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高调签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艺术家周报》编辑室。

    郑国昌拿着刚洗出来的照片,眉头紧锁。

    果然不出他所料,照片是拍到何润卿了,但只是侧面的背影,只露了小半张脸而已,反倒是那个男的,笑容满面的,占据了整张照片的中心。

    至于第二张,好吧,那就是一个女人的手,街头算命才有用。

    他犯愁的很,已经被何润卿给发现了,后续也不是就不能跟了,但对方肯定加了提防,再想提前拿到一些绝密的照片和消息,就不大容易了。

    而眼下拍到的这一张,就算是裁剪后把除了何润卿和那个男的之外的其他人、背景都去掉,然后再使用,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噱头可以爆。

    俩人都站着,也没拉手也没什么的,实在是不好歪。

    简单来说,废品一张。

    他想把照片直接扔碎纸机里,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收了起来。

    正好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娱乐版,赶紧来人,紧急任务。”编辑室里不少人都抬头看过去,有相熟的就问:“怎么了?什么任务?”

    那人说完了一边转身往外跑一边回答:“周嫫要复出啦,签约索尼,下午的新闻发布会。”

    安静了大约能有一秒钟,然后,刷的一下,编辑室立马就炸了。

    “快一年了吧,从春节前就都炒着说要复出、要复出,但是也一直没动静,这回看来是要玩真的了?”

    议论间,好几个人都站起来,就要往主任室跑,看来是都准备去抢这个任务——谁都知道,周嫫复出这种大新闻,只要一出来,那是指定能上头条的。头条,就意味着奖金很高啊!更何况这还是新闻发布会。是过去等着新闻出来就行,完全不费劲。

    郑国昌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想掐了烟也站起来,但最终。他还是停了下来。

    算了,这种大路边上的新闻,那么多人抢,自己还是别去凑热闹了,就算抢着了也要得罪人。

    抽完一根烟。掐灭了烟屁股,他端详着手里的这张照片,绞尽脑汁地设想该怎么把它发挥出一点作用来——

    密会情人?

    要真是的话,还真是爆炸性新闻了,比周嫫复出的轰动性也弱不到哪里去,因为此前十年,何润卿一直都是以玉女形象示人,唱甜歌的嘛,主要是靠男歌迷买单,那当然是连个恋爱都不敢谈。而且据说,何润卿本人也的确是一直都很洁身自好。

    只是……有点扯淡,这照片,一点都不像。

    那么,报道那个李谦工作室开业么?

    更扯淡!

    回来之后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已经逐渐闹明白李谦是谁了,自然也就大约的知道了为什么他一个工作室开业,却会有那么多圈内重量级人物到场祝贺了。

    可是,没用。

    要说音乐圈的幕后人员,还有人能大过谢金顺老爷子么?可谢老爷子执国内歌坛牛耳多年。你见他本人的新闻上过几回头版头条?都不用说头版头条了,就郑国昌的了解来说,这位老爷子一生创作的经典歌曲无数,一手捧起来的巨星也是一抓一大把。可他本人的照片,应该是几十年来都没在报纸上出现过。

    为什么?

    读者不爱看、不关心。

    简单来说,把何润卿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报道出来,都比李谦工作室开业要吸引人。

    所以,好吧……犹豫片刻,他打开电脑上的文档。在第一行写下了标题——《解约后首次公开露面,何润卿与好友谈笑风生》。

    嗯,就这么着,开始编吧!

    这时候,还没等开始写稿子,他就听见外头走廊里一阵脚步声,估摸着应该是有人抢到了这个稳稳上头条的好任务,赶着去了。

    他摇摇头,无奈地笑笑,开始编故事。

    但这个时候,胡黎富走进编辑室,只一眼,就发现了正坐在角落那台电脑前的郑国昌,然后就直接大踏步走过来,到了他身边,弯下腰,小声说:“国昌,听说你拍到李谦工作室开业的照片了?”

    俩人很熟,而且工作范畴互补,所以关系很不错。郑国昌扭头看着他,拿起桌子上的照片,“呶,这个,屁用没有,我正想办法给她们编故事呢!”

    胡黎富接过照片,一眼瞥见照片正中央那个满面笑容的年轻男子,顿时就眼前一亮,笑道:“妥了,就是他!”

    说话间,他拍拍郑国昌的肩膀,笑道:“国昌,这张照片让给我吧,算我欠你一份通稿,你也别编了,稿子我来写,这张照片我用了,回头请你喝酒。”

    郑国昌正发愁呢,闻言当即道:“没问题!一顿好酒啊,别拿瓶二锅头一碟花生豆就糊弄我!好歹也得给弄一盘猪头肉吧?”

    胡黎富闻言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膀,道:“放心吧,只要我这篇稿子过了,别说猪头肉,我直接请你吃烤羊腿去,成不成?”

    郑国昌闻言眼前一亮,旋即却是有点诧异,一把抢过照片来,盯着看了好几遍,纳闷地道:“这不像你呀,这么大方?还是说……这张照片里有什么我没看出来的门道?”

    胡黎富闻言笑了笑,先把照片抢过来,然后才道:“要说门道,当然是有的,但是不在照片上!”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都在这里呢!”

    <b

    r />    郑国昌闻言更是发愣,皱着眉头想了想,眼睛突然一瞪,说:“你想深挖这个李谦?”

    胡黎富笑着道:“真是好哥们!”说话间,他带着些感慨地道:“从去年夏天开始,廖辽刚走红那会儿,我就开始关注他了,可关于他的资料,却一直都很少,想给他做个专访,主编又不批,不怕你笑话,这是我拿到的他的第一张照片!”

    郑国昌下意识地点点头。可又疑惑地道:“你想写一篇通稿?还是……”

    胡黎富毫不犹豫地道:“大稿子,我想跟主编要一个版面!”

    郑国昌闻言咋舌,不敢置信地又把照片抢过来,认真地盯着照片上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看了能有好几秒。这才道:“他……有什么好写的?”

    胡黎富笑道:“有什么好写的?五首歌捧红廖辽,而且是直接捧成天后,一张专辑让五行吾素大红大紫,再然后华歌过河拆桥,他又用廖辽的新专辑顺手把五行吾素干翻在地。你想,这么牛逼的人,这么牛逼的事儿,还能没什么可写?我就算编,都能给他编上一个整版!更何况,你还不知道吧?这小子今年才刚上大一,这是多大的噱头?我就不信没人关注!”

    郑国昌闻言点点头,片刻后,又摇摇头,道:“这人、这事儿。当然很牛逼,但是……我觉得吧,你要真写出来,还真没人爱看!我跟你说,你别嫌我泼你凉水,真的,主编那里未必给你发!要叫我说,你不如直接写他是廖辽的男朋友,那指定有人爱看!”

    胡黎富闻言顿了一下,却还是笑着说:“试试吧。我先试试,先把稿子写出来再说。咱们的报名就叫《艺术家周报》,该关注的是艺术家,真的不该这么老揪着几个歌星和演员找新闻……”说话间。他晃了晃重新回到手里的照片,说:“这,才是咱们真正该去关注、该去报道的人!这,才是艺术家!”

    郑国昌嗤的一声笑出来,“你瞧瞧,你丫文青病又犯了吧?等着被毙稿子吧你。我告诉你,要是你这篇稿子这么写,主编能给版,我不用你请我,我倒过来请你!”

    胡黎富闻言呵呵地笑了几声,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郑国昌却又笑着道:“还记得主编大人说过什么吗?读者爱看的,就是好新闻,能提高销量的,就是好报道!所以,你瞧,下一期的头版头条,定了,周嫫复出!你那个,能干的过周嫫吗?”

    胡黎富闻言,无语地沉默下来。

    …… ……

    索尼唱片总部,第一会议室。

    在索尼唱片总经理渡边和一、音乐总监谢铭远和经纪人邹文槐的簇拥下,周嫫从会议室的侧门走进来,顿时房间里就响起一阵“咔咔”的照相机声。

    闪光灯,顿时就亮成一片。

    今天的周嫫,白衬衫,牛仔裤,打扮的随意之极,却又清丽无匹。

    还没等她们一行人在主席台坐下,已经有不少记者抢着问:“周嫫小姐,请问为什么又突然选择复出了?”

    “周嫫小姐,请问你为什么选择了签约索尼唱片?”

    周嫫面无表情地走到主席台上坐下,在她两侧,是渡边和一和谢铭远,邹文槐就捞着旁边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

    主持人很快宣布新闻发布会开始,然后就是谢铭远代表索尼唱片念通稿,无非就是彼此的一通吹捧,而且尽管往不要脸了的方向去吹。能有资格赶过来参加这个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几乎就没什么纯新人,大家都是老油子了,这种东西,很明白该怎么写。

    当然,内行的人还是能听到自己最关注的东西,比如,周嫫的经纪约只签了两年,唱片约也只是22的模式,这表示对于周嫫的复出,索尼唱片别管吹得有多动听,好像周嫫一出来就可以直接天下无敌了一样,但其实,他们还是很谨慎的——只签两张专辑,后续周嫫的发展情况不错的话,可以拥有同等条件下的两张唱片的优先签约权,这样一来,对索尼,对周嫫,都算是相对捆绑较少的一种办法。

    然后,通告念完了,不等主持人提醒,记者们的手顿时就纷纷举起来,坐在主席台上看过去,齐刷刷一片,森林一般。

    但这个时候,主持人刚宣布进入提问阶段,正想点人提问,周嫫却突然拿起了面前的话筒,顿时,主持人停下了,所有的记者,除了有不少人咔咔地拍照之外,大部分人也都纷纷地放下手,目光炯炯地盯着周嫫,想听听时隔四年之后,重回歌坛。她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

    这时候,周嫫第一次露出一个笑脸,说:“嗨,大家好。好久不见了。”

    咔咔咔!

    闪光灯再次连成了片。

    这就是周嫫,她哪怕宣布退出歌坛了,一年也总有好几次会登上头版头条,而只要她一宣布复出,那么她就会立刻登上霸占所有的娱乐类版面!

    她的嗓音。她的作品,她的性格,就是那么的独特,就是那么鲜明的成为了国内歌坛最不可忽视的、也最有话题性、最受读者喜闻乐见的一大亮点。

    但这个时候,面对那么多的闪光灯,面对那么多的摄像机,她还是只腼腆地笑了笑,说:“知道你们肯定想问很多,但是,你们的问题我都不太想回答。所以,下张专辑见!”

    说完了,她就直接干脆地关掉了自己面前的话筒。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安静片刻,旋即一片哗然。

    有人鼓掌、笑,周嫫还是那个个性,从来都懒得搭理媒体怎么说。

    有人忍不住

    站起来,责问:你不回答提问,这新闻发布会就一篇通告么?

    有人干脆忍不住当场就一脸不屑,跟身边认识的人说:她还以为这是几年前么?她还是几年前的她?她只是复出啊,成功不成功都不知道。架子倒不小!

    周嫫已经收起笑容,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如果你仔细盯着她看一会儿。就会发现,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走神了——尽管这发布会的现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主持人很尴尬,拿起话筒开始说话,试图安抚今天来的这些记者,但没人搭理他。都咔咔地盯着周嫫狂拍。

    谢铭远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扭头跟渡边和一交换了两句意见,彼此点点头,然后他就转过身来碰碰周嫫,周嫫扭头一看他,直接就问:“没我的事儿了吧?我可以走了?”

    谢铭远卡了一下,然后打开面前的话筒,道:“谢谢大家今天能来,就像嫫嫫说的,她是个歌手,说再多、说得再好听都没用,所以,咱们专辑见!”

    老大这么一开腔,主持人顿时就明白,这新闻发布会是真的要结束了,于是赶紧就宣布结束,然后一通感谢诸位记者的到来。

    台下有很多人不满,大老远跑过来,本以为有大新闻,事实上,当然是大新闻,头条是肯定的,但问题是,你就一篇从头到尾吹牛逼的通稿啊,我们的稿子该怎么写?再说了,你是要复出了啊大姐,是不是好歹也得接受下采访啊?

    但这个时候,主持人一宣布新闻发布会结束,周嫫立刻就起身站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就往侧门走,她的经纪人邹文槐尽管头大如斗,可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大家一看周嫫居然真的是说走就走,居然真的是不准备说什么,顿时就都有些傻眼。但是,哪怕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做这一行的,仔细回想一下圈内对周嫫的那些说法和评价,也都是一肚子气只好憋回去——人家就是这么个人,你能拿她怎样?

    反过来说,别看人家是歌手,发专辑啊之类的,好像是需要借助各路媒体的力量做宣传,但是打从出道那时候起,人家就从来都没求过媒体,从来都是媒体上杆子去追着她报道——你说你不愿意、看不惯她?好啊,你可以不报道啊,反正有的人抢着报道!

    就像现在,所谓的新闻发布会,人家一个问题都不回答,直接就撂下一句“专辑见”,那你是报道还是不报道?

    想都不用想,不但要报道,而且必须头版头条!

    …… ……

    出了会议室,周嫫的脚步显得很轻快。

    邹文槐追在她身后,一脸苦相,“我说姑奶奶,你这个脾气可真是……这下子妥了,指定又是得罪一大片!”

    周嫫站下,转身,笑了笑,说:“给我找个房间,我要打电话,不想被人偷听。”

    邹文槐撇撇嘴,得,剩下的也不用吐槽了,反正这些年帮她处理这些糟烂事儿也已经处理习惯了,不是么?

    于是,他带着周嫫往前走,到了五号休息室,推开门,说:“以后这个房间就是你的,你在这里睡都没问题。”顿了顿,他也不等周嫫赶人,就道:“记者们那里,我还得去帮你打点打点去,你打电话吧!”说完就关了门赶紧往回跑。

    等他走了,周嫫往沙发上一坐,舒舒服服,顿时觉得所有所有的事情,都顺了。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大约十几秒钟,那头就接通了,是一个略年轻、但很有磁性的声音,“喂?”

    “是我。”她说。

    对方笑了一声,“我知道是你,昨天怎么不接我电话?想请你喝酒来着。”

    “嗯,昨天……不能接。”她道。

    对方又笑了,“那为什么今天又能给我打了?”

    周嫫也笑笑,“今天就可以了呀!我跟索尼签约了,签了两张专辑,你知道了吧?”

    对方停顿了一下,说:“听说了,挺好。然后呢?”

    周嫫笑笑,“然后,我就觉得什么都对了呀!我就可以给你打电话了。”顿了顿,不等李谦回话,她就道:“喂,我也知道你是谁了,我经纪人告诉我的!”

    对面“嗯”了一声,说:“其实没想瞒着,只是想不起来说。”

    周嫫笑笑,也“嗯”了一声,说:“没必要说。那现在……我好了,你可以请我喝酒了!”

    电话那头,他再次笑出了声来,“对不起,你都复出了,是职业歌手啦,所以,戒酒吧!”

    “哦。”

    周嫫想了想,眼睛一亮,说:“对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样做挺好?”

    “嗯,是挺好啊,我刚才就说了!你不用解释什么,我明白你的意思的,咱们私底下是好朋友嘛,不必有任何的利益牵扯和考量,音乐就各玩各的,对吧?”

    周嫫闻言,当时就甜甜地笑了起来。

    …… ……

    电话刚挂断,她就把手机甩了出去。

    “耶!”

    她像个小女孩子一样,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滴溜溜转了个圈儿。

    “真好,他跟我想的一样。”她想。

    片刻之后,她又肯定地点了点头,“嗯,果然一样。”

    ***

    >

    今晚还有一章,但是会稍晚,要起早的朋友不必等,明天再看就好。

    这个月,我一定要至少更新20万字以上,我要雄起!

    当然,光是我自己鼓劲儿不行,还需要诸位的支持与鼓励啊!一月之际在于初,刀诚恳地向诸位朋友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