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三章 金丝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沈甜甜突然有点慌,正好那姓萧的副导演已经瞪着眼睛走过来了,她就赶紧拉着王靖露往外走。但随后,王靖露胳膊一使劲儿,反而把她给拽住了。

    那俩帅哥肩并肩走过来,气势压人得很,沈甜甜看着他们,突然就不太会说话了的感觉——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往往如此神奇,一个人水平高了,别管你是干什么的,久而久之身上自然会多出一种名字叫做“气质”或者干脆是“气场”的东西来。这个东西,你不用说,往那里一站,周围人当时就能一下感觉出来。

    那位侯导气势也不小,但是在这两位咖面前,却明显有点不够看。

    见他们走近了,王靖露就乖乖地叫人,“曹哥好,郁哥好!”

    郁伯俊点点头,笑眯眯地,还左右四处里看,问:“他呢?怎么就你自个儿?”

    王靖露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他不在,就我跟我朋友一起来的。”

    曹霑看了她身边已经明显陷入痴呆状态的沈甜甜一眼,酷酷地点了点头,“我说嘛,他这会子应该在长安那一块儿呢吧!”又问:“你跑这里来干什么?扎戏?”

    王靖露又点点头,“我考上华戏了,想提前过来感受一下。”

    郁伯俊闻言就笑了,“£你想感受一下就打个招呼啊,你自己跑这儿来能感受到什么?这种地方,干群演都得让人扒层皮,我还能不知道?”

    顿了顿,他又笑眯眯地问:“怎么样?进组了没?混了个什么角色?”

    好吧。这下子戳着伤疤了。

    王靖露越发的不好意思。说:“孟哥给我介绍进了这个组。说的是演宫女,结果化好妆,人家又不让我演了,说我抢戏。”说话间,她拉拉沈甜甜的手,说:“还连累的我朋友也跟着演不了了。”

    “抢戏?”郁伯俊闻言有点纳闷,正好那位侯导见他们这边说了有一阵子话了,就过来看看情况。郁伯俊就指着王靖露,问他:“她在你组里演宫女来着?你说她抢戏?”

    那位侯导看了王靖露一眼,立刻想起她是谁,脑子似乎懵了一下,就是点点头,下意识地回答,“啊!当然抢戏啊,这比女主角都漂亮,镜头一扫,观众还不得立马出戏?”

    郁伯俊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就连曹霑,脸上也露出一个酷酷的笑容。

    谁都没想到。王靖露居然会自己跑到怀柔影视城来偷偷的干群演来了,干群演就干群演吧,居然还因为长得太漂亮被剧组拒用,巧的是,居然还正好让自己给撞上了!

    一看俩人都笑,那侯导有点懵,扭头看看王靖露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他脑子一转,当时就眼明心亮,一拍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嗨!原来你是郁少跟老曹的朋友啊,那你不早说,你看这事儿闹得!上戏,上戏!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是郁少的朋友都上不了我这戏,那我还拍个屁!”

    郁伯俊停下笑,冲他摆摆手,“别介,别介!”扭头问王靖露,“你还真想跟这儿扎戏呀?要不回头你去我剧组里得了?他们这就是部电视剧,还五不着六的,你能体验着什么?回头等我的本子齐了,上我戏里去吧!”

    王靖露赶紧摇头、摆手,“不用不用,郁哥,你们忙你们的就行,我就瞎闹着玩儿!”

    郁伯俊笑笑,说:“你瞎闹着玩儿不要紧,我既然看见了,还能不管?回头你要是受了委屈,李谦那小子问我,我怎么回答他?这里可不是什么好混的地方!”

    说话间,他琢磨了一下,扭头看着侯导,问:“还有合适的角色啊?不要大角色,就随便给她个路人甲就行!”

    面对投资人兼制片人,没有也得有啊,更何况这部戏才拍一半,后面需要群演的时候还多着呢!那侯导当即就拍胸脯,“有!绝对有!郁少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郁伯俊就点点头,想了想,问侯导,“你名片呢?给她一张!”扭头对王靖露说:“我不常在这儿,今天就是跟老曹过来转转、算是探个班,这戏里呢,有我的投资!你拿着老侯的名片,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直接找他!他要敢不搭理你,回头你告诉我!”

    王靖露就赶紧点头,又是一连声的道谢。

    她是聪明之极的女孩,当然知道有了郁伯俊这番话,自己在怀柔影视城的第一步就算是趟开了,虽然到最后还是间接地让李谦帮了一把,这让一直都想着自己做出点事情来给李谦看的她,心里颇有些无奈,好像随便自己干什么,都能从他那里借到力似的,但这个时候,她当然不可能推掉郁伯俊的好意。

    甚至于,她见郁伯俊真的跟侯导很熟,而且跟自己也真的是不见外,就伸手拉了拉一直都陷于半痴呆状态的沈甜甜,说:“郁哥,侯导,能不能给甜甜也安排个小角色?我们都没经验的,就要个路人甲就行了,我们就是想试试演戏的感觉!”

    郁伯俊闻言哈哈一笑,那侯导一边把从助理手里接过来的名片递过去,一边赶紧又拍胸脯,“没问题!交给我了!”

    嗯,就这么着,俩新晋菜鸟,在刚刚被人踢出组之后,就又神奇地回来了!

    这一幕,看得一众群头儿傻眼不已。

    刚才那个曾开口调戏过王靖露的群头儿,就更是吓了一跳,别看面子上硬撑着,心里却是忍不住开始打鼓:别说什么地头蛇不地头蛇,他们再地头蛇,也是靠着剧组吃饭的,跟圈里的咖们可没资格硬磕,更别说是剧组背后的投资人了!

    曹霑和郁伯俊这俩人往哪里一站,那气场都绝对是属于镇得住场子的。当然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群头敢招惹的!

    …… ……

    郁伯俊和曹霑本来就是来探个班。溜达一圈。跟导演跟执行制片人聊了聊,很快就扯了。而王靖露和沈甜甜的角色还没分配下来,自然要老老实实留下来,就拒绝了曹霑和郁伯俊要把她送回顺天府的邀请。

    结果,郁伯俊和曹霑在的时候,那位侯导拍着胸脯说肯定是路人甲,但是会多安排几个,让她们多锻炼锻炼。但是郁伯俊他们探班完走了之后,侯导当即招呼副导演,俩人略微一商量,王靖露和沈甜甜的角色立马敲定下来——

    王靖露,女n号,演皇帝拨给男主角临淄候的几个宫女之一,暗恋临淄候,虽说台词也没几句,但好歹也是有好多次特写的,要的就是小儿女含情脉脉的状态——用侯导的话来说。这个角色越漂亮,就显得临淄候的拒绝越是逼格十足。

    然后。嗯,沈甜甜,同宫女。

    当然,最关键的是,俩还从来没有拍过戏的女孩,居然第一次拿到了剧本。

    定了角色,那位侯导甚至还巴巴的把俩小姑娘叫到跟前,问这个角色满意不满意啊?虽然不是排名靠前的配角,但戏份同样很吃重、很考验演技、很锻炼人云云,巴拉巴拉一通。

    他绝对不知道,就这俩小角色,就把真的是跑来体验拍戏的俩小姑娘给砸晕了!

    然后,俩人一致表示角色很好,感谢导演。

    侯导满意地走开了,导演助理过来了,又是一阵巴拉巴拉,到最后王靖露听出来,人家其实就一个意思:你跟郁少,跟曹霑先生,到底啥关系?

    王靖露虽说没多少经验,但很多事情对于聪明人来说,本来就是一眨眼就能寻思透的,这个时候,她当然是就笑眯眯地说:真的没啥关系啦,就是两家都认识,平常一起喝个茶吃个饭什么的,我男朋友都叫他们曹哥、郁哥,我也就跟着这么乱叫!

    这下妥了!

    导演助理直接给吓够呛,说话那叫一个客气。回头跟导演一说,导演看过来的那眼神儿,那也叫一个亲切和蔼!

    郁伯俊什么人哪?那可是自己家里有一条院线的人家!现如今的国内,院线那是一般人想开就能开起来的么?实话说,你有钱都不一定玩得转院线!而手里捏着院线的人,整个影视圈,谁敢得罪?更不用说,郁伯俊本人还干脆就是圈里颇有名号的导演、投资人兼制片人了。虽然人家真的只是玩票,可也已经有好多电影作品登陆过大银幕了,跟侯导这种指着电视剧活的所谓著名导演,根本就不是一个咖位。

    至于曹霑,本身就是音乐圈影视圈都混得极有场面的大咖就不说了,据说人家家里也是世代殷富,根子能从济南府一直通到顺天府里来,是属于那种平时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真到要害时候,却极有能量的那种人!

    能跟这两个人交朋友、还称兄道弟的,能是普通人物?

    再加上王靖露长那么漂亮……他男朋友的身份,还不是非富即贵?

    不用说,这又是一出被人当金丝雀好好养着不得劲,却非要出来找点刺激的狗血故事!

    嗯,这种事儿么,在圈子里混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哪个投资人身边不养一个这样的叽叽喳喳的小鸟?

    所以,就给个角色,供起来就得了,等她玩够了,或者后头牵绳的烦了、伸手一扯,她自己就飞回去了!

    当然,这顶天了只是导演助理那个级别的想法,要不说他只是助理呢!

    这事儿搁在侯导的脑袋里,就是另外一副模样了——

    对于有钱和有权的男人来说,养个金丝雀、甚至娶几房姨太太,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把这种喜欢的金丝雀带出去交际的,也很常见。

    但是,平常朋友们见面,对对方豢养的这种金丝雀,充其量也就是客气一下,可你见过平等论交的朋友会对朋友的一个姨太太很亲切的么?

    坦白说,金丝雀只是个玩物而已,你资格不够!

    人家要亲切,也得是跟朋友的正室妻子,才能平等,才能谈得上亲切。退一步说,至少也得是姨太太这个级别,才够资格跟朋友谈笑风生。

    可是,刚才曹霑跟郁伯俊对那个小姑娘的态度,可是很亲切很和蔼啊……

    所以,就算是金丝雀,这也是一只来历非凡、不可小瞧的金丝雀!

    …… ……

    等到坐公交大巴回到了顺天府,沈甜甜手里紧紧地攥着剧本,还没回过神来呢。

    等到下了公交车,这丫头疯了一样,扭头抱住王靖露就是一顿猛啃,然后俩眼睛兴奋地瞪得大大的,“快说快说,老实交代,你跟那俩老男人到底啥关系?为什么你管他们叫哥?为什么他们一张嘴,那侯导立马点头哈腰跟二孙子似的,还给咱们安排了正式角色?”

    王靖露一脸嫌弃地擦着脸上的口水,哭笑不得地往外推她,“我跟他们能够什么关系啊!”说着说着,却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点小骄傲的表情,“他们是我男朋友的哥们儿!”

    沈甜甜闻言愣住,“你男朋友……那么老啊?”

    王靖露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才回过神来,当即打了她一拳,“你男朋友才老呢!我男朋友就是跟他们认识罢了,又不是同龄人!我男朋友才十八岁,我跟同岁!”

    沈甜甜闻言,当即就撇了撇嘴,“骗谁呢?真当我看不出来?那俩老男人跟你男朋友肯定交情不一般!要是十八岁……能跟他们那样的成功男人有那么深的交情?那俩老家伙,一看就架势十足,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说到这里,她自己却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我知道了!赶紧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傍上一个特有钱的公子哥儿?有钱到年纪轻轻就有资格跟他们那样的老男人平辈论交?”

    王靖露闻言甜甜一笑,不屑地瞥他一眼,“只有有钱才能跟他们平辈论交么?”说完了,她扭头就走,怀里抱着剧本,说:“就不说,你自己猜去吧!”

    沈甜甜恨得牙痒痒,一边追上去一边说:“一个姓曹,一个姓郁,对了,你男朋友叫什么来着?李谦?你等着,那姓曹的跟姓郁的肯定不是无名小辈,回头我一定给你查出来,哼!我到要看看,他们都是何方神圣!还有那个李谦,居然敢有俩臭钱就泡我家小露露!”

    *

    这一章是设定的自动更新。

    家族中有老人过世,是我的一位伯娘,而且还在五服内,我是要戴孝的,她老人家今天出殡,我肯定很忙。如果回来的早,还会有第二章,如果回来得晚,今天就这一章了,望诸君周知、见谅!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