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五〇章 云深不知处(第一卷终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7月20日,周三,上午。

    华歌唱片,总经理办公室。

    黄达仲出神地看着《艺术家周报》登出来的金曲点播榜上那齐刷刷的一排《涛声依旧》,不由得就又叹了口气,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一张专辑九首歌全部上榜,《涛声依旧》这张专辑在下周的销量,还用说么?

    能不能继续单周过三万张,不好说,毕竟还没有过连续两周过三万张的先例,五行吾素那时候红到那个程度,也就是最巅峰的一周冲过了三万张而已,但是,上市第三周继续两万多张,却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了

    而且事实上,这也已经够强的了

    如果考虑到廖辽这个歌手是典型的实力派女嗓,哪怕《涛声依旧》这张专辑坚持不了连续六周过两万张,长期的销量估计也不会比《姐姐妹妹站起来》差,因为廖辽的专辑,能卖的很长远在这一点上,五行吾素的底蕴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了。

    只是……《涛声依旧》越火,肯定就会把《让我飞》挤得越扑

    而且,《涛声依旧》越火,想挖廖辽,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再加上李谦的词曲和监制,那这个代价……真的是想想就让人心肝儿疼

    但是,形势比人强啊

    想了想,黄达仲还是按下通话键,把外面的秘书叫了进来。

    等人进来了,他问:“《姐姐妹妹站起来》那张专辑最近的销量和出货量,统计出来没有?”

    秘书闻言愣了一下,赶紧说:“刚送来,您刚才说不让打扰,我就没敲门。那我现在就去拿?”见黄达仲摆了摆手,他就赶紧出去拿了一份文件进来,递给黄达仲。

    黄达仲接过来一看,缓缓地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

    《姐姐妹妹站起来》这张专辑在六月末的出货量就已经超过了六百万盒。早先是肯定没过五百万张的销量,但先是前一段时间三大女声对战的声势炒起来,很多歌迷在买不到新专辑的情况下,转而向亲朋好友宣传五行吾素过去的专辑。到最近两周,对五行吾素新专辑失望之下,又有人宣传这张专辑,所以,到了七月份。这张已经上市半年有余的专辑,居然出货量又开始变快了,光是七月份到现在,居然又出了80多万张的货。

    这就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张专辑已经破五百万了

    想了想,他拿起手边电话的话筒,拨出一个号码,等那边接通了,他说:“我是黄达仲,你们财务部准备好一笔款子,要540万。回头准备好了就给李谦的账户上打过去对。李谦是谁你不知道吗?嗯,不等了,先给钱,才好说话,这个道理还要我教给你?”

    顿了顿,他皱着眉头道:“打钱吧”,然后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他的秘书还在办公桌前站着,也不敢走,也不敢说话。

    黄达仲就冲他摆了摆手。等他出了门,把门带好了,这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本子来,翻了几页。找到一个手机号,然后再次拿起手边的电话。

    号码拨出去,铃声响了一阵子,那边才接起电话,“喂,你好。我是齐洁”

    黄达仲抬手摸着头顶的头发,婆娑着,笑呵呵地说:“齐小姐你好,我是华歌唱片的黄达仲。”

    电话那头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说:“哦……哎呀,黄总您好我是李谦的经纪人齐洁对不起啊,不知道这是您的号码”

    黄达仲“呵呵”一笑,说:“没事,没事呵呵,是这样,齐小姐呀,我这里也没有谦少的电话,所以只好给你打个电话。哦,没事,没事,就是之前我们华歌跟谦少合作做的那张专辑,就是《姐姐妹妹站起来》,呵呵,对,现在它销量已经突破五百万啦呵呵,我们华歌这边,做事向来都是很利索的这不,我已经安排财务给谦少的账户打款了”

    这个时候,黄达仲当然看不到电话那头的齐洁已经做出了一个撇嘴的姿势,只是听到电话那头似乎又愣了一下,然后齐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哎呀,多谢黄总,多谢多谢华歌果然守信用呃,就是……好像唱片协会那边……好像还没出公报?你们真的确定已经卖过五百万了?可别弄错了呀”

    黄达仲闻言,嘴角抽了抽,却还是笑着说:“怎么可能我这里是有报表的,唱片协会那边的数据,当然会晚一些呵呵,不过,咱们等他们干吗?这个错不了,过了就是过了嘛过了,就要给钱你说对不对?”

    电话那头,齐洁又是连声称是连声感谢。

    顿了顿,黄达仲笑眯眯问:“那个,不知道谦少现在在哪里?方不方便帮我约一下?呃,是这样的,我觉得,此前有些事情呢,闹得大家有些不愉快,这个呢,是我们这边的决策失误问题,说到底,这都是我这个总经理的责任呀,没能抗住下面的压力唉,不过事已至此,那个,我想跟谦少见个面,大家聊聊,把误会解开它,你看……啊?不在你身边啊?哦,那他现在……啊?你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电话那头,齐洁脆生生地回答道:“李谦早就说暑假里要出去玩,高考完了,他连成绩都没等到出来,就自己开着车出门了,所以,黄总,实在是对不住,现在连我都找不着他”

    黄达仲瞪着眼睛张大着嘴,“哦……哦……”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是……这样啊”

    电话那头齐洁又说:“您看这样好不好?只要跟李谦联系上,我马上把您的意思告诉他,您看行不行?喂,黄总,黄总?”

    “哦,哦……”黄达仲赶紧应了一声,“好的,好的,那麻烦你了哦”

    &n

    bsp;  然后又说几句,那边先挂断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的短音。黄达仲好半天都忘了要把话筒放下。

    李谦居然出门旅游去了?

    这是什么时候啊,他高考完那时候,可是廖辽正要和五行吾素专辑大战呀,他居然考完就出门旅游了?他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不说赶紧到顺天府来坐镇吧。至少他也不该直接就失去联系?

    这……这……这也太有自信了吧?

    或者说,这也太瞧不起华歌唱片这边的制作能力了吧?

    难道他就那么自信?自信到两张专辑的成绩都还没出来,就已经笃定了必胜?

    他就那么的毫不担心?

    坦白说,哪怕是在销量排行榜上,五行吾素已经让廖辽给打得连跌两个跟头。黄达仲心疼归心疼,懊悔归懊悔,却也只是在后悔当初没能把那百分之二的分成给李谦,只是在心疼五行吾素的跌落让公司少赚了好多钱,而且还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台柱子罢了,却并没有自己真的已经被打败的感觉,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挫败感。

    但是现在,当那头李谦的经纪人挂断了电话,他手里拿着还在不断发出“嘟嘟”声的话筒,脑子里瞬间就有各种各样的念头浮上来。脸色也是不知不觉的就灰败了下去。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他终于缓缓地回过神来,手一落,挂断了电话。

    然后,面若死灰的他,竟是不知不觉的就又叹了口气。

    “你行,你真行”

    他喃喃地嘟囔着,“算你狠”

    …… ……

    刘梅停好了车子,愣怔片刻,才起身下车。

    一抬头。她才发现,原来何润卿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快步走过去。“我又不是客人,你干嘛还要到门口来等着,外面那么热”

    何润卿就一如既往地笑笑,没说话,把她让进屋里来。

    外面赤日炎炎,别墅里的中央空调开着。却是非常的凉爽。

    两人前后脚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何润卿家雇的保姆手脚麻利地端上一杯果汁来。

    刘梅道了谢,然后就坐在沙发里,低着头,也不说话。

    何润卿一身家居的装扮,衣服穿得有些单薄,不过她是天生的衣裳架子,穿什么都显得特别有型,这时候虽然就是一件小体恤加条宽松的加肥短裤,头发也是松松垮垮地绾在头顶而已,看去却平添几分柔婉气质,似足了初初嫁人的娴雅少妇。

    “最近不是没什么事儿么?你怎么还特意过来?”她问。

    刘梅闻言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复杂莫名,说不出是惊惶,还是疑惑,而且,还微微带了些惭愧。片刻之后,她开口说:“润卿,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是我错了?”

    “嗯?”何润卿不解地看着她,片刻后突然笑了笑,“你这是怎么了这是?哪儿又蹦出来的事儿?你做错什么了?”

    刘梅闻言终于看向她,说:“这一周的金曲点播榜,你不知道吗?”

    何润卿闻言愣了一下,“知道啊,廖辽血洗榜单嘛,九首歌同时上榜,就剩下胡阳的那首《度千山》还在硬挺着,不然就让她彻底把整张榜单全部给占了。可是……怎么了?跟这个有关系?”

    刘梅又低下头,片刻之后,才说:“尽管一直到现在,都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厉害,厉害到这种程度,但是,看看这张榜单,看看廖辽这张专辑的销量,我不得不承认,以前……嗯,以前的确是我瞎了眼,是我太自大了。”

    何润卿有些讶异地看着她,她知道刘梅是个性子里很高傲的女人,实在是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从她嘴里说出这种话来。愣了片刻之后,她才忍不住说:“哎呀,也没有啦,其实主要还是我的心不够坚定,我早就有了想法,但一直觉得自己其实蛮大牌的,所以,还是有点放不下架子,这才导致了一次次的都是说说就算,而没有真的去做些什么,你呢,也不用这么责怪自己,你看,虽说被五行吾素和廖辽给打下来了,可《苦竹》的销量其实还是不错的。跟上张专辑相比,也差不到哪里去,对不对?别多想啦”

    但这是刘梅闻言却抬起头来,“润卿。我一定要跟你道歉上次去济南府,我代表你去见曹霑和李谦,是的,曹霑说的没错,我在跟他们说话的时候。姿态的确是不大对,而且,事后回想,我也觉得有些话说的可能有些不对,可能会让李谦和曹霑都比较生气。所以……其实我回来之后跟你说的,是我骗了你润卿,对不起”

    她站起身来,默默鞠了一躬。

    这一次何润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片刻之后,当刘梅鞠完躬又坐回去。她才缓缓开口问:“你是说,你那次真的是说话上得罪了他们?”

    刘梅点了点头,低头沉默着。

    何润卿突然叹了口气,无奈地抬手捂住额头。

    她的事业的确在走下坡路了,或许在此前,这还只是她自己内心那一点敏感的感觉,但是到现在,随着《繁星》和《苦竹》这连续两张专辑的销量下滑,这个趋势已经越发明朗。而且,这似乎并不是她自己这方面的原因。只是甜歌似乎正在逐渐的过时,逐渐的不为年轻人所喜欢了,他们开始转而去喜欢廖辽,喜欢五行吾素唱的那一类青春张扬的歌。

    &nbs

    p; 所以。只要她不甘心就此衰落下去,只要她还想继续红,那就必须要转型,而且还不能是像这张专辑《苦竹》这样半转半不转,妄想着两头讨好了,要转型。就要来个彻底的。只有那样,才能跟上时代,才能不被淘汰,才能继续再红下去。

    要说钱,红了十年之后,其实她已经不怎么缺了,而且她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湘妹子,一向都不是什么奢侈的人,所以,其实她这些年攒下的那么多钱,足够她有滋有味的过上好几辈子了。

    再说了,就算走下坡路了,可何润卿还是何润卿,她甜歌皇后的招牌还在,喜欢甜歌的歌迷也还并不少,她就算是不再发新专辑了,就隔几年出上一套精选集,或者像什么“新歌精选”之类的,也照样能骗的不少老歌迷乖乖掏银子买回去珍藏,钱,就照样能挣不少。

    所以,真的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儿了。

    她就是想继续红,就是想这么一直红下去

    她喜欢那种红遍天下,走到哪里都是人上人的感觉

    过去的时候,她正当红那时候,她也曾美滋滋的想过,哪怕坚持到四十岁再半退休开始吃老本儿呢,也好啊

    可谁承想,才刚走到三十岁这个门槛,她就开始不行了。

    所以,她不甘心。

    她还想继续红下去。

    那么,想红,怎么办?

    业内已有口碑,她自己心里的直觉也在告诉她:想红,找李谦

    只要李谦愿意伸手拖着,她自信就凭自己的唱功嗓音,还有自己这还压根儿没看见衰老在哪儿的外形,再红十年,不成问题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自己觉得拼命示好拼命拍马屁还来不及,刘梅却真的把人家给得罪的那么狠

    而偏偏,刘梅是她的经纪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她的态度

    这让人家怎么想?

    这个时候,仔细回想一下当初曹霑打来的那个电话,对比一下在刘梅去济南前后李谦那边的态度,还有什么是她想不明白的?

    刘梅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何润卿那副愁肠百结的模样。

    顿了顿,她说:“不过润卿,你放心,我自己做出的事情,我自己承担,我回头就跟李谦的经纪人联系,我去见他,我去给他当面道歉只要他能原谅你,甚至我都不要求他能原谅我,我都愿意跪下给他道歉”

    何润卿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摆手,“不至于”

    笑话,拍马屁归拍马屁,套近乎归套近乎,哪怕刘梅把对方得罪的再狠,该怎么赔罪,自己去都没问题,但是,刘梅要是真给人跪下了,那可就不单纯是什么拍马屁的事儿了,这要是说出去,可就是圈内一大笑柄:看,何润卿为了找李谦写歌,真是脸都不要了。居然指使自己的经纪人去给人下跪

    而偏偏,何润卿知道,刘梅的那个性格,这种话她继续说得出。那这种事儿她就肯定能办的出来

    于是她赶紧坐过去,拉起她的手,说:“你也别多想,虽说你肯定得罪他了,咱回头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就是了”

    但这个时候,刘梅却惨淡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润卿,实话说,我的性格有点偏激,这个我自己也知道,以前我觉得没什么,因为你是最红的那一个嘛,我觉得自己的偏激。或许还能帮你呢但是现在,嗯,我觉得,我已经不适合做你的经纪人了所以,让我去吧,我去给他道歉,他要我怎样都行,只要他肯原谅你那么接下来,咱们之间……”

    听到这里,何润卿是真的惊住了。

    想了想。她摇摇头,一边打断刘梅的话,一边拍拍她的手,说:“你是我的经纪人。这一点,不会变我信得过你,信不过别人而且……”她笑笑,“就算要道歉,也得是我亲自去,不然的话。就凭谦少现在的地位,你觉得他就算是原谅你了,也原谅我了,会肯下大力气为我写歌为我做专辑吗?”

    刘梅闻言愕然愣住。

    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现在的李谦,别看对于外界来说仍旧屁都不是,但随着廖辽这张《涛声依旧》的大红大紫,随着廖辽把五行吾素一脚踹翻在地,“李谦复仇成功”的说法,在圈内已经被讨论得火热,《廖辽》《姐姐妹妹站起来》和《涛声依旧》这三张专辑的巨大成功,也已经让他无可争议的成为当下歌坛最最著名的金牌推手

    仅凭自己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就跑过去找人家道歉,你就算态度再诚恳,你就算是痛哭流涕,甚至给人跪下,对人家来说,又有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自己,不够格

    连道歉都不够格

    这个时候,刘梅自己心里想通了,不由得看着何润卿,问:“润卿,那你打算怎么办?”

    何润卿笑笑,说:“既然要投奔人家嘛,当然要拿出点诚意来呀那接下来,就是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了”

    顿了顿,她长出一口气,说:“跟索尼那边的合约,还剩下一张片,但我不想履行了,等到下张专辑履行完,再转型的话,晚不晚不好说,至少就显得不是太有诚意了。而且我感觉得到,这张专辑的成绩这样,索尼那边似乎也有点灰心了既然如此,你去帮我把合同买断下来吧,包括唱片约和经纪约,都买断下来,价钱好商量,我只要求恢复自由身”

    刘梅闻言愣了一下,但很快,她眼中就露出一抹疯狂的神色,当即在沙发上拍了一巴掌,“好我去渡边谈你签到索尼这些年

    ,可没少给他们挣钱,到眼下这个地步,我就不信他们会不撒手”

    说完了,她看着何润卿,眼中的疯狂依旧,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李谦?”

    何润卿闻言失笑,突然有些调皮地眨眨眼,说:“你比我还心急啊?”

    刘梅笑笑,面容略微平静了些,却是诚恳地道:“我比谁都盼着你红,盼着你越来越红”

    何润卿闻言笑笑,拍拍她的手,道:“那也急不得而且据我所知,李谦眼下可不在顺天府,甚至连济南府都不在。我已经给她的经纪人打过电话了,据说,他高考完就开了车自己出门玩去了,说是什么自驾游现在,连他的经纪人都联系不上他当然,咱们跟那边的关系也不算好,那也有可能是对方的托词但不管怎样,咱们都要耐下性子来等一等了。”

    说到这里,她笑笑,突然低声道:“不过,我得到一个消息,好像李谦已经在东四环那一块儿买下了两层楼,而且已经做好了装修的设计,随时都有可能会动工装修出来。据说,那设计图里可是一口气规划了十五间录音室哦你想,他这是准备要干嘛?”

    “开公司”刘梅第一时间就顺口而出,但想了想,她却又摇摇头,眸中精光闪动,片刻之后,她道:“开公司的话……似乎可能性还不大,毕竟开公司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全面了。反倒是,我觉得他有可能是想开个工作室?”

    何润卿闻言点点头,笑道:“你跟我的推断一样而且廖辽的合约快到期了,据说很多公司都在跟她接触。想要把她签下来,但她一直都没有吐口很多公司给了她极高的报价,但她连深入谈一谈的表示都没有。所以我估计,廖辽应该会是李谦工作室的第一个签约歌手?”

    她叹口气,脸上却带着笑。说:“到时候,我就以自由身过去,找他的工作室要求签约,争取做他工作室的第二个签约歌手嗯,我不要什么过高的条件,就新人待遇就行”

    刘梅闻言,几乎忍不住要击节而赞,“这么一份大礼,他肯定舍不得拒绝你可是何润卿啊,再怎么说也是甜歌皇后。也是四大天后之一你以新人的待遇签过去,可是对他最大的支持只要他点头了,那过去的事情就正好一笔勾销”说着说着,她兴奋地几乎不能自已,看那样子,要不是在沙发上坐着,她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

    但这个时候,何润卿却笑着摇了摇头,旋即,笑容变成苦笑。她说:“未必”

    刘梅愕然地望着她,问:“为什么?”

    何润卿苦笑着道:“我固然有偌大的名头,而且也愿意拿最低等的新人合约,但对于别的公司别的制作人来说。要捧一个有潜力的新人起来,或许会很难,但对他来说,会很难吗?那么,你觉得是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比较容易,还是帮我这样已经画满了风景的画做修改更容易?更何况。就算事先咱们就跟索尼把合约买断了,但他真的签下我,索尼能高兴得起来?……再说了,他那个人还那么高傲,一般高傲的人,都很容易记仇的”

    刘梅闻言,不由得沉默下来。

    然后,她不由喃喃地说:“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进去他的工作室只有他才能让你重回巅峰啊像《涛声依旧》,像《牵手》,像《梦醒时分》,我听的时候就在想,这些歌哪怕你能有其中一首,这次也绝对不会那么惨只要有一首,凭你的唱功和嗓子,就能跟廖辽拼一把,那金曲点播榜和销量排行榜上,就不会让廖辽一家独大了”

    何润卿听见她的嘟囔,笑着摇了摇头,“等吧等他回来谁让咱们无比需要他,可他偏偏不怎么需要咱们呢?”

    …… ……

    7月25日,周一。

    东观书店的专辑销量排行榜,再次准时发布。

    其实在这个榜单出来之前,大家就已经纷纷预料到《涛声依旧》这张专辑必将继续无比强势了。

    而事实上,就在过去的这两周,尤其是当廖辽在外地做了宣传回来之后,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家唱片公司主动向她递出了橄榄枝,哪怕是公司规模没那么大的,也是直接喊出了能吓死人的价码,就希望能把她签过去。

    因为眼下的廖辽,已经红到了一个此前所有女歌手都不曾达到的程度

    甚至可以说,她已经是当今歌坛最红的那一个

    但是,当这一周的销量榜单出来,所有第一时间拿到销量数据的人,还是不由得第一时间就看傻了眼

    《涛声依旧》上市的第三周,单周38552张

    按照几乎不可逆的市场规律,除非出现特殊情况,比如像五行吾素那样,专辑上市首周无人问津,然后因为宣传到位,反而在次周火起来,才会在第三周拿到最高的销量峰值,再比如像廖辽的第一张专辑,是属于宣传并不到位,但靠着口碑慢慢红起来,于是也在上市的第三和第四周拿到了销量的峰值数据。但那只是例外,在一般情况下,一张专辑的峰值销量,尤其是一个已经成名了的歌手的新专辑的峰值销量,是肯定会出现在上市之后的第二周的。

    而第三周,对于一张质量过硬的好专辑来说,则是会呈现出销量微微下滑,但保持稳定继续大卖的态势过去二十年的唱片市场上一桩桩一件件的例子已经早就证明了,哪怕你再红,也概莫能外。

    但是,廖辽的这张《涛声依旧》,却在上周已经创造了32558张这个超级销量纪录之后,逆规律上扬,在上市的第三周。又创造出了一个崭新的同是也高不可攀的新纪录

    38552张

    比上一周还又多卖了近六千张

    此前哪怕是再红的歌手再红的专辑,在第三周

    也要微微下挫大约10左右,但《涛声依旧》却反而激增了超过18

    东观书店唱片销售历史上的一个又一个新纪录,就此诞生

    最高的峰值数据。这个不用说了

    第一次有专辑连续两周破三万张销量,才是真正可怖的

    因为连续三周的上扬,让人已经无从判断这张专辑的巅峰峰值,到底在哪里因为大家一致认可经多年市场经验总结出来的市场规律,对这张专辑似乎已经失去了指导意义。

    如果你认为这个38552张就已经是这张专辑的巅峰。但你怎么确定它在下一周不会创造一个更高的销量纪录呢?

    要知道,按照现在音乐圈内的说法,廖辽这张专辑里,可是有十首主打歌的呀

    如果你分析之后认为,这一周的销量再次逆势大爆,是因为《苦乐年华》或者《渡口》等作品支撑了销量,那么你怎么知道等到下一周,《回来》这首酣畅淋漓的摇滚,不会接棒继续支撑销量,从而为这张专辑撑出一个更辉煌的成绩呢?

    总之。看到廖辽的《涛声依旧》如此疯狂如此节节攀高的销量,尤其是再对比着去看一下本周再次销量跳水以至于只卖出了不到六千张的《让我飞》,和虽然稳定住了,但单周也就只有五千张多一点的《苦竹》,整个国内歌坛,简直是一片人荒马乱。

    几乎所有的新专辑发行计划,尤其是女歌手的新专辑发行计划,一律被暂缓。

    没有人愿意赶在这个时候跑过去送死。

    在眼下《涛声依旧》红到无极限的这个时候,这张专辑在市场上几乎拥有神挡杀神的气势,哪怕就连天皇巨星刘明亮。在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自己的新专辑发行时间会略微推迟一下,因为其中有一首歌他自己还不太满意云云。

    而就在这个时候,尽管此前就已经有无数公司纷纷给齐洁打来了电话。希望能见到李谦大家谈一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机会,但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非但没少,却反而越来越多。

    唱片公司的总经理们打来电话,希望能够请李谦过去担任公司的音乐总监,价钱神马的。尽管开,绝不还价要分成给分成,要干股给干股

    词曲作者和音乐人们打来电话,希望能够让李谦帮忙指正一下自己的作品,并且希望能够有时间跟李谦交流一下向李谦学习一些先进的作词作曲的理念。嗯,虽然在艺术圈来说,动不动就谈钱,真的是蛮俗的,但人家都说明了,哪怕只是交流一下,人家也是愿意付钱的

    歌手和经纪人们打来电话,希望能够在这边方便的时候来拜访一下,当然,如果李谦先生没有时间的话,他们也不敢打扰,就是希望李谦先生如果有什么新作品的话,能不能够给他们一首,价钱啊分成啊什么的,都好商量,只要是李谦先生的作品就行

    但是,他们所有人得到的统一回复是:对不起,李谦出去自驾游了,现在我也联系不上他,您的电话和内容我会记下,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转告,失礼之处,请见谅

    没有人敢不见谅,大家都说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说请务必转告,大家都说等李谦先生回来了,希望齐小姐能给通知一声,对方必有重谢……

    但转身回到圈子里,当几个朋友相聚时聊起《涛声依旧》,聊起廖辽,聊起李谦,所有人却只能无奈地耸耸肩,说不出是抱怨还是艳羡地说:“没办法啊,人家是李谦啊,人家就是牛啊,所以喽,人家当然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这个时候,那个似乎正在音乐圈内开始热到发烫的人,那个似乎正在被整个流行歌坛所追逐和寻找的人,才刚刚结束了他所谓“暑期自驾游”的第一站,刚刚从大草原的马背上跳下来。他开着他那辆已经脏兮兮的越野车,车里放着吉他二胡笛子箫唢呐,和三把刚刚入手的马头琴,手套箱里除了手机之外,还放着一把口琴,正经神木米脂一路南下,直奔长安府而去。

    越野车驶过颠簸不破的黄土古道,荡起一股长长的沙尘,如一道婉转的线,曲折地伸向远方,直奔向那天地之交处。

    渐行,渐远,渐无人。

    在他背后,只剩那莽莽荡荡的黄土高原。

    亘古,荒凉。

    第一卷,锦年素时,终。

    九千字大章,第一卷,写完了

    第一卷写得如何,或臧或否,或击节或痛斥,皆由大家,但我自己,基本满意。我就是这个调调,你骂我灌水也罢,夸我细腻也好,从一开始到现在,我没变过。自始至终,我都很认真的在对待每一个人物每一段故事,和每一个章节。

    然后,求一下月票,毕竟双倍难得,过了这个时候,就算还是那些票,但计算出来就少了一倍的。大家多多支持一下吧

    嗯,明天开启下一卷,我争取写的更精彩些,来回报大家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