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满头黑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要去拍电视剧?”

    廖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围着李谦转了足足三圈才停下,“是你脑子烧糊涂了,还是那电视剧的导演脑子烧糊涂了?”

    李谦耸耸肩,“也许是我们俩都糊涂了?”

    廖辽做仰视状,一脸担忧加吐槽,“你行吗你?演什么角色?小白脸?”

    李谦无奈地看她一眼,走过去坐下,“孙策。网,”

    “孙策?”廖辽疑惑了一下,但很快就又再次瞪大了眼睛,“三国演义?你居然要去演三国演义?那导演真是眼……”话说到一半,李谦看着她,她也看着李谦,不知不觉的,下半句就说不下去了。

    只要不昧着良心说话,就得承认,李谦的外形真的是相当好,那他凭什么不能演戏?

    可这个时候,廖辽眼珠一转,问:“你不是说我情敌已经去演小乔了吗?难不成你要过去演周瑜?我告诉你们俩啊,别太过分!”

    李谦无力地看看她,道:“我演孙策。”

    “哦!”廖辽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又仔细回忆片刻,确定小乔跟孙策不是一对,这才表情自然了点儿,也有了些该有的喜气,跑过来,往李谦身边紧挨着一坐,肩膀碰碰他,“行啊你,这就准备从演员出道了?”

    顿了顿,她又忍不住道:“我说,你这该不会是为了能拿下三国演义的主题歌啊什么的,做出的牺牲吧?”

    好吧,说她聪明,她是真聪明。

    李谦忍不住反手敲敲她的脑袋,“能不能不要老是装出一副我很聪明的样子?”

    廖辽下意识地缩缩脑袋,随后却得意地笑起来。

    可是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又马上绷起了脸,扭头瞪着李谦。

    李谦纳闷,问:“干嘛?”

    廖辽满脸杀气。“你们俩以后就一个剧组了呗?朝夕相处了呗?柔情蜜意了呗?”

    李谦眨眨眼睛,“难道我们俩以前不在一起吗?”

    廖辽撅嘴,杀气愈浓。

    她转身坐正,怒视前方。像一只可爱的小老虎,但口气却是很冷,“我后天要去参加密云音乐节。”

    李谦点点头,好奇地看着她,“挺好啊。不是早就定下的行程吗?”

    廖辽转头,怒视,“明天会有记者。”

    李谦眨眨眼睛。

    廖辽继续道:“我准备告诉记者,我要急着回去约会,所以没法接受采访了。”

    咔的一下,李谦明白了。

    不过他很纳闷,就问:“那你准备怎么把我牵出来?”

    廖辽一副看傻帽的样子看着李谦,“我暗恋你呀!”

    说完了,她单腿往沙发上一盘,正儿八经地说:“你看。我很红,对吧?我马上要开始一大波宣传,对吧?我的新专辑马上要上市,现在肯定是歌迷对我的消息最关注的时候,对吧?然后呢?这个时候,大家忽然知道,原来廖辽一直都在暗恋一个人!哇,你想想……”

    李谦眨眨眼睛,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廖辽继续道:“然后呢。我当然会被媒体追问啊,但我不会说的,我要被多追问个几次,然后才羞答答、羞答答的说。嗯,我暗恋的那个人,是一个音乐才子,他是我心中无人能比、也无与伦比的天才,绝世天才!我希望能一辈子都唱他的歌,唱到我死为止……刷。你猜这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李谦摇摇头,继续听她讲评书。

    廖辽当即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傻呀你,当然是赶紧回去翻我过去两张专辑的歌词本啊!然后……傻子才会看不到我唱过你十五首歌!然后,刷刷刷,你就等着被采访吧!我保证一周之内,你的名字肯定是报纸杂志电视台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名字!”

    说到这里,她看起来居然兴奋地了不得,掰着手指在哪儿数,“到那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说,哇,才子佳人哦!但肯定也有人会说:廖辽,你干嘛要暗恋他,表白啊!而且,也一定会有人说:某谦滚开,还我廖辽!”

    李谦满脸黑线。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那你这么做,有什么用?”

    廖辽义正辞严地说:“气你呀!”

    李谦再次满脸黑线。

    经过那次的事情,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基本被捅破,说话当然更少顾忌,虽说俩人此后一直也没碰到什么太合适的机会,但隔三叉五的话,廖辽总是忍不住想调.戏李谦一下,不知不觉的,其实关系已经越来越亲密。更何况,两人认识了都两年了,她哪怕是猜,都能猜到李谦不太愿意走到公众面前的那点小心思。

    所以这个时候,李谦忍不住又敲敲她的脑袋,“不做就会发霉是吧?”

    廖辽缩头、躲开,但随后就一脸愉快,“那你就当我是气她行不行?”

    李谦彻底无语。

    …………

    剧组那边已经大半停摆,都在等着孙策这个角色,冯玉民临走时就叮嘱,只给了李谦两天的时间来处理自己的私事,至于学校方面,他更是直接出面帮李谦请了假。

    于是,李谦先是在学校里跟几个好朋友说了,然后就赶回工作室,跟廖辽和何润卿打招呼,结果何润卿正好不在,于是李谦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被廖辽给缠住了。

    只是,虽说孙策这个角色的戏份有限,李谦自己估算,顶天了也就是二三十天,这个角色应该就可以拿下了,但离开一个月的工夫,也算出远门了,所以,他要告别一下的人,可不止这么几个已经在顺天府定居下来的王怀宇还罢,打个电话就好,但周嫫那边,是肯定要过去当面说一下的。

    于是,听完了廖辽的绯闻评书,又闲聊几句,交代了一下工作室接下来的事情,李谦就要走。廖辽也不拦他,只是临出门前,她下意识地帮李谦整了整领口。叮嘱说:“哎,你已经好几个了哈,戏里的老婆可一定要把持住,别再勾回来。不是我小瞧你。三个女人,这辈子就足够累得你直不起腰来了。”

    李谦愕然看着她。

    廖辽得意地抖眉毛,“否则小心本姑娘爆料!”

    …………

    偷偷摸摸,偷偷摸摸。

    在终于想办法悄无声息地溜达进周嫫家里的时候,李谦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周嫫正在搭衣服。沙发上已经扔了一堆,见李谦来了,就拉着他,拿一条黑色长裙一件白衬衫比着,问:“好看吗?”

    李谦就问:“什么场合?”

    “音乐节呀!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就是在密云那边,每年都有一场,自己报名,也可以自己租场地,反正你愿意唱什么就唱什么,老邹给安排的。非得让我去,说是什么开场嘉宾,那我就过去转转呗……那这一身呢?”

    看见她手上那身花裙子,李谦捉住自己的下巴,想了想,站起来走到沙发上一扒拉,果然找出好几件白衬衫和好几条牛仔裤来,就随便一样那一件,往她面前一递,“民间音乐节。大家图个热闹,你穿那么正式干嘛?就这个,最合适!”

    周嫫想了想,丢开手上的花裙子。接过去打量一眼,“成,那就他了!到时候要是老邹嫌我穿在太素,我就说是你给我挑的。”

    李谦撇撇嘴,“真新鲜,什么时候你还开始顾忌老邹的想法了?”

    周嫫扭头看着李谦。甜甜地一笑,“有人背黑锅了,干嘛不甩出去?”

    李谦无语。

    衣服选好了,周嫫就开始一件件地往回挂衣服,一边挂一边随意地道:“最近这俩月,我一直觉得胸.罩勒得慌,好像那儿确实变大了不少,这两天你有时间没有,找个时间陪我出去买衣服吧?我想买几件新胸.罩,再买几双鞋。”

    李谦正想说话,她已经收拾完衣服跑过来,这时候才终于发现李谦脸上的表情不大对,就一屁股坐到他怀里,拧着脖子看他的脸,问:“怎么了?”

    李谦勉强笑笑,“我后天得出门,上午十点半的飞机。你要想买衣服,那我明天陪你去?”

    他这么一说,周嫫反倒有点惊讶了,“这次怎么那么痛快?你不是不想让人看到咱俩在一起么?这次不怕被人拍到了?”

    李谦使劲儿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愁眉苦脸地看着她,无奈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逍遥的日子,似乎剩不下几天了。所以,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了,顺便帮你了个心愿好了!再说了,也不一定就会被发现的,对吧?”

    周嫫挑了挑眉毛,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谦。

    片刻之后,她突然问:“廖辽?还是别的谁?”

    李谦悚然而惊。

    你们也都太聪明了吧?

    …………

    密云音乐节已经有快二十年的历史了,起初是一帮音乐爱好者创办的,以摇滚和民谣为主,但谢老爷子很快就加入了进去,使得它的影响力一年大过一年。

    到了现在,摇滚和民谣,仍然是它的主要力量,但愿意过去露个脸唱两首的流行歌手也不乏其人,甚至很多在地下音乐圈玩爵士、玩说唱的,也会在音乐节上演出,使得它成为了当今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地下音乐节之一。

    最开始,在接到主办方的邀请函之后,李谦还打算到时候跟廖辽和何润卿一起过去转转,她们俩去做开场嘉宾、演唱嘉宾,但自己却可以四下里转转、看一看演出是一方面,还可以顺便发掘几个好苗子什么的。

    毕竟,现在工作室已经真的运转起来了,规模几乎是每个月都在扩大,如果这次独立运作发行再能够有一个叫人相对满意的结果,那工作室可就真的是站稳脚跟了,到那个时候,廖辽和何润卿固然是撑场子的存在,但工作室一年到头养那么多人,显然不能从头到尾围着她们俩转悠,所以,比如要开始注意发掘些新人了。

    只可惜,脑子里纠缠着的万一廖辽和周嫫碰了面之后的情形,还没想到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他就已经必须得往机场赶了。

    所以,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等待登机的时候,在这次盛大的音乐节上,同为开场嘉宾的廖辽和周嫫,正并肩坐在一起低声说话。

    周嫫是前辈,她的嗓子和她在歌曲中表达出来的一贯的态度,又向来都是廖辽无比欣赏的,所以,打从刚一见面开始,她就对周嫫非常的客气,丝毫都没有第一国民歌后的架子。反倒是周嫫,对待廖辽那种客气之中的善意,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克制。

    或者干脆说,是有些刻意地保持距离。

    廖辽那个聪明劲儿,俩人坐下说了不超过五句话,她就品出点味道来了,不过圈子里向来盛传周嫫这个人待人冷淡,而且向来话不多,所以,她倒也不以为忤,只以为是周嫫的天性使然而已。只不过,叫她没想到的是,两人坐一起之后,说了顶天不超过二十句话,周嫫却突然凑过来,脸上挂着一抹淡淡地笑容,靠近廖辽的耳边,说:“咱俩不适合走太近。”

    廖辽有些愕然,几乎是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她憋了半天,好不容易那边谢老爷子的发言说完了,就忍不住小声问:“为什么?”

    周嫫笑而不语。

    …………

    飞机有些晚点,快两点了,才终于着陆。

    不过还好,苏州府距离松江府实在是太近了,所以剧组很大方地派了一辆商务车过来接人,而且,据此前的电话沟通,王靖露还跟剧组自告奋勇要过来接机。

    李谦走出通道,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举着块牌子,上头写着自己的名字,而牌子旁边,王靖露则是高兴地连连招手。

    他拉着箱子满脸笑容地走过去,却冷不防视线里又突然瞥见站在王靖露身边那个带着墨镜的女孩子长腿细腰,肯定没跑。

    他的脚步僵硬了一下,旋即保持笑容走过去。

    王靖露很兴奋地跟他抱了抱,然后扭头介绍了一下剧组的司机大牛。

    李谦客气地跟对方握了手,然后才转向王靖雪,笑道:“靖雪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刻,李谦在她脸上好像是看到了一丝尴尬!

    没错,就是尴尬。

    王靖雪摘了墨镜,笑得相当勉强,“我……”

    “我姐要演我姐,大乔。”王靖露解释道。

    “呃……”

    李谦满头黑线。

    这一刻,恍若石化。

    月票!月票!月票!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