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章 你以前真没演过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曾经的记忆中,李谦曾经看过两个版本的《三国演义》,当然也就见过两位演员对孙策这个角色的各自诠释。

    坦白说,那两个版本的孙策,各有特色,但也各有不足,所以,事实上来讲,在接下这个角色之后,李谦心里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一个成功的模板可以借鉴。

    所以,其实他能得到的、可以引申开来、站到一个演员的角度去理解的信息,和所有其他演员和角色,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作弊的可能。

    如果非说有点作弊的话,大概就是他知道,像那样两个人的演法,是并不太成功的。

    不过,也正因此,他在犹豫片刻之后,才最终答应了冯玉民。

    胶片拷贝啊,主题曲创作啊之类的,那都只是另外一方面罢了,真正压倒他心中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这个“无法作弊”。

    所以对于他来说,这大概是检验和提高自己演技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所以,英武,鲁莽,智慧……

    时隔两年之后再次拿到角色剧本,当然,也是自己在这个时空接到的第一个角色,李谦看得聚精会神,甚至一边看一边想,试图在在商务车开到松江之前,把自己心目中已经初步勾勒出来的那个孙策,再弄得丰满一些、立体一些。

    车子上,王靖露显得很高兴,很活跃,李谦接到剧本之后,上了车就开始闷头看剧本,她就不住地跟王靖雪说话,甚至像模像样的跟自己的姐姐传授一些表演的技巧这一点得承认,她这近一年的表演系不是白上的,虽然要说演技神马的。还远了点,但至少,最基础的一些表演技巧。她还是学到了不少,也显然已经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而王靖雪。从头到尾都神情局促,显得有些坐立难安。

    自己没学过演戏,这还是小事,问题是,接下来要跟李谦演夫妻啊她知道,本来就不怎么会演戏的自己,一旦在镜头前面对李谦,是肯定会直接崩盘的!

    …………

    在李谦和王靖雪加入之前。东吴组的导演组和演员们已经磨合了二三十天,可以说,如果不是临时又换演员,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该最出活儿的时候。再加上这又是电视剧,实话说,不管是演员表演,还是摄影要求,跟电影都没法比。所以接下来,进度条肯定飞快地往前跑。但现在,孙策的演员换了,包括导演和演员在内。大家都知道,接下来只怕是又要磨合一阵子了。

    不过还好,毕竟是总导演冯玉民亲自点的将,据说还是他自己亲自跑回顺天府去把人请来的,所以,李谦来到剧组之后,大家表现得都很和善。

    执行导演蒋建明把主要演员往一块儿一聚,袁术,周瑜。程普,黄盖。韩当,太史慈。孙权,当然,还有大小乔和吴国太,李谦以标准新人的姿态,向大家问好,大家回应的都相当和气,尤其演袁术的邬少军,那是国内著名的戏骨级人物,但是为人很亲和,一点都没有因为李谦面嫩而不搭理人,等到散了会,他甚至还亲自送李谦去做定妆照,一边走一边耐心地传授一些最基础的表演知识,当然,最主要就三个字,别紧张!

    然后,一个化妆师,一个服装师一起帮着李谦化妆,而这个时候,蒋建明主说,邬少军帮腔,俩人就趁李谦化妆的功夫,开始指点他要怎么演戏。

    显然,这应该是冯玉民,或者蒋建明的主意。毕竟他们都知道,李谦虽说在顺天电影学院读书,但念的却是摄影系,因此对于表演,他应该是一窍不通的。

    虽说对于该怎么演戏,李谦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习惯和办法,对于该怎么去演好孙策这个人物,他内心里也已经做了很多的构思和计划,但这个时候,他还是很耐心地倾听执行导演的想法和邬少军的建议。

    不过么,俩人说着说着,他们面前的孙策就渐渐成型了。

    等到化妆师做完了定妆,服装师把一套宽大而华美的袍服拿出来,李谦换上衣服,又让服装师帮忙带好了头上的侯冠蒋建明和邬少军,很快就都闭上了嘴。

    “啧!”

    这是邬少军。

    “啧啧啧!”

    这是蒋建明。

    等到服装师彻底收拾利索了,李谦冲她道了谢,转身面向蒋建明,双臂一展,高冠博带,英气逼人不得不承认,这活脱脱就是孙策该有的样子!

    至少,是冯玉民和蒋建明他们心目中,一直希望找到的那个孙策的样子。

    李谦问:“蒋导,邬老师,还行吗?”

    邬少军不说话,缓缓点头。

    蒋建明摸着下巴沉吟片刻,道:“冯主任这个看人的眼光……不服不行啊!”

    …………

    三分钟之后,李谦穿着戏服出了化妆间。

    他的个子本来就高,穿上这一身宽大的汉朝衣服,却丝毫不显繁琐,反倒衬得他整个人越发高大俊朗。尤其是,练武两年来,他几乎是从不间断,因此平常可能不显,真要拿出那股子气势来,还顿时就给人一股英武不凡的感觉,再加上他那张绝对可以算是英俊的脸一出场,立刻就看愣了一圈的人。

    别的且先不论,单就这个扮相,他毫无疑问已经秒掉了此前的那个演员。

    摄影师跑过来咔咔咔拍个不停,王靖露站在外围看得满脸喜色,而王靖雪则只是痴痴地盯着那个丰神毓秀的身影,看得不知不觉就有些痴迷。

    …………

    因为一换就是主要演员,所以此前的很多镜头都直接作废了,只留下一些没有孙策或者大乔出场的镜头还保留下来,因此,如果按照原定进度的话,可以说。东吴分组这边的时间已经很紧。但偏偏,蒋建明不知道是不是从冯玉民那边拿到什么许可了,所以他拍起来愣是不急不躁明明目前缺的和断掉的。都是孙策的戏,但下午。他却只是安排了李谦和王靖雪旁观,反而主要是拍袁术的戏。

    这是一场群戏,袁术称帝。

    邬少军平常是个和善人,不管对谁好像都是笑眯眯的,但此时他穿着一身华贵的服装,头戴高冠,跪坐于主席,眼神俾睨之间。隐隐已现枭雄之姿。

    “预备!三国演义,第三组,0651……啪!”

    “0652……啪!”

    “0653……啪!”

    “开始!”

    三台机器,对准了三名演员,此时同时开动。

    一号机镜头内,袁术面带喜色,衣袖微摆,一手放于膝上,另一只手却忍不住手指微微捻动,然后举手抚须李谦和王靖雪都站在蒋建明身后看着监视器。就这几个不起眼的小动作,王靖雪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但李谦却是看得不由得就是心中赞了一声。

    就是这么几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却已经将袁术那种既要故作雍容沉稳,却又按捺不住的焦急心态,尽数给展现了出来就冲这几下,邬少军虽说还不到四十岁,但老戏骨这个词,他就已经是当之无愧。

    片刻之后,袁术道:“昔汉高祖不过泗上一亭长,而有天下;今历年四百,气数已尽。海内鼎沸。吾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吾效应天顺人。正位九五。尔众人以为何如?”

    二号机的镜头里,正跪坐的阁象脸上一怔。赶忙直身,道:“不可。昔周后稷积德累功,至于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犹以服事殷。明公家世虽贵,未若有周之盛;汉室虽微,未若殷纣之暴也。此事决不可行。”

    袁术闻言,脸上隐带不悦,扭头看向右侧,眼中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希冀。

    三号机的镜头里,一名穿着盔甲的武将喉头耸动,似乎是咽了口唾沫,片刻之后,似乎是无法抵抗袁术的目光,这才不得不直身,道:“阁主簿所言有理。主公若行此举,则必招致天下群雄之讨伐,此自树为公敌也!而我军今虽众,士卒却未经习练,难当勇锐之士,若天下群起而讨之……”

    “啪”的一声,袁术怒而拍案,大声道:“吾袁姓出于陈。陈乃大舜之后。以土承火,正应其运。又谶云:代汉者,当涂高也。吾字公路,正应其谶。吾今又有传国玉玺在手,若不为君,背天道也。吾顺天道,行天意,何人敢不服?”

    阁象闻言张口欲语,袁术却倏然起身,断然拂袖,怒道:“吾意已决,敢多言者……斩!”言罢拂袖而去。

    阁象一脸惊愕,而那武将则是瞬间低下头去。

    “咔!”

    蒋建明面带笑容,道:“预备一下啊,马上再来一条,咱们保一下!”

    说完了,他先就扭头看向李谦,问:“怎么样?看出点什么意思来没有?”说完了,目光还又飘向王靖雪,同样目带询问。

    王靖雪吭哧几声,没说出什么来。李谦缓缓道:“邬老师真是很牛啊!我觉得他刚才说话之前那几个小动作,真的是很棒,还有他刚才前面说话时高兴但是又矜持着端着的那个语气,到了后面又变成有点不高兴,但又必须强忍着、想要表现出自己虚心纳谏的感觉,一直到最后的暴怒,我觉得,真是厉害!”

    蒋建明闻言眼前一亮,顿时觉得有门演戏这个东西,你可以理解为没有丝毫的门槛,但又可以理解为门槛异常的高!这里头最关键的,大概就是个悟性的问题了。

    他看着李谦,问:“剧本都看过了?”

    李谦点点头,“在车上看了两遍。”

    蒋建明接近着就道:“觉得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谦想了想,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也不知道自己演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问题。”

    蒋建明点点头,一副了然的神情,但片刻之后,他还是按捺不住地道:“要不等下午这几场戏完了。咱们先不拍,走走戏?让你过一遍?”

    李谦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啊!”

    …………

    新来的演员要试戏了。这让不少人听说之后都略显惊愕。

    所谓试戏,也就是所谓的“走走戏”。或者说“先过一遍”之类的,说法不同,意思一样,就是演员完全按照正常的方式进行表演,但镜头却压根就不打开,一直到导演感觉演员的表演达到自己的要求了,这才打开镜头正式开拍。

    这样做的目的,最主要当然是节省胶卷。但还有一个目的,则是让演员通过一遍遍的试戏,来逐渐寻找角色的感觉。

    于是,就在傍晚,当剧组圆满完成了今天下午的拍摄任务,还是在袁术称帝时的那个场景,袁术在主席上高坐,他帐下文臣武将分坐两旁,而包括执行导演蒋建明在内,剧组很多人就站在大殿门口围观正式拍的时候。据说还会有歌舞,但现在,显然没有。

    殿外。王靖露拉着李谦的手因为只是试戏,所以李谦并没有穿上那一身甲胄,此时就是一身休闲装扮,王靖露担心地说:“你行不行啊,才刚来……”

    此时,站在妹妹身边的王靖雪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李谦。

    李谦闻言却只是笑笑,道:“试试呗,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反正我怎么理解的就怎么演就是了!”

    说话间。殿内蒋建民见演员都已经就位,就招呼李谦预备。然后,他大声道:“全体都有了。咱们试一下孙策的戏啊,闲杂人等,都不要说话,保持安静,现在……预备,开始!”

    他话音落下,副导演大声喊:“报主公,怀义校尉孙策,攻陆康,大胜而归,现在门外求见!”

    邬少军手中持爵,做出一副正在饮酒的模样,闻言连酒爵都未放下,只是随意地摆摆手,道:“叫他进来吧!”

    就在那一瞬间,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大殿门口。

    李谦拍拍王靖露的手,昂首阔步踏入殿门。

    就在这个时候,摄像师的镜头已经开始跟上了他,而且是上半身特写,虽然摄像机并不会运转,却仍可以确保导演在监视器里能够看得清演员脸上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变化。

    虽说李谦那一身现代休闲装这时候看上去,真的是很出戏,但他脸上那份喜悦与得意的神情,那眉宇间的硬朗与咄咄逼人的英气,却是看得蒋建明不由得就是眼前一亮。

    然后,李谦进殿,单膝跪地,头却始终昂着,骄傲地道:“禀主公,末将奉命征讨陆康,今大胜而归,特向主公禀报!末将此行,计收九江郡大部共五县之地,诛陆氏满门,仅……”

    这个时候,坐在主席上的袁术一直都不曾看向单膝跪地禀报军情的孙策,在剧本中,他是应该看向场中歌舞的,但这个时候没有歌舞,又只是试戏,他便只是面带微笑地盯着场中空地,听到此时,他不耐烦地扭头瞥了孙策一眼,轻轻摆了摆手,口气满是敷衍,“伯符之勇,吾所深知也,来人,赐坐吧!”

    李谦闻言脸上明显一怔,有一个不能置信的神情一闪而过。

    按照剧本,这里的孙策是大胜而归,但袁术却根本没当回事,虽然明知孙策勇猛,也明知陆康任九江太守多年,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但他却坚定地认为,那只是因为自家兵马骁勇而已,所以,对于孙策这个毛孩子,他欣赏固然也是真欣赏,但顶天了也就是闲来无事时表示一下欣赏,可一旦孙策耽误了他观看歌舞,哪怕是汇报大胜而归的军情,也足以让袁术心头为之不快。表现出来的,就是不耐烦。

    而这一幕,对于三国演义这部戏来说,一方面展现了袁术的志大才疏,另外一方面,则让孙策体会到了寄人篱下不受重视的憋屈感。有了这个缘由,才有了接下来的庭院痛哭和玉玺借兵。

    所以,这段戏貌似简单,其实却是孙策这个人由袁术部将转而谋求自立的一场无比关键的转折戏。在蒋建明看来,这是很能考研李谦这个演员的悟性的一段戏。如果他能顺利抓住要点,那固然好,如果不能,他也可以借助这场戏,顺利地摸清李谦的真实水准,从而有针对性地开始给他补课,给他讲戏。

    所以在事先,他是做好了一大群人陪着李谦耍半个小时的心理准备了的。

    但是,当李谦脸上的那个表情一出来,他却是突然一下子从帆布椅子上坐直了身子。

    那一刻,先是怔忪,继而不信,再而不解,最后终于化为一种深深的羞辱感。

    画面中,李谦始终高昂着的头先是缓缓往下低,然后,他突然由慢到快,猛地低头,道:“是,谢主公赐坐!”

    然后,他低着头,嘴唇抿起,腮上明显贲起一个牙齿紧咬的动作,眼神更是微带一丝凶悍与被人羞辱之后的愤恨。

    终于,他站起身来,微微抬头瞥了袁术一眼,然后又迅速低头。

    剧本中,此时的袁术当然又已经沉迷在歌舞中了。

    于是片刻之后,李谦眼中的那一抹愤恨与凶悍,最终化为一抹深深的无奈他只不过是寄人篱下的一个小将而已,纵然主公轻视,又能如何?

    然后,他低着头,迈步走向武将一列的末席,沉默着按剑坐下。

    镜头始终追着他,始终锁定他的脸。

    “啪!”

    还没人喊停,导演蒋建明却是直接就先拍了一巴掌。

    然后他站起身来,不能置信地盯着李谦,见李谦愕然抬头,他忍不住道:“这眼神……真是邪了呀你!”片刻之后,他也顾不上周围看过来的诧异眼神,直接开口就问:“你确定你以前真的没演过戏?”

    ***

    刚注意到起点已经开始年度盘点了,让刀惊喜的是,我现在居然是年度新锐作家的第三名!这都是因为大家肯捧场啊!拜谢拜谢!

    呃,对了,盘点现在才刚开始,局面估计随时有变化,还望大家能继续月票支持啊!就算咱不要求前进什么的,至少不能掉下来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