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反击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到一百多人全部面试完,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剧组不会直接就给答案,试镜是成功还是失败,需要回去等电话。

    这边面试完,外头的俊男美女们自然是早就走光了,那边工作人员就已经把几分工作餐赶紧端了上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正常的五块八块一份的盒饭,还好,应该是刚打来不久,饭菜口味如何不去说,至少还热腾腾的的。

    于是,几位导演组的考官赶紧扒拉几筷子,然后就开始针对各个角色开始讨论起来。

    三国演义需要大量的俊男美女,有些是最主要要求气质要吻合,而还有一些,则是对演技上相对讲究一些的,比如杨修、曹植之类。

    随着大家的讨论,不少角色是被一次就决定下来,还有些角色,大家意见有些不一致,就只能采用排除法,把有意愿出演的演员,逐一排除,直到剩下相对最合适的那一个。而如果到最后一个都选不到,那就只好继续寻找。

    还好,三国里真正的大角色,一般都是寻找那些已经有了一定的演技和口碑的演员出演的,而眼下这些俊男美女们试镜的角色,其实都没那么要紧,只要大致觉得差不多,那就可以直接定下来了。

    比如,王靖露的师姐江玉晴,就是被一个个筛选和淘汰后剩下来的几个人选之一,只是,她选择角色是貂蝉,虽然她长得的确很漂亮,但导演组却一致认为她的气质实在是不适合出演貂蝉这么一个既能妖媚勾人,又能满腔正气的角色。

    更何况,关于这个角色的人选,冯玉民一直都很心仪自己的一个侄女儿,一个最近两年刚刚开始冒头的新人演员,叫魏春水,尤其是那丫头最近演了两部很扯淡的所谓爱情剧,让冯玉民大叹长歪了。所以早在剧组开始启动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了主意要把那丫头拉回正路上来,而貂蝉,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角色!

    所以。江玉晴肯定是拿不到貂蝉这个角色了,但她有一定的表演基础,人长得又漂亮,最关键的是,她身上有那种并不常见的古典仕女的味道。这对于三国演义这部戏里需要的花瓶角色来说,简直是必备技能。

    于是,有人提议,要不然让她演大乔?

    但魏兴邦副导演却紧接着就提出,“江玉晴去演大乔的话?顺天电影学院的秦晶晶怎么办?”

    这是个大问题,在此前,导演组一致认为秦晶晶那个女孩子是比较适合演大乔的。而且实话说,要真说到底子,不管是相貌、表演功底,还是气质。秦晶晶甚至是有一定的实力可以向魏春水直接叫板的!如果不是冯玉民心里已经定好了魏春水,说不得秦晶晶还真是很有希望拿下来,而即便是有了魏春水,导演组也都明显不舍得放弃这么一个既有脸蛋儿气质,同时又极有演技的女孩儿,所以就把她按到了大乔这个角色上,且都相信她绝对驾驭得住。

    但是现在,好吧,又是一个极好的女孩子,也被挤到了大乔这个角色上。

    这时候。魏兴邦突然提议,“要不然,秦晶晶和江玉晴这俩,选一个去演小乔?”

    没等别人说话。冯玉民先就摇了摇头,“不妥!她们俩虽说演技都不错,但一看就是属于那种成熟稳重的性子,其中秦晶晶软中有硬,要按说,其实蛮适合貂蝉。大乔小乔,她都不适合,至于江玉晴,她的性子太文静啦,肯定是不适合小乔初期的那种青春活泼的!”

    冯玉民是总制片人兼总导演,可以说,这部戏他是绝对的一把手,甚至连能够掣肘的都没有,所以他一言否定,其他人就都不好说话了。

    片刻之后,她拿过桌面上的几十分档案,都是女孩子的,手翻着,目光从那一张张青春娇艳的面孔上掠过,直到,他的手突然停下,目光也落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脸上。

    旁边的魏兴邦凑过去瞥了一眼,有些讶异,“她?有点……太嫩了吧?”

    冯玉民的手在纸上敲了敲,缓缓道:“嫩,可以教,但气质,是很难教出来的!”

    有他这句话,这个角色就算是直接定了下来。

    然后,难题还是江玉晴和秦晶晶。

    大家讨论了几句之后,冯玉民狠狠心,下了决定:都打电话通知,告诉她们,秦晶晶暂定貂蝉,但是需要和另外一名女演员进行二次试镜,二中选一,而江玉晴,告诉她,剧组目前只是考虑用她来演大乔,一是问她本人意见,看愿不愿意换角色,二就是,剧组不承诺到最后这个角色肯定会给她。

    …… ……

    何润卿回来了。

    据她说,回了一趟老家,住了几天,然后跑到美国去游历了二十天左右,到处跑着听人家的演唱会、酒吧演出、专业的爵士演出等等,总之,她是带了一肚子的感悟回来的。

    于是,李谦就顺手拉上她,想了想,又拉上廖辽,三个人一起为五行吾素的新专辑监制——这个排场,可是已经大到了一定程度了。

    五行吾素有点受宠若惊,李谦淡然自若,但廖辽却颇有一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

    等到中间休息的时候,她就拉着李谦回了办公室,忍不住抱怨,“她们的公司可是刚抢了咱们的生意啊,你帮她们做不就好了?还要拉上我跟润卿姐?你这都已经不是唾面自干了,你这简直就是奴颜婢膝好不好?”

    李谦笑笑,“那你的意思呢?撕毁合同,不帮她们做了?”

    这样显然不行,光是那天价赔偿金,就够李谦工作室喝一壶的,再说了,眼下就算是撕毁合约、不做了,但也只能是不给人家监制了而已,歌曲授权的合约已经签了,不是你想撕毁就能撕毁的,人家拿着合约,又没欠你钱,你说不让用了人家还是该怎么用怎么用。就是打官司你也根本就不可能赢,反倒是李谦,到时候会既拿出了作品,还帮人调理的差不多了。但最后却拿不到销售分成了,简直有百害而无一利。

    而廖辽显然深知这一点,她只是心里有气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这时候就发泄般地把李谦往沙发上一按。自己熟门熟路地跨.坐上去,耍脾气地道:“我不管,反正你得想想办法,再说咱们刚起步,也不至于这么被人欺负吧?欺负了不还手也就算了,可不能还手,还得上杆子给人跪下?反正我这口气儿……不顺!”

    李谦闻言笑了笑,下意识地帮她归置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犹豫了一下。最后手还是落在她的腰肢上。

    廖辽是属于那种典型的骨架大气、身材极好的东北大妞,肩宽,腰细,腿长。公司里暖气开得很足,所以廖辽身上就只是一身家常的打扮,上身一件黑色的线衣,下身一条牛仔裤。于是,当李谦的手刚一搭上去,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她腰肢惊人的细软和弹性。

    心里一荡的同时,李谦当时就赶紧找了个话题。“那你觉得该怎么办?我再跟索尼联系一下,帮他们也捧一个五行吾素这样的女子组合出来?”

    廖辽闻言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已经开口道:“别价!华歌虽说也是大公司,但最近这些年。他们好像老是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所以,被他们欺负一下,将来不是没希望报仇,要是给索尼再捧起一个组合来,到时候。索尼一旦反咬一口,那才叫自找苦吃!”

    说到这里,廖辽突然停下,然后脸上表情一收,突然视线下移。

    李谦触电一般收回双手,同时举起来,说:“下意识的,下意识的!”

    廖辽笑笑,一副狐媚子勾引人的妖精模样,还抛个媚眼儿,“怎么样,手感不错吧?”

    李谦看着她,有点尴尬。

    廖辽倒是丝毫都没有勾引男人要害羞的意思,反倒是伸手拉起李谦的手,抛着媚眼儿,道:“要不要我把罩罩摘了,给你感受一下上头?”

    李谦收回手来,尴尬地蹭了蹭鼻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话说,尽管从刚接触那时候开始,李谦就知道,廖辽是属于那种爽利的东北大妞,神马矫情啊扭捏啊之类的,她大约是没有那根弦儿的,事实上,两人第一次亲.嘴的事情,也完美的印证了李谦的判断,但真到两人如此尴尬相对的时候,李谦还是每每感觉承受不来——似乎在周嫫面前已经可以完全放开、甚至放开到极为松散状态,而在王靖露面前就更是**得不行的感觉,在廖辽这里,就总是找不到。

    简单来说就是,尽管二世为人加一起,已经活了快四十岁,李谦却还总是被廖辽这么个大丫头片子给压制得死死的!

    这时候,廖辽“嘁”了一声,嘟囔道:“有贼心没贼胆么?怂货!”

    李谦无奈地抬头看着她。

    而廖辽则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着,满眼挑衅。

    看她那意思,简直是毫不掩饰地在说:有能耐你现在就上了我啊!

    这一刻,实话说,李谦心里真是有股子邪火一下子窜上来,差一点儿就忍不住要当场把她摁到沙发上,但拳头都攥起来了,他却是不由得又想起来:已经有一个周嫫了,而且目前还是处于半地下状态,至今都没跟王靖露说呢,这要是再多一个廖辽,自己该怎么说?

    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的心态,大体如此。

    因为自觉身怀责任、身负他人的信赖,所以不敢放纵。

    而且,很多时候,这种有冲动也必须硬生生忍住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很受伤。

    所以,站在廖辽的角度,就能清楚地感觉到,有那么一刻,李谦整个人突然就像一只发了情的公狮子一样,刺激得廖辽也是不由得心里一颤,但很快,李谦身上的那种雄姿勃发的感觉迅速就不见了,然后,廖辽就在他眼中、脸上,看到了深深的自责和犹豫。

    犹豫了一下,廖辽的眼睛眨了眨,迅速摆摆手,“对了,你还没说呢,你还真准备就这么躺倒了挨捶啊!就让华歌那么欺负咱们?”说话间,她似乎是很自然的,就从李谦的腿上滑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李谦笑笑,顺势就跟着她转了话题。

    他的声音淡淡的,但话语里有着不容置疑的肯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华歌可以做,他们家大业大,不在乎少赚个一星半点,但咱们不行。再说了,上次你的专辑上市,直接腰斩了五行吾素的专辑,他们那边虽然当面说得好听,但心里不知道多恨我呢,所以,这一把,就当是让他们出出气了?呵呵,五行吾素的新专辑会大卖的,咱们,和华歌,都会赚得盆满钵满,五行吾素也会重回巅峰。但是……五行吾素这个组合,存在不了太久了!”

    听到这个话,廖辽激灵一下子坐得板板整整,眼睛亮晶晶的,问:“你准备把你家大姨子挖过来了?还是……那个?”

    李谦笑笑,摇头,“我不会去挖任何人的,我只是知道一句话,欲让其灭亡、先令其疯狂。五行吾素,火吧,越火越好,火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是华歌唱片能压制得住的了!当然,我只是帮她们越来越火而已,比如,我帮她们做一张好专辑,比如,我准备托一个朋友帮帮忙,让他邀请周萍萍啊什么的,去拍一部电影,尽量让她更红!”

    “呃……”廖辽愣了一下,忍不住皱着眉头问:“你真的确定你这不是在帮她们吗?还帮她们皆电影角色?”

    李谦笑笑,道:“不是她们,只是周萍萍。”

    廖辽闻言又愣,但很快,她显然是想到了前段时间的那个传闻。

    片刻之后,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那个女孩,水平既有限,脾气又不小,而且自制力那么差……她们,会炸的!”

    李谦笑笑,站起身来,拍拍她的脑袋,“好了,女诸葛,走,继续开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