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六章 处子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7月24日,下午。

    顺天府,怀柔影视城。

    王靖露已经换好了戏服,那是一身说不出是唐朝还是明朝的宫女服装。嗯,今儿虽说阴着天,但气温并不低,且闷热,穿上这身衣服,那边化妆师给她打着粉,她的汗珠就已经忍不住从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里一点一点地沁出来。

    还好,化妆师说,王靖露的皮肤很细腻,过多的化妆反而会影响皮肤那种天然莹润的光泽,而且她的皮肤毛孔很小,天然就是一张适合上镜的脸,所以,给她化的妆很淡。

    她跟沈甜甜并肩站着,看着不远处剧组拍戏的场面,两个人心里都是激动地了不得。

    今天,是第一次有她们俩的镜头。虽说剧组那边早就通知,说是下午才会拍摄她们的镜头,但两人都是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都在上午就赶了过来。

    在两个小丫头看来,生平第一次要站到镜头前,变成戏中人,很神圣的有木有?

    大概不到下午三点,那边前一个镜头刚过了,剧务随后就拿着小本子喊:“萍儿、梅儿……王靖露,沈甜甜,演员化好妆了没有?准备上戏!”

    王靖露和沈甜甜闻言激动地齐齐举手,又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化好了!”

    她们这一喊,刷,不知道多少目光同时齐刷刷地打了过来。

    这些目光聚在一处,简直聚光灯一般,瞬间就把王靖露和沈甜甜看得一愣。

    嗯,光是萍儿和梅儿这两个剧中的角色,当然不值得这么关注,因为这根本就是两个仅仅比出场就挂的路人甲强不了多少的小配角,但问题是,就在过去的这两天里,剧组里已经都传开了,据说有两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要来上戏。而且,人家可是制片人塞进来的!

    人言,从来都是可畏的。

    尽管王靖露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在某一天。被人当成是被有钱人养起来的金丝雀来对待,但今天,剧组拍摄现场无数看向她的目光,却的确就是充满了这样一种复杂的意味。

    王靖露完全不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为什么那么看着自己、更不知道大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金丝雀,但是。仅仅只是下意识的感觉,就已经让她明白:大家的态度,似乎并不是什么善意的!

    她有些愕然,有些惊惶。

    当然,但凡能在影视圈混下去的,别管你是跑龙套的还是演主角的,也别管你导演还是剧务,就没有一个是傻子——娱乐圈,到处都是利益、到处都是光鲜与肮脏,对智商和情商的要求。远高于其他社会型职业——所以,大家也只是在王靖露刚出声的时候看过来一眼,随后就又若无其事的各忙各的,以至于王靖露在那里愣了一下、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些目光竟是完全消失了,下意识地就以为刚才只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今天的镜头很简单,就是要拍两个小宫女默默地站在门口等着,等男主角一进房门,就赶紧低着头过去给男主角端茶倒水递毛巾,然后就退出去。

    虽说对王靖露和沈甜甜来说。这是她们的第一组镜头,但其实在戏里,这已经接近中间段落了,毕竟。拍摄进度从来都是以男女主角为主的,尤其是这样主要强调男女狗血爱情的电视剧,其他演员就更是必须跟着男女主角拍戏的节奏走。

    简单来说,其实这就是男主角生活日常的一部分而已。

    男主角本来就带着戏呢,这种生活日常又不需要什么演技,人家很快就预备好了。这边镜头什么的也都很快就绪,就等开拍了。但导演侯庆宇扭头一瞥,发现俩女孩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兴奋,反正一个个都是一副亢奋之极的模样,就无奈地皱皱眉头,招手把副导演萧远叫过来,咬了几句耳朵。

    萧远很快领命而去,走到王靖露和沈甜甜面前,笑着、很和蔼地说:“第一次上戏,紧张吧?告诉你们,其实没什么,别紧张!啊,放轻松了,这场戏,其实很简单的,对不对?”

    这时候不少人都看着呢,等着看看这俩走制片人路线进组的女孩演得怎么样,萧远要不过来说这几句话,其实还没什么,他这几句话一说,声音虽然不大,但现场还算比较安静,大家都清清楚楚地听进耳朵,顿时就表情各异。

    好家伙,俩菜鸟上戏,居然还得副导演过去先给做做心理工作……这架子真是不小!

    但这个时候,王靖露和沈甜甜还真是没心思关注这些了,听萧远这么体贴地鼓劲儿,俩女孩都特单纯地狠狠点头。

    然后,开始。

    “《大唐刀客行》,第544场,预备,开始!”

    别看就这一个镜头,还是没什么台词的戏,甚至连个表情都不会有,但王靖露和沈甜甜都已经是在家里练了两三天了,自从拿到剧本,俩女孩就啥事儿都不管了,一心就琢磨这几下走。结果,一声开始喊过,俩丫头还是瞬间紧张地蹭蹭蹭就是一身汗。

    临淄候一身锦袍玉带昂首走来,俩小宫女同时蹲身施礼,等临淄候面无表情地走进房间,两人又随后就低着头跟进去。

    “咔!过了!”

    俩新晋菜鸟的第一场戏,宣布结束。

    王靖露和沈甜甜同时抬起头来,对视一眼。

    没有惊喜,只有茫然,嗯,然后,似乎心慌的有点虚脱的感觉:这就过了?

    原来拍戏就是这么简单?

    这时候,没人搭理她们,大家赶紧调整摄像机的机位,因为接下来背景就换到房间之内去了,于是,两个女孩子就这么茫然地站在不断穿梭的人群中,彼此对视。

    片刻之后,机器的位置选好了,萧远见俩女孩还在走神,就特意提醒,“演员注意了,看一看机位,马上要开始拍摄了!”

    俩人激灵灵醒过神来。赶紧按照剧本写的,又重新低下头去,因为这里要拍的,是她们跟着临淄候走进房间的样子。

    “《大唐刀客行》。第545场,预备,开始!”

    俩小宫女踩着小碎步跟在临淄候身后走进房间,沈甜甜演的梅儿去洗脸盆上捧了毛巾,在水里打湿了、拧了一把。而王靖露演的萍儿,则去捧了一盏精致的茶盏,侧立一旁。

    然后,梅儿走到临淄候身前,递上毛巾。

    临淄候眉头紧锁,那表情,无比清楚地告诉镜头和镜头前的观众:我在发愁!

    然后,他接过毛巾来,随便擦了擦手,又递回去。

    梅儿接过毛巾。退下。

    萍儿缓步走过去一步,一躬身、低着头,奉上其实只盛了半杯矿泉水的茶盏,脆生生地说:“侯爷请用茶!”

    演临淄候那位男主角听到这句带着颤音的台词,略讶异地看了王靖露一眼,但导演没喊停,他自觉刚才那一下眼神儿也不算太出戏,就按照剧本里写的,摆了摆手,说:“罢了。下去吧!”这就是不要茶的意思了。

    于是,萍儿就一声不吭、捧着茶盏先后退两步,然后把茶盏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嗯,当然。这戏里的大唐朝就已经有八仙桌了。

    然后俩小宫女并肩站到一起,冲临淄候施了一礼,说:“奴婢告退!”然后缓缓退出门去。

    “咔!过了!”

    嗯,俩女孩练了三天,就拍了加一起一分来钟。

    然后,她们发现自己居然过了。

    当然。她们不知道的是,刚才听到王靖露那唯一的一句简单到没法再简单的台词居然是带着颤音的,其实导演侯庆宇是皱了皱眉头。

    但不知为何,他没喊停。

    甚至等到剧组工作人员过去再次调整摄像机机位、准备接下来拍男主角临淄候发愁时蹙眉苦思、来回走动的间隙里,他还特意起身走过去,对两个还有些茫然的小丫头笑眯眯地说:“小露是吧?演得不错,很有天分嘛!”

    导演都夸“有天分”、“演得好”了啊,王靖露和沈甜甜从第一次上镜头的茫然中回过神来,当然是都兴奋得不行,连连点头地感谢导演。

    侯庆宇笑呵呵地点点头,扭头问助理,“下午还有小露她们的戏没有?”

    助理就摇头,对关于王靖露的镜头,那是记得精熟,回答道:“没了,就这俩镜头。接下来,后天有三个,31号有四个,然后就没了。”

    侯庆宇就笑着点头,说:“那行,那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回去之后多看看剧本、多对对戏!我看好你们,都很有天赋啊!”

    于是,王靖露和沈甜甜听得心花怒放,就又一个劲儿的道谢。

    侯庆宇扭头看到那边镜头都布置妥当了,就摆摆手,关怀备至地说:“去吧,去卸了妆回家吧,天儿那么热,回去好好歇歇!”

    眼看那边镜头要开始拍了,俩女孩也知趣,就赶紧又道了谢,转身就往一边的化妆间走。

    换下戏服卸了妆,俩女孩穿着自己的衣服从化妆间走出来,那叫一个浑身轻松——

    我今天演戏了,而且是传说中的一条过有木有?

    站在院子里,看着那边剧组的大队人马还在房间里呢,俩女孩对视一眼,要不是这还在剧组,指不定她们当时就能高兴地蹦起来。

    “哎,咱俩刚才表现得不错哈?侯导都夸有天赋呢!”沈甜甜臭美地道。

    王靖露虽然也高兴,但是比她低调了不少,就微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戏份不太重要吧,据说后期还会剪辑呢,很多拍过的镜头其实到最后都会用不上,所以侯导要求的就没那么严格?”

    沈甜甜可不信这个,继续自信地说:“怎么会,要说不重要,那也只是咱们的镜头不太重要,但这一组镜头肯定重要!你没看,那么长时间了还在屋里折腾呢?只要屋里这接下来的一段镜头留着,咱们的镜头估计就也会留下来的!”

    说话间,她拉起王靖露的手,说:“走,今晚我请客,咱俩吃西餐去!”

    王靖露也高兴,可听见吃西餐,她下意识地就说:“西餐太贵啦,会不会太奢侈了?”想了想,她说:“还是别去吃西餐了,嗯,咱们去吃担担面吧?我很早就知道有这个担担面了,济南府那边也有卖的,但就是一直都没吃过,特别想尝尝!”

    沈甜甜不以为意,鄙视地瞥她一眼,“担担面而已,你想吃什么时候去吃不行,非得现在?现在咱们需要的是庆祝啊!这意义,多重大呀!处女秀啊!走,吃西餐去!庆祝嘛,不奢侈算什么庆祝!”

    俩人拉着手就往外走,一路上都兴奋地不行,但才走出去没几步,绕过一个柱子,眼看前面就是这个主题景点的走廊,绕出走廊就是这个景点的大门口了,但还没等她们两个进到走廊里去,就听见里面有人在低笑着说:“那还用说,你没看侯导那个关怀的劲儿,哎呦喂,这要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儿,我还以为那俩女孩是侯导的亲闺女呢!”

    “哈,你还别说,那个叫什么小露的,是真漂亮!就是……戏真烂!”

    “烂?那就不叫戏烂,那是根本就还不知道什么叫戏呢!呵呵,新人就新人吧,我靠,我当时就跟房间外头站着来着,丫那句台词说的,哎呦喂……都快赶上唱歌了,一句话拐了好几个调儿!就那,侯导居然没喊咔,直接过了!要说关系,人家这才叫关系硬呢!”

    “侯导是怕吓着那俩小女孩儿,万一惹人家不高兴了,回去在床上一告状,啧啧……你不信咱回头等着瞧,谁的戏都能剪掉,唯独那个小露的戏份,别看少,别看可有可无,但侯导肯定是一个镜头都不敢剪!为什么?怕得罪了人家呗!”

    不用说了,正是处女秀成功上演之后心情最好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这么一段对话,王靖露的脚步立刻就停了下来,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

    沈甜甜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就一脸怒火,第一反应就是要冲进去。

    但是,王靖露却突然一把拉住她,缓缓地摇了摇头。

    沈甜甜见状有些愕然。

    片刻之后,王靖露又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虽然她的脸色依旧惨白,却是硬挤出一个笑容,再次冲沈甜甜摇了摇头,还用力捏了捏她的胳膊,小声说:“咱们从那边走吧!”

    然后,她手臂用力,拉着沈甜甜往另外一边出口走去。未完待续。

    ps:  昨晚被书评区的几个帖子气得不轻,没忍住,发了那个单章,然后,我就看到了大家在书评区的回答,还有那么多书友的打赏,实话说,我是又感激又惭愧又后悔,事后想想,何苦呢?为这么点事儿、为了那么几个人的几句话,就闹得大家都纷纷出来安慰我不说,还气得自己不行,耽误了好几个小时,少写了好几千字……

    唉,啥都不说了,鼓励我的,不管是发书评鼓励的,还是干脆直接用打赏来表明心意的,我谢谢大家了!你们的建议、意见,我都看到了,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对了,国庆七天,新增了五位盟主,大家别着急哈,我记着呢,回头等我缓缓这几天的累劲儿,会为这五位新晋盟主加更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