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半个知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旦之前,李谦工作室突然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客人。

    而且还是位客户,是来送生意的。

    对方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手里有一部马上要结束拍摄的电视剧,都市情感类,据说,这部电视剧的制片人向公司高层点名要求,希望能让廖辽来唱主题歌。于是,对方那边的工作人员就主动联系了长生唱片,而廖辽的合约虽然已经结束,但长生唱片和廖辽之间的关系却依旧很和睦,于是,那边就主动地帮忙,把消息通报给了李谦工作室这边,然后,双方取得了联系,对方很快就带着剧情大纲来主动登门了。

    在李谦、廖辽和齐洁最初的设想中,工作室要打开影视配乐这一块儿的市场,廖辽或者何润卿的名气,就正是其中最重要也最有可能实现的一个道路。

    而现在,在工作室开业几个月之后,终于有第一单生意找上~无~错~小~说~.了门。

    齐洁很高兴。

    她不但亲自接待了对方的来人,而且态度摆的很端正作为工作室的总经理,她真的是很迫切的想要为公司接下一些业务订单,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生意,自然不肯放过。

    这样一来,廖辽的演唱是对方的刚需,对方的订单也是齐洁的刚需,于是,双方很快就一拍即合,齐洁收下了剧情大纲,初步表示愿意接,但具体情况,包括是不是最终会接下,包括接下来整部电视剧的主题歌、片尾曲和插曲,以及配乐。一共需要多少钱。还要视工作室这边有了最终的决定之后再谈。

    于是。短短半个小时之后,双方约定了几天后再谈下一步,对方就告辞而去。而齐洁,则是兴奋地赶紧拿着剧情大纲去找正在练歌的廖辽。

    廖辽的新专辑,李谦已经给出了三首作品,廖辽正在练,等闲的自然不会有人敢去打扰她,但齐洁当然不顾忌这个。直接推门就进。

    听说工作室因为自己的缘故接到了第一单生意,廖辽也很兴奋,但实话说,唱歌,她内行,电视剧电影什么的,她毕竟还是外行一些,初步的判断肯定人人都有,但要说以廖辽的水平去评判一部电视剧的剧情大纲好不好,她还自觉没有那个眼光。粗略看过一遍,就还是联系了李金龙和孙美美。但两人都看过之后,却又意见不一。

    李金龙觉得这部电视剧应该还凑合,而且目前对于工作室来讲,关键是先把第一步迈出去,所以,只要对方的价格有一定诚意,那就应该接下来,但孙美美却觉得,这部电视剧的各种线索乱成一团糟,就算将来播了,也肯定没什么收视率,而一旦答应下来,这就将是廖辽在电视荧屏的首唱,咱们不能为了急着开展业务,就砸了廖辽这块金字招牌。

    于是,最终还是只能等李谦来拿主意。

    而偏偏,当李谦看过了剧情大纲之后,对这部电视剧的剧情,也是相当的不看好。

    都市情感剧嘛,剧情俗套不怕,甚至于越是俗套还就越有人看,只要把细节把握好了,演员挑好了,俗套的故事一样可以大红大紫,但是这部电视剧显然不适用于这个规律,它不但剧情俗套之极,关键是很多地方的逻辑根本无法自洽,人物转变也显得极其突兀实话说,以李谦的经验来看,这部戏就算拍出来了,估计也很难上卫视这个级别的电视台,充其量,它也就是能在市级电视台上播一播,甚至于,连市级电视台都不一定上的去。

    搞不好,这就是一部拍完了就拉倒、只能扔到库房里吃灰的剧。

    但仔细想想,李谦觉得李金龙说的也对,开展业务嘛,总要有第一步才好,失败都不怕、赔钱都不怕,关键是得迈开这一步,所以最终,他还是同意,让齐洁跟对方商谈价钱的问题。

    对方的开价还算基本合理,不算高,但30集电视剧配乐加两首歌,给30万,对于李谦工作室来说,完全可以接受,因为对方答应,这两首歌,他们只要电视剧配乐使用权,也即包括唱片发行权等在内的所有其它权限,都还保留在李谦工作室手里,即便是电视剧用了,廖辽还是完全可以把它收录到唱片里。

    于是,一开始双方洽谈的很愉快,但牵涉到付款问题,双方的谈判却立刻陷入了僵局对方只同意预付百分之二十的款项,剩余款项,则会在电视剧播出之后才支付。

    齐洁或许不懂,但李谦秒懂。

    如果对方的电视剧卖不出去,那就意味着剩下那百分之八十就永远不用支付了这种例子,李谦前世在音乐圈、影视圈混了那么多年,光听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30万的百分之二十,也即六万块钱,想要三十集配乐加廖辽两首歌哪怕廖辽那两首歌白送,这六万块都不够人工费!

    于是,双方一拍两散。

    李谦工作室的第一笔业务,似乎仍旧遥遥无期。

    …………

    临近元旦,李谦工作室目前的业务主要有两条。

    第一,是周六周末两天,由李谦、廖辽和何润卿组成的豪华监制团队,为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录音而忙碌;

    第二,则是周一到周五,工作室制作部的全体人员,包括廖辽在内,为廖辽的新专辑而忙碌练歌、编曲、录制小样、录制伴奏、反复推敲、修改。

    对于廖辽的练歌,李谦从头到尾都几乎没有插手。

    他为廖辽的新专辑开出的前三首歌,分别是民谣类的《橄榄树》,乡谣类他手里所剩不多的精品之一的《信天游》,以及一首摇滚类的经典作品,《狼》。

    这三首歌一拿出来。毫无疑问。廖辽很喜欢。而工作室制作部的上上下下,从李金龙到孙美美,再到几位音乐人,无一不是佩服之极。

    孙美美仗着身为女人的优势,还主动地开老板的玩笑,“要不这张专辑还是老板你来包办算了,咱们还费那个劲从外头邀歌干嘛呀!”

    公司内的音乐人,几乎无一例外的表示赞同。

    廖辽的那个性子。当然是顺势起哄,她当然比任何人都想要让李谦继续为自己包办新专辑,但李谦却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自己包办,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他看来,李谦工作室要想真正的发展起来,显然不能完全依靠自己,或其他某个人。只有当这家工作室离开了任何人都能流畅运转,那才叫真的站稳脚跟了。

    所以,哪怕这次到最后廖辽的新专辑还是自己一手包办的。但该邀歌的,还是要邀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白费的功夫。邀歌的过程,对于工作室来说,同时也是积攒人脉、理顺圈内人际关系的一个过程,绝对不能省。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李谦早就已经做好了为廖辽包办这张专辑十首歌的思想准备他连这十首歌到底选哪些,都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五行吾素周六周末过来录音,周一到周五则留在华歌唱片那边练舞、训练,不会过来,那么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公司里唯一的大事,自然就是廖辽的练歌。

    但一个人,哪怕再厉害,眼光毕竟是受局限的,所以廖辽练来练去,觉得不对劲,找李谦吧,李谦周一到周五忙着上课,周六周末又要忙着为五行吾素监制,至于李金龙和孙美美,实话说,廖辽找他们来听了几次,后来发现他们的看法往往说不中要点,至少是说不到自己认为别扭的地方,于是思来想去,她主动去敲响了几步之遥的何润卿的休息室。

    嗯,何润卿的休息室,门口挂的牌子叫“何润卿休息室”。

    而廖辽的休息室,门口挂的牌子却叫“音乐副总监”。

    每每站到走廊里看到这两块牌子,廖辽都暗爽不已,无比得意自己当初的杰作。

    不过现在,工作室里除了李谦之外,水准最高的大约也就是何润卿了,所以,虽然心里并不太乐意,但廖辽还是敲开她的休息室。

    自打从外面度假回来之后,何润卿就开始每天都到工作室这边来点卯、上班。李谦有事需要她帮忙,别管是帮五行吾素监制,还是帮工作室制作部的几个人为廖辽的新歌编曲、伴奏、录小样,她都毫无架子,随叫随到,简直是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歌坛天后。

    而如果李谦没事找她,她也是准点儿的朝九晚五,从不迟到、从不早退,来了之后要么就是呆在休息室、练习室找感觉,要么就是打开视听室,自己躲进去听歌。

    总之,短短一两周的功夫,工作室所有人就已经认识到了何润卿的勤奋。

    廖辽敲门进去之后,在何润卿休息室里,只看见了她的经纪人刘梅不知道是不是新东家新表现,最近的刘梅,表现异常的好,总是陪着何润卿准时来到工作室,又陪着她准时离开,两人如影随形,一样的勤奋、一样的低调。

    甚至于,每当工作室里有些事情,她总是会及时的把自己在音乐圈里混迹这些年积累的一些经验和人脉贡献出来,以至于,工作室上上下下,对她和何润卿这对拍档的印象,甚至要远远好过廖辽加黄文娟。孙美美甚至都已经特意找到李谦,提出是否能够让刘梅到工作室的艺人部挂个兼职的工作。

    见廖辽进来,刘梅当时就立刻的站起来,问明来意,夜立刻就很积极地带着廖辽去视听室找何润卿何润卿果然在视听室里,正在听她从国外带回来的一张爵士风格的cd。

    见廖辽过来,她有些诧异,却又很高兴地站起来,先就邀请廖辽一起坐下听,笑道:“这是我在加州一个叫什么丹尼斯的小镇子上买的,当时是听到一支爵士乐队在酒吧演出,感觉很棒,然后就掏钱买了他们自己制作自己销售的唱片。你来听听。我觉得相当好。有味道!”

    于是,廖辽就真的坐下跟她一起听。

    还别说,会跑到小镇子的酒吧里演出的乐队,显然不是什么著名的乐队,但廖辽一听之下也觉得,这支爵士乐队的确是很有风格,也很有风范。

    一张唱片听完,两人都是摇头赞叹。回味不已。

    然后,借着这一张唱片,两人很快就聊了起来,从美国的爵士乐,到街头和酒吧摇滚,再到英国的古典摇滚,然后,几乎各种风格,两人都各抒己见,既有让人顿起知音之感的地方。也有些意见完全相左的地方,而偏偏的。两人都是属于那种涉猎广泛,对世界各地的音乐、对世界流行歌坛有一定关注、也有一定了解的人,甚至就连目前在国内甚少有人关注的拉丁舞曲,两人都是各有那么一点点研究,于是这一通聊下来,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

    一直到刘梅找过来,两人才发现,已经十二点半了。

    于是,两个人一起,叫上刘梅和黄文娟,一起出去找了家西餐厅,吃过饭,继续聊,回到公司,又继续聊反正工作室对于歌手的纪律约束,是极为松散的,两人丝毫都不必去顾及时间和工作的问题,聊起来自然是畅快之极。

    所以,几乎一整个白天,就被两个人这么聊了过去。

    不得不说,世间,或者说是汉语文化里会出现“知音”这么一个词,真的不是没有缘由的,所以,世间每有心灵相通、意见相契的人,便每每以“知音”两字况之,而不会用“知书”、“知琴”等等,因为知音这两个字,实在是最最恰当。

    音乐,是人类精神世界沟通的第一桥梁。

    音乐里有情感,音乐里有世界观,音乐里有爱情,音乐里有追求,音乐里有一切人类共同且共通的东西。

    所以,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如果说此前的廖辽和何润卿,基本上属于见了面会彼此点头微笑、或许也会笑谈几句,但不碰面就不会有任何联系的关系,基本上属于王不见王的话,那么到了现在,两人之间就算不是什么姐妹之类的亲近关系,但至少,已经是不错的朋友了。甚至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是互为半个知音。

    到了这个时候,廖辽再提出希望何润卿帮自己听一听,算是半个监制,何润卿心里虽然有些诧异,但是却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此前李谦拉着自己和廖辽帮五行吾素监制新专辑,一度让何润卿内心很是诧异,尤其是在监制的过程中,李谦每每忽略掉廖辽,只是开口问自己的感想,就更是让她讶异不已音乐圈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李谦和廖辽之间,那是铁杆搭档!关系自不必说!

    而且,哪怕单纯只是说到如今的当红程度、唱功,或者是对音乐的理解和把握,何润卿也觉得廖辽绝对不会在自己之下。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李谦都应该更重视廖辽的意见才对。至少,也该是两人一起问、两人并重。

    但是李谦偏不。

    不过到了后来,何润卿慢慢的就咂摸出味道来。

    其实,帮别人监制专辑,其实何尝不是在与人切磋?其实何尝不是在拓展自己的视野、开阔自己的思路?

    更何况,李谦在问完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之后,往往会并不避忌任何人,当场就说出他的意见和看法,所以很多时候,甚至给何润卿一种,李谦正在给自己和廖辽授课的感觉老师提出问题、摆出例子,让你来分析,等你分析完了,他再告诉你他的看法,然后,那就是你自己的功夫了,能从两种意见里分析、咂摸出多少东西来,看你自己的水平!

    至于李谦只问自己不问廖辽,那道理就更简单,因为廖辽正当红,她不需要改变,而自己,迫切需要改变、需要转型!

    所以,何润卿慢慢就明白了李谦让自己参与到监制这个环节的用意他其实是想让自己换一个角度来看待唱歌这件事。

    而很显然,无论是唱功还是嗓音,五行吾素在廖辽面前,肯定是差了不止一筹的,为五行吾素监制,固然可以学习和收获很多东西、见识到很多此前做歌手时不曾留意过的细节,那么现在,为廖辽监制,那收获还能少得了?

    再说了,廖辽跟李谦的关系,肯定比自己跟李谦的关系要好了不知多少,跟她把关系搞好了,对于自己接下来在工作室的生存状况,肯定是有益无害的!

    和五行吾素那几个小女孩子不一样,和廖辽那种天生大气的人精、偏偏又一帆风顺、一炮而红也不一样,何润卿能有今天,能辗转三家公司,先后红了十年,在人际关系处理上,固然有过很多失误和不足,但对于生存哲学最基础的那些东西的理解和把握,她还是相当出色的,所以,她是不可能错过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的。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廖辽的练习室里,开始突然就多出了两个人的讨论声。未完待续……

    第七十一章半个知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