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女人是债,QQ是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几个好朋友坐一块儿,这酒就喝得随意。

    可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喝多。

    眼看老曹已经喝得满面红光,李谦就伸手拦着,不想让他彻底喝醉,但郁伯俊说:“你别拦着他,让他喝,喝醉就喝醉,喝醉了回去也就是睡觉呗,你让他痛快一会儿是一会儿吧。你现在拦着他,他喝不足,回去又是成夜成夜的叹气。”

    于是李谦收手,曹霑就继续喝。

    喝到后来,他揽着李谦的肩膀,在那里叹气,虽然唇齿不清,却偏偏语重心长地说:“你将来可千万别学我,我跟你说,子女大了不由娘,像我,一妻二妾,到现在孩子已经四个了……我跟你说,我一想到将来我要死的时候这帮熊孩子会争家产,我就头大,我就难受!”

    “你呀,好好守着你那青梅竹马,叫什么来着?小露是吧?嗯,守着她,一个就行!大不了啥时候馋了,出去包一个,玩几个月就得了!大不了就是花点钱,但是那样干净啊,没有后面这些破事儿可扯!你再不然,哪些个酒店啊高档会所什么的,不都有鸡嘛,咱捡高档的,头牌!打一炮也就是几千几万块顶天了,咱不心疼那个钱,主要是省心!麻痹的,娶一帮老婆,现在是爽了,等到老了,能头疼死!”

    他说的痛快,浑然没瞧见李谦满脸尴尬。

    王怀宇呵呵笑,事如清风过,看见了也装没看见,郁伯俊可就不行了,瞧见李谦一脸尴尬的模样,他一脸坏笑。冲李谦飘个眼神儿,“哎,我说兄弟,看这意思……几个了?”

    曹霑嘎吱一下子刹车,扭头瞪着李谦。

    你说他喝醉了,可关键时候。这厮还清醒着呢。尤其这时候喝多了,也不要什么仪表什么的了,虽说醉眼迷离,可偏偏一脸八卦地看过来,也笑呵呵地,跟郁伯俊和王怀宇说:“知道我为什么跟他说这个,我就知道这小子就守着一个肯定完不了事儿!三个五个算轻饶他!”

    说到这里,他重重地一巴掌拍下来,打得李谦肩膀生疼。然后说:“老弟,我跟你说,千万要把持住啊!女人,那不是别的,是债!”

    李谦尴尬地举起酒杯,“喝酒,喝酒!”

    说话间,他把曹霑的杯子又给满上。装模作样的咋咋呼呼,“来。干了!”

    郁伯俊不上当,诡笑着坐那儿剔牙,“少来这套!喝个蛋!我又不像老曹那么大心事,我找什么醉呀!够量了,不喝了!我现在就关心一个事儿,你小子到底几个了?”

    曹霑醉眼迷离地瞥着。王怀宇虽说呵呵地笑着,可是也一脸关注地看过来。

    李谦有些无奈地放下杯子,吭哧半天,不好意思地竖起一根手指,“现在就一个!”

    郁伯俊就问:“小王?”

    李谦更尴尬。勉强笑了笑,说:“加上她,算俩!”

    郁伯俊“啪”的一拍桌子,自己拿起酒瓶又倒上一杯,端起来,豪气地道:“好,为咱们的小兄弟终于开启了还债之路,干杯!”

    老曹特捧场,赶紧端起来,“干杯!”

    王怀宇也呵呵地笑着,端起杯子来,笑眯眯地说:“才俩,还好,还好。”

    顿了顿,他却看着李谦,缓缓地道:“不过呢,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你年轻,又有才华,长得又拿得出手,再加上你现在的江湖地位,实话说,都不用你主动出手,迷上你的女孩子,就得一沓一沓的,可老曹那句话说的对呀,女人多了,不是福,是债!……干杯!”

    …………

    一通酒足足喝到下午三点半,几个人就起身离开,车也先不管了,几个人醉醺醺地打车回到老曹的不文书店,坐到他会客室里开始喝茶。

    老曹有点醉,一看连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就打电话,一通电话打过去,不一会儿,他的三姨太褚冰冰就赶过来伺候人的活儿看来她真是没少做,端茶倒水熟练的很。

    然后,三个人喝着茶,开始闲聊。

    话题很散,但归根到底,其实就一个事儿:女人,孩子,家产,愁。

    正常来说,一个十**岁的大男孩,对这个话题肯定是毫无代入感,但偏偏,李谦只是身体年轻,其实心理以及擦边快四十岁了,这四个人里,也就王怀宇肯定比他大,所以聊起这个话题,对他来说还真是毫无违和感。

    尤其是,眼见曹霑受困于家产中事,一副借酒消愁的模样,李谦就忍不住劝他,“都说眼不见为净,要不你去顺天府住一段时间吧,权当散散心。你过去了,我还能陪你喝酒。平常在那边,我要是烦了,连找个能一起喝酒的人都不容易!”

    曹霑精得很,一句话就闻出味来,指着李谦,“你小子没安好心,把我哄过去之后,过不了几天你肯定就会说,曹哥,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过来给我帮个忙呗?到时候我这要脸的人肯定拉不下脸来拒绝你!嘁,你那点小九九……”

    郁伯俊哈哈大笑。

    这时候,王怀宇却突然笑道:“要说这个,小老弟,等到过完了年,我估计还真要去顺天府了,到时候你要喝酒,可以找我!”

    “哦?”李谦一脸惊喜,“真的假的?那你艺术学院这边的课,不上了?”

    王怀宇闻言笑呵呵的,可是没等他说话,郁伯俊就已经主动道:“还什么艺术学院啊,老王现在抖得很,国家第一民族乐团三番五次的来请,这一次,据说是直接是人家团长找过来了,而且人家那边给承诺了,只要他过去,团里可以帮忙直接给他调到华夏音乐学院去!等过完了年,他就是第一民乐团的高级艺术顾问、首席唢呐演奏家、首席笙演奏家,外加华夏音乐学院的教授了!呃,对了。还有那个什么导师来着?”

    王怀宇还是继续笑眯眯地,说:“硕士生导师!”顿了顿,感慨道:“嗨,其实那些倒是其次,关键是,年龄越来越大了。我眼看这都过四十岁了,折腾的心就越来越小,就想着要不稳定稳定吧!再说了,那边也一个劲儿的请,这都好几次了,实在是抹不开面子不去了。”

    李谦兴奋地喊了一声“好”,下意识地端起杯子来,才发现杯子里是茶,就笑笑。又放下,笑道:“你去了可就太好了,一是以后我有什么烦心事儿,也有个可靠的人能说说了,二是以后我工作室里要是有活儿忙不过来了,正好拉你的壮丁!”

    曹霑闻言顿时瞪眼,“哎,你看。你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不是?我就说这小子没安好心!这不老王才刚说要去。这就话撂下了!你小子,真奸!”

    李谦嘿嘿地笑了两声,笑道:“曹哥,你也去吧,咱说真的,一是这边烦心事儿太多。不如眼不见为净,二是济南府地方也的确小了点儿,你这一肚子才华,总得找个地儿使出来呀!对不对?咱联手,你。我,王哥,咱们三个联手,打遍天下!”

    王怀宇呵呵地笑着,说:“不用!”

    曹霑也是笑着抢话,直接道:“还用我们跟你联手?你自己就打遍天下了!”

    李谦苦笑。

    这时候,曹霑喝了口茶水,收起脸上的戏谑,认真地道:“回头再说吧,一时半刻,我是不舍得挪窝的。等什么时候实在烦极了,我就去顺天府找你跟老王喝酒。”

    李谦点点头,笑道:“好。”

    但这时,曹霑却又忍不住扭头看看李谦,关心地问:“你那工作室,怎么样了?最近这段时间看娱乐新闻,闹得挺大?”

    李谦笑笑,想了想,道:“跟你们也没什么好瞒的,怎么说呢,人哪,就不能有这个事业心,事业心一上来,各种烦心事就立马追过来了!”

    说话间,他揉揉眉头,笑道:“不过还好,我现在逐渐开始明白这个了。所以我已经决定好了,等到这次把廖辽跟何润卿的新专辑做完,我就给自己放假!管它呢,反正我以后每年就给她俩做两三张专辑就行了,别的事情,我一概不管!有她俩的每人每年一张专辑打底,工作室肯定赔不了!”

    曹霑点点头,感慨道:“说得对!主要是你还年纪轻轻的,别整天惦记着挣钱,你就玩,怎么好玩怎么玩,怎么痛快怎么玩!钱这个东西,别当回事儿!”

    话赶到这里,好久没说话的郁伯俊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道:“对了,你上次来电话说的那个叫周萍萍的事儿,我已经给她们公司发邀请了,那边一听是女二号,妥妥应下了!你放心,别的不好说,明年等电影出来,保证让她升一格!捧杀这种事儿,哥们最感兴趣了!”

    曹霑闻言嗤之以鼻,“你小子别捧着捧着捧到床上去,我就算你是真牛逼了!”

    郁伯俊闻言嘿嘿一笑,不屑地摆摆手,道:“不会!那女孩的照片啊mv什么的,我都看过了,虽说挺漂亮,可真不是我的菜,也就她那双眼睛,真的是够漂亮,别的就差点意思了,咱喜欢的是胸大屁股大腰细的,她的胸,不够大!”

    顿了顿,他又笑笑,眼神中有一抹狠辣一闪而过,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再说了,一个女人值几个钱?还是兄弟重要!咱们这小兄弟好不容易托付我一件事儿,还是让我帮他出口气,你们放心吧,错不了事儿的!”

    李谦闻言呵呵地笑着,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道:“对了郁哥,跟你说个事儿!最近我发现网络上有一款叫qq的软件,很好用,就打听了一下,发现开发这款软件的那家公司叫什么飞讯网络。反正你跟曹哥手里都有闲钱,我建议你们联系一下,对这家公司投资点钱……嗯,反正我是觉得,这家公司的前途相当的好!”

    李谦这话一说,王怀宇对网络接触少,完全就当听西洋镜,郁伯俊和曹霑却是不由得对视一眼,然后,郁伯俊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曹霑也是嘿嘿地笑。

    他们这一笑,笑得李谦有些纳闷,就问:“你们笑什么?有这么好笑吗?”。

    李谦看曹霑,曹霑就指着郁伯俊,说:“你问他,别问我,我没砸里头!”

    郁伯俊闻言就收起笑容,无奈地摇摇头,解释道:“就你说的这家公司,唉……去年,我在顺天府那边,跟一帮朋友喝酒,有个人不知怎么就掺和进去了,然后卖命的推荐他那个软件,说什么网络即时通讯目前还是一片蓝海,谁先进去谁圈钱!然后忽悠大家投钱,顺天府的那帮哥们儿估计都快让他给烦死了,没人搭理他,他就缠着我!你不知道,那姓罗的孙子巨能说,不知不觉就给我说坑里去了!”

    “我一寻思,好吧,网络嘛,多少牛人都说,那是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那就接触接触呗?然后那孙子就给我报价,我就拿着他那一套东西,去找我们家里养的几个分析师,结果大家都不太看好,都认为网络这个东西,虽说前景很广阔,可前景到底是什么,要多久才能看见盈利模式,都还是未知数,目前是肯定就一点,那就是烧钱!”

    “不过呢,最后我还是投钱了!我觉得那孙子那么能说,而且也的确说的头头是道,再加上他要的也不多,他给自己那家破公司估价200万,希望我投个100万给他。我就让人跟他谈,最后谈下来,他那破公司估价150万,我再投100万给他,然后,他占60%的股份,我占40%。”

    “然后,钱给了,可这才过了还不到一年呢,今年夏天,这孙子又跑来找我,直接找到了我片场去了,他还想让我投资!还说什么,我要是不投资,公司就可能会破产,而如果我投资的话,可能再熬一两年,公司就能看见可以预期的盈利!这狗日的,真的是巨能说啊,又给我绕坑里去了!好吧,那我总不能看着他倒闭破产呀!”

    ***

    马上周一了,求一下周一的推荐票可否?未完待续……

    第七十九章女人是债,qq是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