作罢,那就不买呗,但对于某些铁杆粉丝来说,既然上市了,那当然要第一时间听到廖辽的新歌,尤其是如果这个歌迷还正好是十五六到十六七岁的年纪的话,那就更是几乎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等。

    但是,毕竟还是有人买到了。

    然后,各种消息开始在朋友、同学、同事之间流传,比如,某某某音像店有货,有人在那里买到了以齐洁所签下的那些各地发行公司的实力来讲,他们真的是没有能力动辄就把唱片发行到所有的音像店里去,所以,假设说如果一座城市有一百家超市、音像店和书店是作为唱片的销售终端的话,那么他们那个等级的发行商的实力,大概也就是只能发行覆盖到三四十家。甚至二三十家而已,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是拿不到太好的货架的。

    可即便如此,有货了,毕竟还是有货了。

    铺货量、铺货点不足,当然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销量。但对于第一批会积极主动去抢购新专辑的歌迷来说,却是影响不大这批人,甚至愿意骑车骑上它个十公里八公里的跑去买,何况只是换一家稍远的音像店而已?

    至于是放在最好、最显眼的货架上,还是放在不易被人发觉的货架上,对于廖辽的新专辑来说,对于廖辽的铁杆粉丝们来说,重要么?

    廖辽早就已经达到了不需要让歌迷们去“发掘”的地步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廖辽的新专辑该摆放在哪个货架上,也已经不是店长和售货员能够左右得了的了仅仅两三天的功夫,当他们的备货一次次被飞快地抢购一空之后,傻子都知道要把这张专辑摆在哪里!

    甚至于,仅仅只是两三天的功夫,那些发行商铺货铺不到的音像店,已经要反过来去主动地联系发行商哥们,廖辽的新专辑有货没?从现在开始。能不能也给我铺货?

    几天的功夫,《感恩的心》几乎是遍地开花!

    如果说。在这张专辑上市的第一天,当你走在任意一个城市的街道上,大概只有偶尔才会听到有家音像店在拿大音箱放这张专辑里的歌曲,然后你可能会突然被某首歌打动而驻足的话,那么等到第二天,你走在街头听到这张专辑的几率。就已经突然扩大了一倍。

    而当时间来到第三天,当年《执着》和《涛声依旧》红遍天下的那种感觉,好像是突然就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它变成了《梦驼铃》。变成了《热情的沙漠》,变成了《月牙泉》,变成了《感恩的心》,以及《快乐老家》。

    只有廖辽,还是那个廖辽。

    而对于李谦工作室,又或者说是明湖文化公司来说,从专辑正式上市的前两天开始,这里的办公区,就已经彻底变成了战场。

    电话铃此起彼伏,一个个数据通过电话线迅速地汇总过来,然后被整理成各种各样的报表,纷纷雪片一样飞进了齐洁的办公室。

    齐洁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街头上走一走,对于第一次涉足发行领域的李谦工作室来说,他们没有任何经验可谈,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所以,从一开始,她就坐镇在公司里,仔仔细细地去分析所有的报表,仔仔细细地去拿捏任何一份发货单。

    别的不好说,从各地的调货通知来说,《感恩的心》在一周的出货量,就大大地超越了预期,让齐洁既是惊喜又有不解。因为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们做过详细调查和分析的她,心里很清楚那些公司的发行能力。而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他们的出货量,是不可能有那么快的!

    于是,三天过后,她实在按捺不住,终于把电话打了过去,询问了几家合作的地方发行公司。然后,当各种讯息反馈回来,她才突然明白原来,是廖辽激活了市场!

    发行商的实力是有限的,但廖辽的号召力,和《感恩的心》的号召力,却是强大到了谁来代理发行都能把它卖遍天下的程度!

    于是,各地那些原本实力平平的发行商们,居然借助这一张专辑,突然就把自己的发行网络扩大了一倍、两倍,甚至三倍!

    当分析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的时候,不得不说,尽管齐洁从来都对李谦和廖辽信心十足,但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惊愕,下意识地就掏出手机想要给李谦打过去。

    但手机拿在手里,号码找到,她却又不由得停下了。

    旋即,她自己笑笑,把手机收了起来。

    那是廖辽和李谦啊,对于当今的国内歌坛来说,他们两个联手,不管达到什么样的高度,都是理所当然的,不是么?

    …………

    “喂,童总吗?我是松江府二店的刘忠鑫啊!那个《感恩的心》还是没有货吗?哦,哦。好,好,好,那什么,您最好再催一催唱片公司那边,这张专辑现在正是最好的捞钱的时候啊。总店给派过来的那三百张,我们连两天都没用,就卖干净了,还有不少会员订了货,而且大家都反映,这张专辑在市面上并不缺货,所以有人前脚订了货,后脚又打电话退订,说是在外面买到了。长此以往,咱们损失的可是营业额和大量的利润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正在催,你不要着急嘛!再等等,我先挂了!”

    “喂,童总吗?我是沈.阳府的老赵啊。您还记得我吧?哈哈,是。是,是我,那什么,我们这里《感恩的心》已经断货第三天啦,每天都有大量的会员来订,但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退订。说是外面可以买到啊,这弄得我们很被动,您看……哦,好,好。那您抓紧哈,这张唱片现在简直就是抢钱呢!廖辽的专辑,名不虚传……哎,好,好,再见!”

    放下电话,童庆欢苦恼地揉了揉眉头。

    然后,他拿起内线电话,对外面道:“再有各地分店打来催货的电话,不要再转给我了,就说我已经出门联系唱片公司催货去了!”

    说完这句话,他啪的一声扣上电话,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去。

    电话接通,他道:“老黄吗?我东观书店的老童!我跟你说……你不用跟我扯那个,我跟你说,我已经帮你压了五天了,他们这一周的排行榜肯定是上不去的……不行,你想都别想!你给我才多少钱?五十万就想让我继续压?”

    “我跟你说,我帮你压这张专辑这五天,你知道我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吗?闹不好就有人敢把事情捅到办公会上,要真是那样,我是要挨板子的!得了得了,我跟你说,我真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兄弟!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明白吗?再压下去,连我都可能掉坑里知道不知道?……是,我是答应你帮你压它们十天,可那时候我哪知道这张专辑会卖那么火?”

    “当时可是你告诉我的,说廖辽换东家了,她的新专辑肯定卖不好的!结果呢?你知道我帮你压这五天,会让我们公司损失多少销售额吗?我告诉你,一旦事情闹大了,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挂了手机,童庆欢想了想,又摸起电话来,然后他来开办公桌,翻出一张名片来,把号码拨出去,等电话一接通,他就赶紧笑道:“喂,是明湖文化的齐总吧?哦,呵呵,我是东观书店的老童,童庆欢,啊哈哈,对对,是我!是这么回事哈,咱们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嘛,那你看这样,关于后续的供货呢,我想咱们是不是可以找个地方谈一谈?……哦,好,好,哈哈,哎呀,齐总是个明白人哪!呵呵,好,好……那我等你,咱们回见!”

    挂了电话,他想了想,拿起内线电话,对外面道:“最近各地分店对《感恩的心》那张唱片的催货单汇总起来了?嗯,好,那好,安排仓库那边,这次跟着全部发出去吧!发多少?那不废话,要多少发多少!货不够了,我负责向那边催货就是了,好卖的东西,当然要多铺货的嘛!”说到这里,他缓了缓,和声细气地道:“那个,对了,回头你记得把各地的催货单的数目都汇总一下,给我个总数,嗯,就这样!”

    …………

    十分钟之后,秘书进来,汇报道:“全国各地分店,基本上都是从周四周五这两天就开始缺货断货了,到刚才,咱们攒下来的催货单一共是需要调货六十二万五千盒磁带,和十一万三千盒d。另外,还有不少分店催要这张专辑的海报,我们很好奇就打电话过去问了一下,据他们说,有很多歌迷跑过去,坚持要买咱们拿来悬挂和张贴的海报,说是要买回去收藏……”

    说到这里,留意到童总居然毫无反应,那秘书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家老总居然是一副呆呆的样子,微微地张着嘴。

    而片刻之后,童总突然在桌子上狠狠地捶了一拳,嘟囔道:“居然让这小子坑了一把!”

    秘书茫然。

    …………

    秘书出去了,童庆欢掏出计算器啪啦啪啦一算,然后,他盯着计算器上最终出现的数字,简直欲哭无泪这尼玛,哪怕只要百分之一的回扣,也比五十万多了好多啊!

    狗日的黄达仲!

    …………

    五月二十七日,周一,东观书店最新一期的销售榜准时出炉。

    《感恩的心》以单周11500张的销量,名列第四各大唱片公司拿到这个销量排行榜之后,惊讶者有之,会心一笑者有之。

    但几乎所有人都心里明白,尽管换了一家公司,尽管换了一家发行公司,但廖辽的新专辑,大概是不该只有这样的成绩的,尤其是,这还是在东观书店。

    但偏偏,这一次的廖辽,居然没能第一周就空降榜首!

    不过,当五月二十九日到来,周三,中国之声又准时发布了上一周的金曲点播榜之后,大家很快就明白了,这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意外而已。

    而廖辽,还是那个廖辽。

    ***

    好想要月票啊月票啊月票啊……

    可是我暂时爆发不出来,只能看着自己在月票榜上一点点往下滑,郁闷之极!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