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白衬衫,牛仔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整个八月份的国内歌坛,还是属于廖辽的。

    《涛声依旧》这张专辑在七月份,固然接连创下惊人的销售记录,吓得很多歌手不得不临时调整自己发售新专辑的日期,少则两周三周,多则五周六周,总之,尽量的往后延期,但只一个七月,显然还不是《涛声依旧》这张专辑的全部。

    8月1日是周一,从这一天起,《涛声依旧》进入上市的第五周。

    然后,就在接下来的四周时间里,《涛声依旧》在东观书店先后拿下单周32551,30814,28519,26586的销量,连续八周,始终稳稳当当地坐在东观书店专辑销量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上。上市八周之后,光是在东观书店,这张专辑就稳稳地刷下二十五万四千多张的销量!

    即便是有可能暂时还不到,但这也已经意味着这张专辑的全国销量已经无限逼近了五百万张的大关!

    是的,接下来,全国各高初中以及大学,要纷纷开学了,所有文化娱乐类的产品的销量,必将马上就一个跟头栽下来,但是,在这个无人可挡的暑假里,《涛声依旧》这张专辑的辉煌,已经筑就了。

    连续八周单周破两万张!

    连续四周单周破三万张!

    最高单周38552张!

    而且在可预见的下一周,尽管《涛声依旧》也无法逃脱暑假结束后销量必然猛跌的市场规律,但它仍有很大的几率会继续保持在两万张销量以上!

    可以说,这张专辑在一年之内突破八百万张销量,已成定局。

    虽然和当下的欧美流行歌手中的大咖那动辄能够在一年内销量破一千二百万张、一千五百万张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对于华语歌坛来说,这却已经是史无前例的大跨步前进!

    市场的日趋成熟,歌手的实力,加上歌曲的质量,和制作的用心,所带来的。就是这样的市场反馈——一场彻彻底底的销量大爆炸。

    当然,整个八月份的华语歌坛,虽然廖辽是最强的那一个,但是在八月的最后两周。还是有很多歌手陆续发了新专辑,而且出乎不少人预料的是,尽管《涛声依旧》在上市一个多月之后依旧强势,但那些顶着巨大风险发了专辑的歌手,却也并没有那么不堪一击。

    8月17日。周三,刘明亮正式发布个人的新专辑《你我的爱情》。

    这张专辑一经上市,就被很多专业人士认为是刘明亮开始彻底转型的标志——和以前一般民歌一般民谣的风格不同,在这张新专辑里,刘明亮彻底的倒向了民谣!整张专辑十一首新歌,光民谣就站到了八首,他过去最擅长最拿手的民歌,却只有区区两首!

    而且,令圈内不少人为之吃惊的是,在《你我的爱情》这张专辑里。居然有一首纯粹流行风的都市情歌——《说好了的爱下去》。

    8月23日,周二,一个此前一直都被认为是在男歌手中只能算是介于二线和一线之间的一个歌手,黄玉清,也发行了他个人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下雨的天》。

    黄玉清本来就是一个都市情歌类的歌手,从出道那个时候就是,但前几年,因为情歌在整个唱片市场上的弱势,他前面的几张专辑销量一直都没起来,虽然还是会有很多歌迷喜欢、且坚定地支持。包括像李谦,在餐厅里卖唱的时候,就曾经唱过他好几首作品,但在这张《下雨的天》上市之前。他一直都被市场归类为是小众流派的歌手。

    但这一次,随着整个市场总量在陆续的增大,一方面来说,先后经过廖辽和五行吾素的轰炸之后,市场对于情歌——不管快歌还是慢歌,总之是情歌——的接受度和认可度。正在不断提高,尤其是偏年轻一些的歌迷,开始大面积的倒向情歌的阵营,另外一方面,黄玉清的这张新专辑做的相当用心,他一边从李谦的很多作品里借鉴了一些思路,一边融合进自己的风格里,在这张专辑中,有好几首歌都相当的出彩。

    于是,黄玉清突然就崛起了。

    在8月22日的东观书店销量排行榜上,上市第一周的刘明亮的新专辑《你我的爱情》挑战已经上市七周的《涛声依旧》,没能成功。

    《涛声依旧》尽管已经展露颓势,但仍然以28519张的销量领跑销量榜。而《你我的爱情》则以21754张的销量,位居次席。

    一方面,这固然显示出了廖辽的强大,因为对于刘明亮个人来说,第一周只卖了五天,就拿到两万张以上的单周销量,虽然不算太出彩,但也已经是正常销量了。

    但另外一方面来说,面对已经上市第七周的《涛声依旧》,刘明亮的新专辑居然表现如此无力,也令人不得不感慨,尽管刘天王卖了命的在唱,甚至不惜来了一个大转身,彻底投入民谣的阵营,而且还撸起袖子来了一首当下最流行的都市情歌,但他似乎仍然无法阻止自己正在逐渐下滑的趋势。

    而来到《你我的爱情》上市的第二周,许多人都认为随着《涛声依旧》的必然的下滑,以及《你我的爱情》在第二周的必然的发力,这一周的排行榜,《你我的爱情》估计能有不小的希望把廖辽给掀翻。

    但是当8月29日的最新一期东观书店销量排行榜出来,却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球。

    《涛声依旧》,廖辽,第八周,26586张,排名第一。

    《下雨的天》,黄玉清,第一周,23916张,排名第二。

    《你我的爱情》,刘明亮,第二周,23453张,排名第三。

    刘明亮非但没能把继续下滑的《涛声依旧》给掀翻,反而被黄玉清给直接干翻在地!

    而且,这可是《你我的爱情》上市的第二周,按照几乎不可逆的市场规律,这应该是刘明亮这张专辑销量最高的一周。而他的这位新近冒出来的对手黄玉清的新专辑《下雨的天》,却仅仅只是上市的第一周,而且只卖了六天的时间!

    但是,二线歌手黄玉清却直接把顶级歌手刘天王ko在地!

    虽然其实《下雨的天》只比《你我的爱情》多卖了四百来张而已。但超过了,就是超过了!更何况人家还是在宣传、名气等等都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单凭专辑的质量硬生生超过去的!

    虽然据说在看到数据之后,黄玉清自己都被吓得好几分钟说不出话来,然后才开始知道要高兴,但是。黄玉清的这次成功的逆袭,却无比清晰地向所有流行音乐行业的从业者传递了一个信息——都市情歌的时代,真的来了!

    …… ……

    邹文槐停好车子下去,到了门口直接推门就进,正好吴妈在院子里浇花呢,看见他来了,就笑着打招呼,“邹先生来了。”

    邹文槐关好大门,冲她点点头,沿着院子中间的甬路大步往堂屋走。但走过她身边,他却又突然停下,想了想,他扭头看着吴妈,压低了声音,问:“她最近几天怎么样?”

    吴妈就点点头,说:“挺好的,除了还是爱发呆之外,别的也没什么,我瞧着气色也挺好。还胖了点儿。她现在也不喝酒了,还每顿饭都吃点儿,有时候是小半碗米饭,有时候吃个我给她蒸的花卷。就是。她还是抽烟,这要是能把烟戒了,就十全十美了!”

    邹文槐点点头,想了想,就冲吴妈露出个笑脸,说:“行。我知道了,那你忙!”他抬腿要往前走,但是还没迈步子,就又收回来,又问:“上次送她回来那个人,真的就没再出现过了?”

    吴妈想都没想,就坚定地摇头,“没有!一次都没来过,连个电话都没有。”

    顿了顿,她又说:“你也知道,最开始那两天,急得她跟疯了似的,滴溜溜的在屋子里打转悠,那时候我都怕她一把火把这房子给点喽!不过后来,慢慢的就好了,尤其是最近这几天,她每天都听歌,就是你年前给她送来的那一小箱子唱片,她最近天天听。虽然还是喜欢发呆,但我几乎哪天都能看见她笑好几回。昨儿还自己出来浇花呢!”

    邹文槐闻言,先是满意地点头笑了笑,然后又眯缝着眼睛自己嘀咕,“这可真有点儿邪门啊!居然让她开始吃饭了,还戒酒了!这能是个什么人呢?我还真是想见见他!”

    吴妈闻言当即小声回答他,“黑,看着年纪不大,个头挺高,人长得挺俊,小伙子看着特别精神,能有……估计能有一米八五?穿的不怎么讲究,也可能是刚从外边回来的事儿,开的车不小,就是挺脏的。哦,对了,昨天好像小姐提了一嘴,说那小伙子是济南人,刚考上咱们顺天府这边的一个学校,是……学什么的来着……哎呀,你看我这脑子!”

    她只顾自己在那里回忆,全然没注意到,邹文槐已经有点傻眼,“打住!你是说,送她回来的,是个大学生?还刚考上大学?”

    吴妈点点头,“啊!可不!昨天小姐一说,我自己回忆,那小伙子可不就是年纪不大的样子?就是看着沉稳罢了!”

    邹文槐迟疑片刻,眼睛眨呀眨的,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这可是个重要信息呀!

    对于周嫫的嗓子和唱功,他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但对于周嫫的生存能力、甄别能力,他却从来都没有过一丝一毫的信心。

    年轻,刚考上大学,自己就有辆不错的车,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是喜欢开着车全国到处跑的那种人——这不正是很多富家公子的调调么?

    妥妥的!

    坏了,这下子坏了!

    这丫头怎么就那么挨打了都记不住疼呢!

    上次那个糟老头子,就已经把她和她的事业给坑得不轻了,这回倒好,这要是碰上个花花公子……得,那就彻底完蛋啦!

    周嫫的名气再大,也架不住一茬又一茬的消耗,也架不住她连续那么多年不出新歌!市场再旺,你不出新歌,名气被消耗不说,不断崛起的新人。早晚会把你在业界的地位给顶掉,而有了更多的选择之后,歌迷们,即便是原来那些铁杆的歌迷们。也会逐渐转移阵营的!

    歌坛就是这样,任性可以,只要你唱得好,只要你专辑卖得好,你再怎么任性。都有的是公司和歌迷愿意捧你,但你要是任性过了头,甚至多少年都彻底不鸟唱片公司和歌迷们,你没法给唱片公司带来销量和盈利,也没法给忠实的歌迷们带来不断的好听的新歌,那谁会那么傻,还一直守着你、一直捧你?

    想到这些,邹文槐再也忍不住了,丢下吴妈在院子里,他大步走到门前。一边伸手推门,一边象征性地喊了一句,“嫫嫫,是我,我进来了啊!”

    他推门进去,见周嫫正拿着一条裙子从里间出来——看见她的第一眼,邹文槐就有点愣住了,最近这一年多以来很少见的,她居然穿了一条花裙子,而且似乎还画了淡妆?

    看见邹文槐进来。周嫫冲他笑笑,一边问:“你在院子里跟吴妈嘀咕什么呢?”一边却是根本就没想着让邹文槐回答,只是晃了晃手里带着衣架的连衣裙,放在自己身前比着。问:“怎么样,好看吗?”

    邹文槐愣了一下,问:“你这是……要出门?”

    周嫫眨了眨眼睛,说:“没有啊!哦,是这样,再过两三天。我有个朋友要到顺天府来,所以喽,我都好久没拾掇过自己了,就试试衣服……”说到这里,她叹口气,“唉,好想出门买衣服啊,我都好多年没买过衣服了似的!”

    邹文槐推推眼镜,看着她,“嫫嫫,你这朋友……我认识吗?”

    周嫫瞥他一眼,那眼神儿,说不出是笑还是不笑,跟小刀片子似的,嗖嗖的,她连声音也拿起来,装模作样的,问:“刚才你跟吴妈在外头就是嘀咕这个来的,是吧?”

    周嫫一转身,留给他一个花裙子的背影。

    “嘁!”

    片刻之后,她又拿了一身衣服出来,上身就是一件很普通的短袖格子衫,下身是一条水洗牛仔裤,往身上一比,她问:“这一身呢?”

    邹文槐想了想,干脆直接问:“你这朋友刚考上大学,是吧?你要去送他入校?”

    周嫫闻言又瞥他一眼,“不行?”

    邹文槐无奈地叹口气,“嫫嫫,咱不闹了行不行?”

    说话间,他把自己的公文包拿起来,打开,一伸手掏出自己的记事本,翻到中间,冲着周嫫一亮,“索尼,信达,华歌,时代,新东方,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们分别给了你什么报价吗?还有……”

    说话间,他又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展开了,拿在手上,晃着,说:“黄玉清,你总该熟吧?你们一个路数的,老朋友了对不对?他前面几张专辑,过百万张都很难,可是你知道他的新专辑卖了多少张吗?《下雨的天》,都市情歌,你们的这个路数,上市第一周,宣传不如人家,名气不如人家,但是,他把刘明亮给直接干掉了!”

    顿了顿,他眼睛直直地逼视着周嫫,说:“东观书店,单周近两万四千张啊!第一周上市,就把第二周爆发期的刘明亮给直接干掉,嫫嫫,你也是这个行里的人,你是懂行的,你能告诉我这代表着什么吗?”

    顿了顿,他见周嫫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就又直接自问自答,“我告诉你嫫嫫,下周,黄玉清不但能继续压着刘明亮,她甚至能把已经霸占了八周榜单的廖辽也给干下去!坦白说,这个销量排行刚一出来,我也是吓了一跳,但我很快就想明白了,我想这个圈子里有不少人,要么现在已经想明白了,要么最近几天也会想明白的,那就是,属于黄玉清,属于你,属于你们这一个流派的歌手的时代,已经来了!”

    周嫫还是不说话,一对清亮亮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邹文槐让她看得下意识地伸手推了推眼镜,但他仍然继续说:“刘明亮已经称霸歌坛多年,但现在,他马上要过时了,而且不只是他,何润卿,冯飞飞,张畅,还有一大批人,他们这些老一批的人,只要是跟不上眼下这个发展趋势的,都会很快就被淘汰掉!而你们,你,黄玉清,廖辽,你们才是下一个十年的领军人物!”

    说到这里,他终于缓缓地收起手里的销售排行榜和记事本,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周嫫,无比真诚地说:“所以,嫫嫫,听我一句好不好?不管你想做什么,不管你将来会爱上什么人,至少是现在,咱们签一家公司,发新专辑,赶在这个新老交替的最重要的一两年里,你绝对不可以被淘汰,你要顺着这股风,拿到本就应该属于你的位置,然后,哪怕等到市场地位稳住了,咱们再偷偷懒、耍耍脾气的,行不行?”

    顿了顿,似乎是怕周嫫不够重视,他又特意强调了一句,“新旧交替呀,嫫嫫,这可不是我危言耸听,是真的!如果在这两年里,你一直不出现,不发新专辑,那么等到歌坛的这一波新旧交替完成了,等到一大波新人歌手已经上位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在歌迷和唱片公司那里,就都会认为你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人了,这个意义……你懂我的意思吗?”

    周嫫仍旧定定地看着他。

    而说了半天之后,似乎是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邹文槐也定定地看着她。

    两人对视片刻,周嫫开口问他:“说完了?”

    邹文槐点点头,“说完了,至少是我该说的、能说的,都已经给你掰开揉碎的说了,接下来要怎么做,看你自己吧!”

    顿了顿,他“哦”了一声,说:“对了,刚才在来的路上,索尼的谢铭远又给我打了电话,估计他也是看见这一期的销量排行榜了吧,所以应该是更看好你的复出了。他打电话的意思是,只要你同意去索尼,同意复出,条件一切好说,除此之外,他向我保证,会不惜一切代价邀请当今业内最著名的那位才子李谦,给你写一首主打歌,甚至于他说,他会努力争取让李谦来为你操刀复出的第一张专辑,力求一炮打响!”

    周嫫看着他,不说话,清清亮亮的眼睛眨都不眨。

    邹文槐说完了,无奈地耸耸肩,说:“这次是真的说完了,你想说什么,说吧!”

    周嫫终于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她的眼睛突然就又活泛了起来,连带着脸上的表情也突然就活跃了起来,她晃了晃手里的衣服,问:“那你说,花格子衬衫跟牛仔裤凑在一起,会不会显得颜色太乱了?要不然,我上身就穿一件白衬衫,怎么样?”

    邹文槐愕然地看着她,久久无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