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四二章 他们太自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还有报仇这么狗血喷头的事情?

    很多人都转头看着那个刚才提问的《艺术家周报》的记者,那眼神,一个个都亮得恨不得射出三百瓦灯泡的光来。

    对于很多能够深入到歌坛内部、去潜心挖掘和了解很多细暗掌故的记者来说,李谦这个名字,当然也不算什么新人了,从去年廖辽大红大紫开始,这个名字就已经多次出现在面前和耳中,但对于平常就是跑点娱乐新闻的绝大部分记者来说,或许这个名字他们也不是没听过,但一时之间却愣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了。

    而且,就算是想起来李谦是干嘛的,这个时候对于《艺术家周报》那位记者的问题,也是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尼玛,不是说好的撕逼大战吗?怎么又蹦出来一个李谦?

    报仇?报什么仇?廖辽帮李谦报仇?李谦跟五行吾素有什么仇?

    当然,现场很多人,毕竟都是跑娱乐新闻跑了多年的,就算因为视野的习惯性,导致他们对于音乐圈的幕后工作者向来都是采用无视的态度,但是对于在音乐圈内部流传的一些消息和说法,还都是相当了解的,这个时候脑子稍微一动,自然很容易就能把李谦这个名字跟此前因为五行吾素的新专辑而在圈内产生的一系列说法联系了起来,进而很容易的,大家就把金曲奖颁奖晚会上的事儿想起来了!

    原来,根子就在这里么?

    刷的一下子,很多人的神经就在这一刻彻底兴奋起来了!

    尼玛,本来以为三大女声的撕逼大战就已经够嗨了。原来这后面居然还有曲折动人的剧情么?而且还是八点档的狗血复仇桥段?

    这简直……太燃了!

    这个时候,见现场突然安静下来,那位《艺术家周报》的记者颇有一种“我的逼格的确高于你们”的傲视感,干脆就一下子站起来,直直地逼视着坐在主席台陈长生旁边的廖辽。开口大声问:“廖辽小姐,你曾在金曲奖颁奖晚会上力挺你的制作人李谦,而当时何润卿小姐和五行吾素在得奖的时候,却都没有提起她们获奖歌曲的词曲创作人李谦先生,在事后,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就没有邀请李谦加盟。而且据我所知,何润卿小姐的新专辑,也并没有向李谦先生邀歌,只是把去年那首单曲《半壶纱》又录了进去。那么请问,这些事情。跟你的新专辑的发布时间,有关系吗?”

    好吧,这厮不知道是傲视感爆棚了,还是真的人来疯,但他这张嘴,真的是很敢说,居然连金曲奖的事儿都给直接踢了出来,要知道。那件事在事后可是几大主办方联手向媒体圈发布的禁止报道的命令。

    所以这个时候,现场所有的记者都不由得仰视着他,脸上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

    不过。他的确是很熟悉圈内的掌故细纹,而且联想能力、推理能力都是相当的有料!至少他这番话问出来,现场的所有记者在仰望他之后,就都纷纷地扭头看向了廖辽。有人甚至说:“廖辽小姐,能说说么?说说吧!”

    这个时候,廖辽面对那么多双眼睛的直视。却只是笑了笑,凑近话筒。笑着说:“我跟润卿姐关系很好,跟五行吾素虽然不认识。但至少没有什么仇,所以,你想多啦!”

    那位《艺术家周报》的记者一听廖辽避重就轻,当时就忍不住,直接道:“但是在现在国内歌坛,你跟何润卿小姐,跟五行吾素组合,已经是鼎足而立最火的女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你们要选择在半个月之内集中发专辑呢?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到各自专辑的销量吗?你们这样突然宣布开战,难道会没有任何的原因吗?”

    面对这样刁钻的问题,廖辽又笑了笑,说:“为什么要有原因呢?这也要原因,那也要原因,要那么多原因干什么?”

    说到这里,她目光炯炯地在现场所有记者们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那位现场唯一站起来的《艺术家周报》记者的脸上,笑了笑,她说:“如果你们非要把很正常的发专辑、很正常的市场竞争说成是开战,那么,好吧,我来了,我参战了……这还不够么?”

    哗的一下,现场再次沸腾。

    廖辽亲口说的耶她参战了!

    …………

    六月七日这一天的上午,无数人都在等待着长生唱片发布会的消息。

    除了接到消息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之外,光一个顺天府,就有至少七八家唱片公司派人直接去了现场,以便获得第一手、第一时间的消息。

    然后,果然就像她们所担心、或所期待的那样,要发新专辑的,正是廖辽。

    突然之间,整个国内歌坛,彻底沸腾了。

    如果说五行吾素和何润卿之间的对决,还不够刺激的话,那么现在好了,更刺激的来了三大女声,超级对决!

    …………

    上午,华歌唱片。

    总经理办公室内,黄达仲坐在老板桌后面,音乐总监杜晓明坐在待客区沙发座位的一头,而另外一头,坐着五行吾素的五个女孩子,还有她们的经纪人吴姐,和李金龙。

    此时,华歌唱片这边派去了廖辽新专辑发布会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赶回来了,正站在黄达仲的办公桌前汇报。

    “……去了少说也有一百多记者,热闹得很,现场有记者直接问到了廖辽这么做是不是要帮李谦复仇,但廖辽没有直接回应,她只是说,她参战了!”

    黄达仲的脸色本就阴郁着,此时闻言,不由得就冷笑一声,“参战?廖辽也太高看自己了吧?真以为她这张专辑让李谦帮忙做的。就有资格直接挑战五行吾素了?”

    他的怒火,当然是其来有自。

    本来他是看到了何润卿的颓势,意欲借着五行吾素正在最火的时候,一举把何润卿给打下去,也让五行吾素彻底坐稳自己歌坛最畅销的位置。而且在决定这么做之前。也是经过一再的分析、一再的市场调查,他,和公司内的一众高层们,也一致认为,这样做成功的把握至少在八成以上!

    但是现在,随着廖辽的突然加入。且不说等于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也已经成了别人的目标这件事本身,已经令人心中不快,问题是如此一来,廖辽就把这本来清晰而明朗的局势给一把搅乱了。

    从两人大战。变成三方大战,尽管何润卿和廖辽两个人,不管哪一个,在如今正当红的五行吾素面前,都肯定是居于劣势的,但在这样的大混战之中,现在就连黄达仲都不敢保证,五行吾素就一定能全胜而出了。

    他这么一发火。那工作人员顿时就住口不说。片刻之后,黄达仲自己深吸一口气,冷笑了一下。道:“既然来,那就来吧,本来还准备好好的跟她分享市场,咱们不去下半年,她也别来上半年,大家心照不宣就好!毕竟。咱们也不想彻底把廖辽和李谦都往死里得罪。但是……这一次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顿了顿,他问:“还有事吗?”

    那工作人员赶紧道:“还有就是。长生唱片那边在现场播放了廖辽这张新专辑的第一主打歌《涛声依旧》,是一首中国风作品。我听了一下,感觉相当好,看现场的反馈,那些记者也是一个个都觉得超级的赞,估计回去之后,很快就会给她这首歌造起声势来!哦,对了,长生唱片还特意灌制了一批只有《涛声依旧》这首歌的磁带来送给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我没有记者证,所以拿不到,但他们一口气送出了很多份,我跟一个熟悉的媒体朋友把他的那一份给借过来了,说好了下午还他!”

    说话间,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盒磁带来,放到了黄达仲面前的办公桌上。

    黄达仲拿起这盒完全没有包装、甚至连磁带上的贴纸都没有的空白带,点点头,终于露出一点笑容,说:“做得很好,待会儿我们听一下,就拿去让技术部复刻一份。”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看向杜晓明和五行吾素的几个女孩子,道:“走吧,咱们去试听室,听听她这首歌到底有多大成色!”

    …………

    上午,索尼唱片。

    《涛声依旧》播放完了,试听室里只剩下空白带那特有的沙沙的声音,和屋内几个人略显粗重的喘息声。

    谢铭远亲自起身去关了播放器,回身看着试听室内的几个人,笑笑,说:“都说说看,这首歌,怎么样?”

    试听室里,索尼唱片总经理渡边和一,何润卿,《苦竹》的制作人、监制周明敏,以及何润卿的经纪人刘梅,都赫然在座。

    这时候,周明敏第一个开口说:“似乎跟《半壶纱》不是一个路数的,这首歌,更贴流行一点,但作曲还是比较新颖的,嗯,说它是中国风……我倒觉得,还不如润卿这张专辑里那两首新中国风更有中国风的味道?”

    渡边和一点点头,没说话。

    谢铭远又看向何润卿。

    这时,何润卿犹豫片刻,似乎是还在回味和咀嚼着刚才那首歌的味道,停顿了片刻,她才开口说:“歌肯定是好歌,也果然还是李谦的性子,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跟此前《未了情》的那种偏京味、偏京戏的风格,还有我那首《半壶纱》轻飘飘的感觉,以及五行吾素那首更白话一点的《冰糖葫芦》,都不怎么贴。不过……市场会更能接受哪一种?”

    谢铭远闻言嘴唇微翘,指着何润卿说:“润卿,你呀,这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就哪怕害怕李谦?呵呵,实话说,我刚才听完,对这首歌的感觉,嗯,的确是很棒,李谦出手,的确不凡,尤其是中国风,这种风格,应该算是他开创,而偏偏,他从来都不走老路,一首歌一首新风格。而且我猜着,这首歌,大约也应该会红!不过……”

    顿了顿,他笑道:“不过这首歌能不能扛起廖辽这一整张专辑?就算勉强扛起来了,又能不能在跟你、跟五行吾素的这一场专辑大战中占据什么有利的地位?我看,倒也未必!”

    说话间,他又笑笑,说:“我现在回想起来,怪不得我跟李谦和廖辽见面的时候,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原来他们就憋着在这里等着呢!哈哈,可惜呀,我觉得他们俩还是有点自大了,这张专辑不要说对垒咱们和五行吾素两边了,就算只对着一边,他们也未必就真能讨了多大的好处去吧?”

    这个时候,渡边和一点点头,终于开口了。

    “我同意老谢的这个判断,这首歌很好,但不代表廖辽的这张专辑就真的有多大的优势。总之,咱们沉着应战,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好!”顿了顿,他也笑笑,说:“而且,反过来说我倒是觉得廖辽的加入,对于咱们来说、对于润卿的新专辑来说,未必是坏事!三方混战,总比咱们直接跟五行吾素面对面硬碰硬要好!”

    顿了顿,他笑着扭头看向何润卿,说:“虽然廖辽在现场不肯承认,不过我倒倾向于认为她真的是在为李谦复仇!呵呵,说起来,或许你该为此给她打个电话,道个谢什么的!她这一加入,就分摊了很多你的压力了!”

    何润卿闻言勉强笑笑,点了点头。

    分摊压力了么?

    其实是心里的压力更重了吧?

    廖辽分走的,只是失败之后的舆论压力而已,至少在舆论和媒体那里,会觉得失败者会有两个,那么显然比独自一人的失败,受到的打击,要小了很多。

    但是,两个人一起失败,就不叫失败了?

    …………

    华歌唱片,试听室。

    听完了《涛声依旧》这首单曲之后,音乐总监杜晓明沉默不语,五行吾素只是觉得好听,别的也说不出什么来,李金龙就更是闭口不言。

    这个时候,只有黄达仲不屑地一笑,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感觉,我的感觉就是,这首歌不错是不错,但是,它跟五行吾素的快歌比起来、跟你们这张专辑里那几首快歌抢起歌迷来,能有什么优势可言吗?”

    第一次,杜晓明缓缓点了下头,翘起的二郎腿终于放下,他缓缓地说:“这首歌的确很好,但是,根据五行吾素上张专辑的市场反响来看,她跟咱们的新专辑,的确不是一路,也没有可比性!而且我觉得,的确,至少年轻一些的歌迷,还是应该更喜欢咱们的快歌!”

    黄达仲哈哈一笑,“老杜你是行家,哈哈!”

    听到杜晓明这个专业人士的点评,像司马朵朵、孙若璇等几个人,不由得就稍稍松了口气。要说对准何润卿开战,她们还没什么可害怕的话,那么面对廖辽,而且还是李谦力捧的廖辽,她们就不由得有些心惊胆战。毕竟,可能很少有人会比她们更了解李谦的能力了。

    但这个时候,不知为何,王靖雪和谢冰两个人的心里,却是不约而同地反而更加担心了李谦,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吗?

    ***

    今天的第二章,而且是四千五百字!晚上还会有第三章!

    继续求月票!

    ps:今天是书友“苏门达拉”家的小公主函妹妹生日,小朋友,这一章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