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首先,孙桦改名周晔。

    其次,跟大家道歉,其实我写这本书,一直都在尽力避免一些所谓的人物模板,廖辽不是那英,也不是田震,更不是范琳琳,孙桦当然也并不是孙楠。只是,人都是有思维死角的,尤其是当码字进入某种状态之后,比如说,尽管我每次码字结束之后都会回头检查,却总是无法发现一些很明显的错别字,非得等到第二天重看一遍才会发现。

    所以,嗯,这个人物,以后是周晔。

    *

    周晔对这酒吧应该也是挺熟的,起身跑过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登上了舞台。

    此时的酒吧里,已经上座了足足七八成的客人,大家看到周晔登台,不少认识他、听过他唱歌的熟客顿时就鼓起掌来,有人甚至还吹起了口哨起哄。

    周晔冲大家笑着点点头,抱着把管人家借来的吉他,把麦克风卡好,笑着说:“嗓子痒了,那个……给大家唱首廖辽的歌,《涛声依旧》。”

    底下开始哗哗的鼓掌。

    他的嗓子,清亮高亢,中频略微显得有些弱,支撑力不足,但高音区真的是醇厚清亮,非常赞。

    廖辽饶有兴趣地听他翻唱自己的歌,听到一半,笑着问李谦,“怎么样?”

    李谦点点头,“水准不错,但是,他唱情歌……嗓子太亮了。”

    廖辽有点讶异。周晔的嗓音条件是连她都觉得相当赞的,就忍不住问:“亮了不好吗?伤心点的歌,会显得痛彻心扉。柔情的歌……呃,他处理还是挺细腻的呀?”

    李谦摸了摸下巴,缓缓地道:“他的嗓音很好,也有很细腻的那部分处理,但是,他的演唱太有激情了,所以。苦情的歌,还好些。但大家记住的也不会是他歌里的情,而会是他这把嗓子,至于柔情的歌……反正我不太看好,他这把嗓子。如果唱情歌,就是典型的嗓子好到反而会影响表达和传情的例子!”

    廖辽想了想,仔细一咂摸,还别说,倒好像是真有点那个可能,就忍不住问:“那怎么办?你觉得他适合什么路子?”

    李谦想了想,说:“抒情民谣、民歌,赞美类,总之。选歌必须要大气!或者,干脆去唱一些励志的大歌……总之,他的嗓子决定了。他走不了太过感情化的路子。嗯,你回头跟他说一声,别的不好说,选歌的时候还是尽量避开太柔的歌吧,他真的不合适。”

    廖辽缓缓点头。

    …………

    周晔唱完了,在掌声中走下舞台。红蚂蚱乐队随后登场。

    台下顿时欢呼声四起,掌声如潮。

    嗯。据廖辽说,红蚂蚱乐队最近半年在地下音乐圈非常的红,很多专门喜欢听夜场的人,都特别喜欢他们。

    这个时候周晔走回来,笑着说:“献丑了、献丑了,李老师,您多提意见。”

    李谦和廖辽一起正在鼓着掌欢迎他回来,闻言笑道:“意见谈不上,你的嗓音条件也好,还是唱功也罢,无可挑剔。不过,你的声音倒是给了我一些灵感,嗯……”他指了指脑子,说:“有点想法,回去看能不能写出来。”

    周晔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圈里人,谁不知道李谦每次出手都是精品!

    这个时候,李谦说听到自己唱歌有了灵感,这可是多好的机会,事实上,周晔主动要求给李谦唱歌,为的还不就是想邀首歌?可真到了这个时候,李谦似乎表示出了对他的欣赏,正是适合他开口的好机会,但偏偏,他张了张嘴,有些话愣是没敢说出来。

    李谦的作品都是精品不假,但他的作品也都很贵啊!

    曾有有心人帮李谦算过一笔账,自从入行以来,他也就是第一次卖歌给廖辽的时候,是按照五万一首出的,从那之后,他每首歌都价值几十万,帮五行吾素打造一张专辑拿出八首歌,据行内人分析,他的收入不下千万,帮廖辽做了第二张专辑,拿出了十首歌,考虑到廖辽在此之前本身就已经很红,所以估计他拿不了那么高的分成,但也是少说几百万。

    所以,要是认真算下来,在行内应该已经算是中等偏上价格的五万一首,对于他来说,却只是未发迹之前的最低价了。

    周晔只是个刚刚签约的新人歌手,公司能拿给他做专辑的制作费,顶天了也就是四五十万,就算他全拿出来,都怕人家会嫌少,更何况他也不可能全拿来买一首歌?

    但这个时候,似乎是一眼看透了周晔心中所想一般,李谦笑了笑,说:“回去要是能写出东西来,就先拿给你看,你不要我再给别人。至于价钱,你别担心,回头让你的公司或者经纪人去跟我工作室里谈,我还不至于眼睛里只有钱。”

    周晔闻言眼前一亮,有些激动地似乎想说什么,但这个时候,廖辽却已经开始起哄,“呦,呦,不得了哦,周晔,我认识他一年多,这还是第一回他主动表示愿意给人写歌的,而且看样子还是可以侃价的,你厉害!”

    廖辽的聪明就在这里了,她很清楚李谦把身段放那么低,肯定是有相中了周晔的地方,所以才主动说愿意给他写歌,但是呢,人家周晔刚签了时代唱片,正是心头火热的时候,所以,示好可以,给点恩惠也没问题,但不能做出让人为难的事情来。

    而她这么一起哄,俩人这无比默契地一唱一和,果然就让周晔脸上的那一抹激动略略消退,神态也自然了很多,接下来就只是诚恳地道了谢,然后把写歌的事情略过不提。大家只是一边听歌,一边闲聊起来。

    周晔自己或许不觉得,但廖辽旁观者清。却看得很明白,他对李谦的确是很尊重,而且那种尊重,绝对不是说因为这个人能给自己写歌、能帮自己走红、能帮自己赚钱而尊重,是真的尊重李谦的创作才华,尊重他的那些作品。所以,他主动提出了很多音乐上的问题。态度显得很诚恳,甚至有些虔诚。

    而即便是抛开了脑海中那些另外一个时空的经典作品。李谦本身唱歌、写歌二十年,对音乐、对演唱,自然也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两人针对这些问题聊起来。一来二去,倒真是聊出不少共同语言来。

    聊到后来,李谦干脆掏出手机,把曹霑的号码告诉给周晔,说:“回头我先跟曹哥打个招呼,然后你再亲自给他去个电话,让他也帮你写首歌。曹哥写歌的路子,更偏向文艺一点,我觉得更适合你。”

    曹霑在业内虽然不如这一年多以来的李谦那么鼎鼎大名。但也是享誉多年的著名作者,有了李谦这句话做铺垫,周晔知道。自己也几乎是可以确定能从曹霑那里再拿到一首歌了,这下子可真的是有些兴奋了。

    他一个新人,只是刚刚签约不久,还在筹备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而已,居然就可以同时从两位业界名家手里拿歌,这当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认真地把曹霑的电话号码记下之后。他有些激动地道:“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那个。李老师,我……”

    “嗨!“李谦摆摆手,笑道:“别什么李老师不李老师的了,你肯定比我年龄还大呢,就叫我李谦吧!我在圈里认识的人也不多,聊得来的就更少,咱们聊得也算投机,以后就常联系!我开了家工作室,你应该知道,回头有时间了就去坐坐。哦……对了,我还在上学,周一到周五,不怎么在,你要找我也到周六周末。”

    李谦这么一说,就是摆明了要交周晔这个朋友了,对于周晔来说,即便是同时拿到两首歌,都没这个来的让他更高兴。这会子直是觉得今天这运道太好了,本来只是练歌练到头疼,出来消遣一下,没想到居然连番走大运,当下就赶紧答应下来。

    从头到尾,李谦和周晔两个人聊天,廖辽就安静地坐在一边听着,看着李谦无比熟练地跟周晔越聊越热乎,表现得真是一点都不像一个年轻男孩,反倒是年龄明明比李谦大了好几岁的周晔更像个大男孩。

    于是不知不觉,她看向李谦的目光就有些痴了。

    当一阵音乐停下,酒吧内掌声震天而起的时候,廖辽恍然回神,一边跟着鼓掌,一边又瞥了李谦一眼,然后才收回目光,还饶有兴致地吹起了口哨。

    …………

    等到红蚂蚱乐队的表演结束了,李谦和周晔又跟他们乐队的欧大斌等几个人聊了好半天,等到李谦和廖辽起身离开酒吧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了。

    李谦开车先送廖辽回家,这一路上,廖辽蜷在副驾驶座上,呆呆地看着车窗外流光溢彩的街灯与车流,有着迥异往常的沉默。

    其实,尽管她有些时候表现得貌似很活跃,但熟悉她如李谦,很早就已经看出了她现在的疲惫一出门就是十几天,登台时间加一起没多长,但舟车劳顿,却也实在是熬人。

    车子进了廖辽所住的小区,李谦开到了她的房前,说:“我就不进去了,你回去好好休息,洗个热水澡,早点睡,睡一觉就歇过来了。”

    廖辽扭头看着他,好半天没说话。过了好大会子,李谦被她给看得感觉有些不对劲,她才突然说:“我突然又想听你唱歌了。”

    想了想,她说:“进去坐坐吧,给我唱首歌,好吗?”

    李谦犹豫片刻,就点了点头,说:“好。”

    于是两人一起下车,廖辽居然没用叫门,自己掏出钥匙开了门、打开客厅灯。

    李谦一边进去换了拖鞋,一边下意识地问:“黄文娟不在家?”

    廖辽脸上露出片刻的慌乱,“呃……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已经睡了?”

    李谦没当回事。换好了拖鞋进去。

    李谦到沙发上坐下,廖辽问他:“你要吉他还是弹钢琴?”

    想了想,李谦说:“要是黄文娟已经睡了。会不会吵醒她?”

    廖辽随手去墙上把吉他摘下来,走过去,把吉他递给他,随口回答道:“没事儿的,我经常半夜自己弹琴,她肯定早就习惯了!”

    然后就打开酒柜,居然拿了一瓶红酒两个杯子过来。

    李谦有些讶异地看着她。但她不为所动。

    红酒打开,她给两个杯子各自倒上小半杯酒。然后就踢掉拖鞋,窝进沙发里,手里捧着酒杯,说:“唱吧。要唱我没听过的哈,我听过的就算了!”

    李谦笑笑,想了想,抱好吉他,开始弹琴。

    在来到这个时空一年多之后,随着年龄变大,他的声音已经越发的的稳定,而经过了过去这一年多的精心打磨之后,他对自己声音的寻找和运用。虽说还没有能够让他自己完全满意,但不得不说,他真的进步很大。声音里那一抹动人的中频,也正在逐渐被一点一点的打磨出来,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听、也越来越耐听。比起当日他第一次见到廖辽时给她唱《执着》和《野花》那时候来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个时候,一段清脆的吉他前奏之后,他缓缓地开口唱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俩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他的声音,暖暖的,有点沧桑,但更多的还是那一抹醇厚的温暖先天条件,加后天打磨,让他正在逐渐变成一个会用声音讲故事的歌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年龄在作祟,现在的他,在不知不觉间正在逐渐远离上一世那种嘶吼般的唱法,反而是把歌唱得越来越柔软、越来越细腻。

    他一开嗓,廖辽初一听,就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地就要坐起来,杯子里的红酒都差一点洒出来,只是吃惊地看着李谦。但很快,伴着李谦的歌声,她逐渐就安稳下来,似乎已经根本不再去管李谦进步飞速的事情,只是专注地在享受他的歌声。

    以及,他这个人本身。

    李谦唱得很投入,浅吟低唱间,有一抹淡淡的伤感,温暖的,轻柔的,不知不觉就能沁入人的心脾。这个时候,他没有注意到,廖辽的酒正在越喝越快。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谦,手里的红酒一口一口地喝,不一会儿,一首歌都没唱完,小半杯红酒已经见了底,她甚至又起身为自己又倒上一杯。

    很快,也就是两三分钟,李谦唱完了,抱着吉他看着她,笑着说:“别光顾着喝酒啊,给点掌声好不好?”

    廖辽看着他,面有笑意,眸光盈盈若水。

    他坐起来,把李谦的杯子往前推了推,说:“喝酒。”

    李谦看看酒杯,看看她,低头片刻,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笑笑,说:“你今天一天都不对劲,到底是有什么事儿,说罢!”

    廖辽也是看看他,又看看酒杯,说:“你先喝酒。”

    李谦笑了一下,道:“酒壮怂人胆,我不需要。到底是有多大的事儿,你就说吧,我扛得住!”

    廖辽认真地看着他,问:“真的?”

    李谦坦然地点点头,说:“真的。”

    廖辽收回目光,想了想,一抬手、一仰脖,把剩下的半杯酒一口倒进肚子里,然后啪的一声,把酒杯往茶几上一放,突然就站起身来。

    李谦沉静地看着她,本以为她要说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来,却没想到,她什么都不说,站起身来就直接走到了自己面前,然后,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她居然两腿叉开,直接就面对面地坐到了自己腿上。

    李谦有些愕然。

    今天廖辽有些罕见地穿了条长裙,当她两腿叉开坐在李谦的两条腿上时,裙子自然分开,隔着自己身上那并不算厚的裤子布料,李谦甚至能感觉到她那两条腿的弹性与热度。

    廖辽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两人目光对视时,廖辽的眼睛亮亮的,似乎柔情似水,又似乎正有烈焰滔天。她很认真地说:“我喜欢你!”

    李谦的嘴巴微微张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从一开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有些与众不同,不管是第一张专辑时的相互成就、相互感恩,还是后来相处时的无比默契,以及在济南府的那天晚上,两人的第一次接吻,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熟悉到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与亲近,但是,他们又绝对不是恋人。

    而且,不管是拒绝廖辽的入股,还是一再婉拒了和齐洁一起住进廖辽家,李谦也始终都在刻意地与她保持那么一点点的疏远与若即若离。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那种无比默契的交流,让两个人都觉得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不管是李谦还是廖辽,都从内心深处不愿意去破坏它。

    李谦有女朋友,感情稳定,而且,廖辽也是早就知道李谦有女朋友。

    但是今天,廖辽却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为了表示刀对广大单身读者的深刻关怀,嗯,待会儿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