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十六章 咱们同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群演,可以算是影视剧制作各个环节中最底层的工作人员之中的一种了。

    一般规模比较大的影视城,都有自己的群演组织,但这种群演组织,往往负责的只是一些需要大规模群演的镜头,比如街道上一群穿着古装的人走来走去等等,而牵涉到一些相对细致些的镜头,其中的群演,就需要驻扎在各个影视城的那些私人群头们推荐演员了。

    比如像现在王靖露和沈甜甜演的这种丫鬟的角色,没有镜头、没有剧情、也没有台词,只是纯粹的背景板,但是却不可或缺。

    当然,她们的戏份往往都很少,只在极少数场合中出场。

    像那种在大场合里做背景板站在那里不动,而剧中的重要角色们却要进行极重要的表演、演进很重要剧情的群演,实话说,就已经比王靖露现在演的这种又要高一个层次了。像那样的演员,虽然也是底层,但剧组却会启用固定的几个演员来扮演,也就是俗话叫“跟组”的。

    剧情简单,拍的又是对表演水平要求不那么高的电视剧,所以,到了王靖露和沈甜甜需要上镜的镜头,她们就是简单地在那里一站,镜头刷刷一扫,就算是一个镜头过了。

    然后,第二个镜头里有两位配角的对话,但也就加一起不到一分钟的一个短镜头,两位配角的表演被ng了两次之后,也顺利通过。

    然后,两人在这个组的戏,就算是结束了。

    她们两个女孩子到化妆间去换衣服、卸妆,这边经纪人老孟已经去把俩人的片酬结了出来,嗯,一个镜头50块钱,群头扣十块。

    这场戏演完,王靖露和沈甜甜没人收入八十块,老孟收入四十块。

    实话说,就这俩角色。就这么点钱,以老孟的身份来说,实在是没必要非得亲自跟着了,但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只要是王靖露上戏,老孟就必然要全程跟着,简直就跟俩丫头的经纪人加助理似的,服务那叫一个妥帖周到。

    然后,他要等的机会。等到了。

    刚才王靖露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小鸟一样飞出去接人,当两个女孩子跟李谦并肩走进剧组所在地,老孟就已经是眼前一亮——干群头儿的,别的可以没有,但眼力一定不能差了。就跟当初他们这帮群头一眼就瞧出郁伯俊的身份地位不一般一样,看见李谦的第一眼,老孟下意识地就判断出来,自己要等的那个人,来了。

    当然。老孟虽然不是什么智商高端的人士,但也知道做事要讲究个循序渐进,所以,当王靖露拉着李谦的手给他们相互介绍的时候,李谦固然是不卑不亢地道谢,感谢他对王靖露的关照和提携,老孟也只是很正常地客气了几句,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直到这会子结完了片酬,俩女孩卸妆也还没出来,他才走近一直淡定旁观的李谦。笑呵呵地道:“小王跟小沈进过好几个组了,评价都不错,据说她们都是马上要去华夏戏剧学院上学的,这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李谦笑笑,点头,“俩丫头瞎折腾,也就是图个新鲜劲儿,其实什么都不懂,还是要正式到学校里学一学。才能谈得上演技。”

    老孟闻言呵呵一笑,伸进衣服兜里一掏,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名片,很认真地递过去,说:“鄙姓孟,孟庆昊,呵呵,我托个大,叫你一声老弟,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群演的活儿,还请老弟多多关照一下。在这怀柔影视城,我手底下也带了三十来号人。”

    李谦闻言讶异地扭头看他一眼,见老孟只是呵呵地笑着,倒是不卑不亢。

    眼睛一眨,李谦转眼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笑笑,微微弯了下腰,接过名片来,看着、笑着说:“等我关照老哥你,还不知道多少年以后呢,你这冷灶可烧得早了点儿。”

    老孟闻言又是呵呵一笑,说:“不怕早,就怕晚。”

    顿了顿,他又笑道:“再说了,也不算早了,以老弟你的身家才具,要飞起来还不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到那个时候,我老孟再凑过来,你老弟还搭理我是谁啊?”

    李谦呵呵一笑,想了想,不由得就摇摇头,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不管干什么的,哪怕是一个在导演啊制片人啊这些人眼里,根本就不起眼的小群头儿,也满满的都是人生智慧啊。

    偏偏人家不卑不亢,就算你明知道自己早就被人家从蛛丝马迹里发现了什么、然后就被人盯上了,但偏偏并不会有丝毫不悦的意思,心里还熨帖的不行。

    要说马屁,当然是马屁,但这个马屁,拍得让李谦也反感不起来。

    只能说,郁伯俊的气场太强大了,哪怕是只露了一小面,对于像自己、像王靖露、像老孟这样的小人物来说,就已经足以带来巨大的影响了。

    嗯,在影视圈,自己现在还是个小人物啊,甚至连个人物都算不上。

    当然,李谦心里很明白,这位老孟肯定是把自己当成什么来历惊天的牛人了,不过他也没有去解释什么,反而郑重地把孟庆昊的名片收了起来,说:“如果有一天,我会到影视圈来,一定找老哥你帮忙,到时候你可不要推辞!”

    孟庆昊闻言呵呵地笑着,说:“那我可就等着老弟你赏饭吃了!”

    明眼人说话,从来不用絮烦,几句话点到即止,大家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也就可以了。话说到现在这样,两人彼此点点头,那老孟就主动走到了一边去。

    恰好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王靖露和沈甜甜就卸了妆出来,从老孟手里领了各自的片酬之后,两个女孩兴奋地了不得,一边往外走,一边叽叽喳喳的商讨彼此的表演。

    实话说,跟在身后的李谦听得有点蛋疼。

    那种感觉,就好比是听到两个道具在讨论自己的演技一样——

    板凳说:桌子,我今天演的怎么样?桌子说:还行,你没动。我呢?板凳说:你也没动。然后俩人欢庆。我们今天的表演真厉害,又有进步了!

    当然,李谦是不会打击她们积极性的。

    当年他自己刚刚开始跟组学演戏,其实也比人家好不到哪里去。谁都是从菜鸟过来的。

    三个人出了影视城,李谦过去开了车过来,俩女孩上了车,都是好奇地看看摸摸的,但问出话来却截然不同——

    王靖露很欣喜。很有成就感,“这就是你新买的车啊,好大呀!”

    沈甜甜很惊奇,很好奇,问:“帅哥,你这车得不得几十万?”

    李谦哈哈一笑,一边打着方向盘拐上主路,一边说:“你从哪里看出要几十万?”

    沈甜甜很讶异,“像你这种有钱的大少爷,还不得开几十万的车才有面子?”

    李谦笑笑。说:“跟你说了的,我家里真的只是普通家庭,虽然我自己出来做事情挣了一点小钱,但也穷得很,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真不是什么奢侈的人。嗯,这辆车的话,落地还不到七万。国产的牌子嘛,便宜,皮实!”

    “才七万啊!”沈甜甜有点失望的样子。伸手在座椅上摸了摸、按了按,神情更显失落,对王靖露说:“还以为你傍了个大款呢!”不过转而一想,她又说:“不过。七万块也不便宜了,我爸妈攒了好多年,去年才刚买了一辆长城的小车,才一万多一点。”

    然后她问:“哎,帅哥,那你干什么的。挣了那么多钱?还自己买车?”

    李谦笑着回答她,“做唱片行业,就是在幕后给人写写歌、帮人做做专辑什么的,挣点辛苦钱。”

    不知道是“辛苦钱”这个概念实在是听麻木了,还是脑子里下意识地就对幕后啊、写歌啊什么的完全没概念,沈甜甜听了就点点头,很认真地鼓励说:“那你跟我们同龄啊,能自己工作挣到一辆车,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吧,小露同学,我收回那句话,你这不算是傍大款了。完全就是一独立自强的有为青年嘛!”

    王靖露听了抿嘴笑,李谦听了呵呵笑。

    …… ……

    王靖露她们的戏份结束的时候是四点多,等开车回到顺天府城里,也才就刚五点多一点,沈甜甜嚷嚷着要李谦请客,李谦当然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然后,嗯,西餐。

    或许是因为从小城市出来的缘故,也或许是这个时代的人其实有着这样的一种集体意识,大家都觉得,西餐比较贵,西餐比较牛逼,西餐比较上档次。

    所以,那就西餐。

    两个女孩子固然是胡吃海塞,吃得不亦乐乎,李谦则是直接给自己要了两份牛排,直接用肉塞满肚子——因为前后两世,他始终都觉得西餐厅里唯一好吃、也唯一能塞饱肚子的,就是牛排了,至于其它那些,他实在不感兴趣。

    当然,至于人家餐厅的服务员会不会笑话这么吃西餐老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等到吃过了晚饭,李谦又开车先把沈甜甜送回去,这才开了车七拐八绕的,回到了齐洁帮忙租的那套房子那里。

    两人下了车,上楼,打开门,李谦伸手往里一让,“呶,我以后的小窝。”

    王靖露进屋,来回打量,把两间卧室都视察了一边,还特意看了看设备齐全的厨房和卫生间,很满意,回头见李谦正忙着烧水,她就问:“这里离我姐的房子有多远?”

    李谦没去过王靖雪租的房子,但听王靖露提过两三次,大概知道方位,就默算了一下,说:“大概开车要是不堵车的话,二十分钟?步行的话就比较远了。”

    想了想,他又说:“我让齐姐帮忙租这里,主要就是考虑到从这里去顺天电影学院和去华夏戏剧学院都不算远,咱俩将来去学校都方便。”

    王靖露闻言先是下意识点点头,然后眨了眨眼睛,脸蛋儿羞羞的笑,瞥着李谦,“去电影学院方便就行了啊,干嘛还要去戏剧学院也方便?”

    李谦烧上了水,回过头来看她一脸娇羞的模样,就笑着拉起她的手,把她拉进怀里,说:“怎么,你不想住这儿啊?”

    王靖露推开他,三两步走到一边去,耸耸鼻子,乜着眼儿说:“当然不想!”

    李谦追过去,抱住她,拉着她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笑着问:“那你还想住哪儿?继续住你姐家?别忘了,你姐将来肯定要谈恋爱的呀,你住在人家家里不成了电灯泡?多烦人哪!还是咱俩住一块儿吧,好不好?”

    其实自打两人有了比较亲密的身体接触以来,王靖露一直都挺喜欢坐在他大腿上的感觉,觉得舒服又惬意,就是他总喜欢乱说乱动的,两腿中间的某个东西也容易不老实。

    但这个时候,坐在李谦腿上,她眨眨眼睛,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说:“才不要,那我住宿舍!据说我们学校不允许在外住宿呢!”

    李谦心里叹口气,装模作样的冷下脸来,斜眼儿瞥着她,说:“不行,这事儿没商量!咱俩必须住一块儿,哪怕光周六周日呢,也必须住一块儿!不然我真是要憋不住了!”

    王靖露跟他对视片刻,既害羞,又犹豫,低下头去想了想,抬起头来说:“可是……可是……咱们那么早就住在一起……真的好么?”

    李谦心里真是急死了。

    这种急,倒并不单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生.理上的饥.渴,事实上,那只是占了很小的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作为一个上辈子拥有固定女友,甚至一度考虑结婚,也发自内心渴望婚姻生活的三十大几的老男人,李谦是从心理上就渴望过上那种平和安定的两人生活的。

    对于他这样心理早就熟到不能再熟的老男人来说,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情情爱爱的,固然会觉得很有意思,但那充其量只能算是餐前的开胃小菜,只有婚姻,只有稳定的家庭生活,才是真正的正餐,是主食。

    光有爱情,对他来说,已经觉得不解饿了。

    所以,尽管他心里很明白,对于王靖露这个年龄来说,肯定还是懵懂的爱情幻想、甜蜜的爱情生活更让她们感兴趣,对于稳定的婚姻生活,反倒会有很多说不出的恐惧和排斥,但是,顶天了他也就是给王靖露留出了那么一年的时间,让两个人逐渐习惯了爱情的味道,到现在,就逐渐觉得忍不住了。

    所以,犹豫片刻,他很认真地说:“我知道是我有点着急了,我也知道你更希望咱们继续谈恋爱,而不是着急着结婚啊什么的,但是……我更希望咱们能真的走到一起,彼此在一起生活,我相信、我也有把握这种生活并不会让咱们俩之间的感情变质。所以,相信我,好不好?你要是不愿意那么早结婚,那咱们就先同居吧,好不好?”

    王靖露闻言不住地眨着眼睛。

    她肯定是已经感知到了李谦的认真,和他话语中对于两个人住到一起的那种真切的渴求,但这对于此时此刻的她来说,的确是有点作难。

    所以,犹豫片刻之后,她说:“那……让我好好想想,好不好?”

    这一次,李谦爽快地点头,“好,那你好好想想!尽快给我答案!”

    ***

    一天一更等得着急哈?想念以前两更的日子哈?

    别着急,第二卷的大纲快要整理完了,等大纲整理完,我就会争取多写,然后尽快把五个盟主的加更给爆出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