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我要玩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春节之后,王靖露继续留在济南府陪她妈,同时琢磨剧本,李谦则是在大年初五就独自一人开车回了顺天府。

    正月初五,工作室的普通工作人员还在放年假,但包括李谦、李金龙等人在内的这些音乐人,却已经是开始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乱世情缘》的配乐已经面临收尾,但廖辽和何润卿新专辑的录制,却是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那种彼此之间合作到丝一般顺滑的感觉,不光是李谦,对于何润卿和廖辽来说,也是非常珍惜的,所以大家都想着趁热打铁,把专辑早日做出来。

    在这一届的春节晚会上,廖辽、甄贞、五行吾素、赵信夫、李珺如、黄达仲等人,悉数登台,在春晚结束之后,几乎全国上下一致公认,这一届春晚的歌,最好听。

    当然,跟其他人唱的都是在过去的一年中公开发行过的大红大紫的作品不同,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的五行吾素,以及来自长生唱片的歌手周峰,却是各自演唱了自己的新作品。

    五行吾素的作品当然是《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周峰则是《我想我是海》。

    于是,要说借春晚之力最大的,除了真的触到无数国人内心,从而越加红到发紫的《流浪歌》之外,就是她们两个了。反倒是像廖辽和甄贞、赵信夫这样的歌手,本身真的已经是足够红了,所以,春晚能够带给她们的加持,就非常小了。

    然后,就在李谦工作室的音乐人纷纷回到工作室开始工作的时候,大年初六,《对面的男孩看过来》这张专辑,借着春晚大火的劲头儿,正式上市了。

    …………

    “五行吾素的这张专辑虽说是二月中旬发,但年后这段时间很特殊。这张专辑的潜力不会一下子就爆发出来的,所以,估计这张专辑的发力会比较平稳,也就是说。一直到三月底,都应该会是她们的销售季,然后,四月份周嫫的新专辑要发,借着周嫫复出的旗号。歌迷本身就对这张专辑的期待度很高,再加上据说这张专辑还是谢铭远为她亲自操刀做的,所以,估计质量上错不了,那这样一来,四月份肯定是周嫫的。”

    说到这里,齐洁顿了顿,才又继续道:“而因为周嫫选了四月,据说索尼就把冯飞飞调整到了五月,可是据说赵信夫也选了五月。同时。长生唱片那边给的消息,他们那边刁乙雄的专辑,也就是李谦帮他写的那首《朋友》做主打歌的专辑,也已经选在了五月份,所以,歌坛简直是越来越拥挤,上半年就这么没空了……”

    此时的会议室里,李谦当中坐,两边分别坐着齐洁、廖辽、何润卿,和李金龙、孙美美。以及齐洁在年前才刚刚招进来的一位发行部经理,叫陆凡。

    可以说,李谦工作室的大班底,基本都在这里了。

    而今天。大家开会讨论的,是廖辽和何润卿新专辑的发行日期。

    结果,齐洁把目前搜集到的今年上半年各唱片公司发行新专辑的情报一说,大家都不由得思忖起来如果不是公司之间非要进行商业上的打压,就像去年华歌想借着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去踩索尼的何润卿那样的话,各大唱片公司之间。哪怕只是出于商业盈利上的考量,也会尽量达成一些默契,给彼此都留出一定的发售时间,免得彼此冲突和影响。

    可最近两年歌坛的现状就是,市场一热再热,导致各大公司都把眼界瞪得溜圆、恨不得把市场的每一点价值都压榨出来,而歌手们则是个顶个的活跃,恨不得一年出三张专辑!再加上随着歌坛的活跃,不少新人爆红,也有不少过去成绩普通的歌手突然走红,如此一来,就导致唱片市场的竞争简直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

    哪怕就在一两年前,如果是何润卿这个级别的歌后发专辑,各大唱片公司都还会默契地给她留出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甚至两个月的时间,在她的销售季里,顶天了也就是让新人发专辑,稍有实力和地位的歌手之间,都不会发生撞期的事情。

    但是到了现在,掰着手头数一数,国内歌坛有资格发一张专辑就敢说稳稳的能卖到两三百万张的歌手,就已经有十个左右了!如此一来,再想像过去那样,一个大牌歌手就霸占一个半月甚至两个月的情况,自然是不太可能了。

    但是,廖辽的实力和地位,又显然是一个不需要避让任何人的人!

    所以,问题就剩下一个了该抢谁的时间?该去得罪谁?

    最后,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意见渐渐达成一致还是五月末六月初吧!

    五月初索尼的冯飞飞会发专辑,但她这位天后,如今也是日渐式微,地位已经不如从前,可以说,廖辽碰上她,是一点担心都不必有的,而同样选在五月发专辑的赵信夫,又毕竟是男歌手,而且还是走民谣风的,所以,彼此的市场冲突,还算比较小。至于刁乙雄……拜托,他还不够资格跟廖辽和赵信夫这个级别的歌手抢什么市场,就算他能借着那首《朋友》突然大火起来,他抢的,也顶天了是赵信夫的市场!

    而至于何润卿,显然,廖辽选了五月末,她就必须往后再推两个月,至少她跟廖辽之间,是绝对不能打起来的。于是,何润卿的新专辑上市,就大致定在了七月末到八月初这段时间当然,到那个时候,她会有她的对手,比如黄玉清,比如刘明亮,比如李珺如。

    大家基本上讨论完了,李谦这才终于开口说:“那就这样,我没什么其他的意见,你们接下来就跟索尼、信达还有华歌,对了,时代和亚洲也不错,跟他们开始接触吧,最好是一次只签两张,一张廖辽的,一张润卿姐的,但是。如果她们坚持要求必须多签,也不是完全不能松口,只是,绝对不许超过五张!”

    齐洁和陆凡闻言。齐齐点头。

    …………

    年后重新开工,大家还是多少又花了一点时间,才逐渐找回了年前的那种无比合拍的感觉,就连年前逆天到不行不行的何润卿,也是恢复了好几天。才逐渐进入状态。

    只是,专辑的录制没问题,齐洁那一头的发行谈判,却是一步一个坎儿。

    自年后开过发行会议之后,齐洁就带着陆凡,还有结束了年假之后回来上班的几个年轻人,开始了跟国内六七家唱片公司的谈判。

    可是结果,却并不如人意。

    索尼唱片是国内发行做而且谢铭远此前也曾多次向李谦表达愿意帮助李谦工作室做发行,所以齐洁理所当然的先跟索尼谈。

    结果。大家费尽力气谈了好几天,对方却铁了心地咬死了500万张以内只给19个点的分成,一点都不肯再加了。至于签约的专辑数量,对方也坚持要求最少四张一签,至于李谦想要的那种两张一签,对方一开场就摆明了态度:如果只签两张,那就不要谈了!

    于是,谈判暂时搁置,齐洁转而找上华歌唱片。

    结果,华歌唱片的报价更狠。600万张以内,只给18个点,而即便是600万张以上,也只是以一百万张为一个基数。销量每多一百万张,只给增加一个点!至于签约数量,对方倒是有些松口,同意一次只签三章的代理发行协议。但是,却要求这三张之中必须有两张是廖辽的专辑也就是说,何润卿只有一张。

    最后。又是好几天过去,齐洁只好又带着人转而跟三大巨头之中的最后一家信达唱片展开谈判,然后,信达果然给出了比索尼和华歌都要略好的条件。

    可即便如此,22个点,似乎也已经是他们能够接受的底线了!

    当然,面对齐洁提出的连赵信夫工作室都能拿25%的事情,对方给出的说法是,咱们先签五张,五张过后,如果大家都合作愉快,而且也都能赚到钱,那接下来当然好谈,只要你们的销售数据不比赵信夫差,那当然也可以给你们25个点!

    对此,齐洁只能无语。

    是的,谁心里都明白,当廖辽加李谦,那几乎就是好作品、好专辑和大牛销量的保证,可即便如此,人家只需要一句“毕竟此前没合作过”,就直接给你挡回来了!

    事实上,这个情况,是李谦和齐洁、廖辽等人,在工作室还没开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一些的说打压什么的,有些过了,只是,以这些公司当家人的精明程度,别看李谦工作室手握逆天的资源,几乎只要签下来就会大赚,但谁都明白,一旦三家公司中有任何一家表现出某种非拿下不可的热情,那么毫无疑问,等在前面的就将是他们三家之间的撕逼大战,到那个时候,只能白白便宜了稳坐钓鱼台的李谦。

    简而言之一句话:你以为你拥有李谦加廖辽的组合你就牛逼了?不可能!

    所以,他们三家很默契地给出了条件近似,却都异常苛刻的合同。

    然后,齐洁又跟时代唱片谈,跟亚洲唱片谈……他们倒是都把条件给的比较高,其中亚洲唱片直接报价到了30个点,但他们这几家唱片公司要求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发行费必须由李谦工作室来承担!

    好吧,即便是排除掉对方会在发行费上做手脚、导致发行费虚高的情况出现,把发行费一扣,他们给出的条件,又能比索尼和华歌、信达他们好到哪里去?而如果再考虑到他们这些公司的发行实力本来就稍逊一筹,如果真签给他们,到时候等唱片上市,哪怕只是低上个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这里头,又是多少损失?

    所以,足足半个多月,齐洁把顺天府这些唱片公司转了一圈之后,找到李谦,说:“他们摆明了就是要压咱们的,要不,咱们还是自己做发行吧,好不好?”

    自己做发行,好不好?

    要说好,当然好。

    什么时候上市,怎么宣传,都由自己完全做主。而收入也是全都收入自己囊中,自然比让别人盘剥一道要好多了。

    但要是万一自己做发行,卖扑了呢?

    别说什么靠着廖辽的招牌还能扑?

    歌手的名气之于专辑销量,当然是有着巨大的帮助和提升的。但牵涉到数百万张乃至上千万张的专辑销量,却绝对不是单纯只凭借歌手本身的名气就能卖出来的。

    而所谓发行,也从来都不是那种每个省找个大经销商就能卖货的。

    首先就是宣传。

    一张专辑,一个歌手,要怎么宣传?这张专辑的宣传切入点应该是什么?针对她的目标人群和潜在人群。应该怎样一步步打动他们?让他们走进音像店去购买?

    然后,就算你已经预备好了若干份宣传方案,已经做到了绝对有把握,那么好,你要怎么跟报纸、杂志、电视台接触?怎么样才能保证一定能让人家的节目?

    以为你砸钱就能上?

    那不可能!

    以为你是廖辽你就能上?

    那也不可能!

    即便没有人会直接开口拒绝,但人家稍微找个借口就能随随便便给你个软钉子!

    宣传期,当然就是上市期,那么,稍微一想你就知道,第一个渠道和经销商。肯定要找东观书店呀!

    没错,这几乎是所有唱片公司共同的选择!

    可问题是,你以为你是廖辽的新专辑,人家就立马屁颠屁颠的给你摆货架上卖?

    这是要谈的。

    别的不说,东观书店从长生唱片进唱片的折扣价,跟他们从索尼唱片进专辑的折扣价,就绝对不会是一个价码。

    然后,除了东观书店之外呢?

    你当然可以挨家的去谈,虽然很可能是一家一个价,但是从理论上来说。至少你是可以做到发专辑的时候全国上下都能铺货到位的。

    但那只是理论上而已。

    首先别的不说,什么是不是摆在最显眼的货架上啊,什么是不是会主动张贴你新专辑的海报啊,这些且都不说。单纯只是一点,全国上下三十几个省份,你至少得挨个省份跑一遍吧?你得每家都去认认真真的谈吧?

    而且,所谓经销商,往往每个省、每个府都有好多好多个,他们都会各有擅长。甚至很可能是每个人负责铺某一片,那么,你一个发行圈子之外的人,得花多少时间去摸清这里面的底?你又得花多长时间去接触、去选择、去谈判,才能让你的专辑届时真的做到铺遍天下?

    一句话:很难!

    而且即便如此,如果你做不到全国上下一盘棋,很有可能某些经销商反而会阳奉阴违,暗地里压一压你的货要知道,大概半个月到二十天,盗版可就上来了!而在国内来讲,越大的经销商,跟盗版商之间的联系就越是紧密,这是不争的事实!

    当然,齐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交给别人发行,咱们就算是卖到1000万张又如何?

    咱们自己做发行,就算是不如人家卖的多,哪怕是只卖了300万张又如何?

    但是,李谦踌躇难定。

    一直到他突然接到了谢铭远的电话。

    在电话里,他老气横秋地笑着说:“老弟,你那位齐总经理,应该跑得差不多了吧?各家的条件你也该心里有数了。怎么样,还是让我们索尼代理吧,我亏不了你!”

    李谦笑笑,突然把齐洁的那个问题抛给他,问道:“你说,我是交给你们,让你们代理,给卖到1000万张,我挣得多呢?还是我自己卖,卖到三百万张挣得多呢?”

    电话那头,谢铭远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交给我,廖辽的专辑,我的确有把握能给你卖到一千万张!但是你自己来卖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能卖到三百万张。”

    李谦闻言一副惊讶的口气,问:“廖辽的专辑也不行?那可是廖辽!”

    谢铭远笑了,“当然!我当然知道那是廖辽!但是,老弟,发行,就等于是在做生意,做生意和做音乐,可从来都不是一码事!”

    李谦也笑了,“可是,那也不至于三百万张都卖不了吧?”

    谢铭远闻言顿了顿,叹了口气,一副无奈的口气,道:“好啦,咱们就不要斗嘴皮子了,实话说,你们自己卖,也未必卖不了三百万张,但就算你们卖到三百万张又如何呢?难道咱们做唱片,就真的只是吃唱片么?卖三百万张的廖辽,和卖一千万张的廖辽,能是一回事么?难道你的工作室就不准备给她接商演了?你算一算,哪边是大头?”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觉得已经足够“痛陈利害”了,见李谦没说话,以为他已经被自己打动,便又叹了口气,道:“小老弟你的才华,是我一向都很佩服的!这样,回头你帮索尼这边写几首歌,价钱咱们该怎么算怎么算,至于这一次,我做主,给你二十个点,而且,这一次咱们就只签三张,总行了吧?”

    这一拉一砸,当然是商业上常用的套路,但是很显然,李谦虽然看得分明,却并不准备吃这一套相反,谢铭远玩得这一套,突然就让他心里极其的不舒服!

    是的,工作室刚刚成立几个月,在发行上完全是一片空白!

    是的,几家公司横向一比的话,谢铭远最后给的条件,也还算是比较好了。这要是换了别人,刚起步嘛,认吃亏,很可能就巴不得的赶紧点头答应下来了!

    但李谦偏偏不!

    敷衍几句,说自己需要再考虑一下,然后挂了电话,李谦就歪在自己的老板椅上,陷入了长考自从来到顺天府之后、准确的说,是自从建立了工作室要自己专辑之后的种种不顺,以及自己内心的诸多考量、疑惧、担忧,在这一刻,统统冒上心头!

    “来到这个时空以来,这半年,大概是自己活得最憋屈的半年了吧?”他自己心里想。

    一分钟之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齐洁的电话,直接劈头就问:“发行、销售,我都不懂,很外行,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三百万张,能保证住不?”

    电话那头,齐洁犹豫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道:“只要你点头,接下来我就算是连轴转,也会把全国跑一遍,一定拿下三百万张!”

    李谦点点头,说:“好,那就这样!”

    收起手机,他大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到了排练室推门就进,全然不管何润卿和廖辽看过来的目光里的疑惑和不解,只是走到她们两个面前,平静地道:“我有点不愿意服输,所以,我决定要咱们自己做发行。所以,陪我玩一把,好不好?”

    廖辽愣了一下,旋即道:“没问题!”

    何润卿闻言却是莞尔一笑,缓缓地道:“我本来就快过气了,都过来投奔你了,那当然随你安排……我也没问题!”

    李谦笑笑,道:“其实,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太得意了!”

    顿了顿,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慨然道:“那咱们就玩一把!”

    ***

    简直出离愤怒,一个起点后台我足足登陆了四十分钟才上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