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三四章 面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一大早,李谦陪着王靖露去参加表演系的考试。

    照例的又是排队,等着领准考证,领到准考证之后继续等。只不过这一次,两人在等着开考的时间里,跑去看了摄影系贴出来的考试结果。

    在那打印出来的几张纸上,李谦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准考证号和名字。

    周围是不少眉眼低垂、满脸失望的考生。

    但他们也不至于太过灰心,因为艺考季刚开始,他们随后还会去参加很多此类艺术院校的招生考试——每年从四月份开始,会有很多人就这样一家学校一家学校的跑着考过去,直到被某一家录取为止。甚至有很多人会今年考不上明年再来!

    王靖露高兴得眉开眼笑,那模样儿,就跟她自己也过关了似的。

    而接下来,就换了李谦送她进考场。

    神奇的是,王靖露出来之后说,表演系的考题居然跟摄影系一模一样。

    然后,就跟当初在楼顶上对答案一样,俩人巴拉巴拉地分析着王靖露的答案到底能不能过关——事实证明,他们多虑了,当第二天的结果出来,王靖露也顺利的进入了下一轮。

    上午是王靖露考,下午就又轮到了李谦。

    只不过这一次,⊕︽摄影系这边参加考试的只剩下了大概两百人左右。

    然后,在电影学院最大的那间拉片室里,两百号人乱七八糟地坐下,看电影。写影评。

    …… ……

    四月二十三号。顺天电影学院。

    随着考试人数的急剧减少。考试进度在十九号和二十号这两天突然加快,等到二十一号的大榜贴出来,不管你报考的是哪个专业,入围的基本上就只剩下一百个人左右了。

    加在一起,那张大榜上也就出现了七八百人而已。

    李谦和王靖露全都无惊无险地上榜。

    接下来的面试,进度会再次慢下来,因为虽说电影学院把所有考生按照报考专业的不同分成了三类来组织考试,但据说每个考生都有五到十分钟的时间。所以,可想而知,想快都快不起来。

    李谦的摄影系,分在第一类进行面试。

    而王靖露的导演系,则分在第三类进行面试。

    这一次,他们谁都不能陪谁了,只能各自分开去排队。

    站在候考的人群中,李谦无心去关注周围人都在聊什么,他只是默默地回想着这两天抽空完成的录音,并推算着自己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事实上。虽然王靖露从一开始就要求他同时在华夏戏剧学院那边报名,但他想了想之后。还是拒绝了。并不是不想加这道双保险,只是因为戏剧学院那边并不设单独的摄影系,而李谦又实在是对导演系兴趣没那么大。

    当然,对于王靖露在戏剧学院连过两关,也顺利地杀入了最终的面试,李谦还是很为她感到高兴的——她和李谦不同,双保险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坏处。

    …… ……

    李谦的准考证号比较靠前,所以,下午三点多就轮到了他。

    大号的练功房里空空荡荡,只在靠镜子的那一面一溜儿排开几张长桌,桌子后面坐着姿态各异的一排考官。

    三男二女,一共五个人。

    年龄大的,看着得六十多岁了,年龄最小的,估摸也就三十出头。

    像这样的大房间,又如此空旷,本来就容易下意识地产生紧张感,更何况这还是面试,更何况考生走进去面朝考官一站,正对面就是那面大镜子,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都能看见!

    对于本就有些紧张的考生来说,这是一个绝对会让人越看越紧张的考试环境。

    李谦背着廖辽借给他的一把民谣吉他走进去,面朝考官们躬身说了声“老师好”,然后就面无表情地站好。

    坐在最边上那位最年轻的考官拿起桌子上李谦的准考证,问:“李谦?济南府人?”

    李谦点点头,回答:“是。”

    然后,他从考生袋里抽出三张照片,自己也不看,就冲着旁边递过去。

    三张照片,在剩下四个人的手里传了一遍,最后又回到了年轻考官的手里。

    李谦注意到,坐在南边第二个的那位女考官,看得最认真。

    年轻考官接过照片后,每张都瞄上两眼,然后又递过去,到最后,那几张照片果然不出所料地落回了那位女考官手里。

    她又逐张端详一遍,笑眯眯地抬头,看着李谦,说:“我们面试这一关,是允许才艺展示的,你是准备弹吉他?唱歌?”

    李谦笑笑,说:“我想了想,觉得我也就会这个。”

    那位女考官又笑笑,说:“那你开始吧!”

    李谦就抱起吉他,开始弹前奏——歌是王靖露选的,她要求李谦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必须唱他写给自己的那首歌,《当你老了》。

    这歌词是英国诗人叶芝的作品,考官们当然都是知道的,这就跟《执着》啊之类最近才红起来的作品不一样。你歌再红,也难保学院里的教授们没听过。但是《当你老了》,他们就肯定知道,在配上民谣风的曲子,王靖露分析认为,当李谦唱完了,他们肯定要问这是谁谱的曲子,到时候嘛,李谦说自己谱曲的,这不立马就得加分?

    于是,李谦乖乖地执行她的设计。

    他一开口,果然几位考官就都是神情微动的模样,显然,他们果然都知道这首诗。

    然后,这首歌的曲子跟这首诗也足够的搭,而李谦现在的历练,也让他足以把一首潺湲的民谣唱到动听的程度,这种水平,顿时就听得两个考官点头不已。

    认真地唱过之后。李谦放下吉他。重新背好。

    坐在最边上的那位年轻考官果然就问:“这是叶芝的诗吧?没听说谁为他这首诗谱曲啊。这曲子是谁的?”

    李谦很平静地说:“这是我自己写的曲子。”

    刷的一下,这感觉果然就不同了。

    五个人齐齐抬头看向李谦。

    只有坐在最中间的那个,虽然也抬头看过来一下,但很快,他就有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一份文件——唔,李谦眼尖,看着那像是一份考卷。

    这个时候,那位女考官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三张照片。问:“我看了你的作品,能跟我说说当时拍这几张照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

    李谦闻言努力回想片刻,无奈地说:“我当时就想,你们把灯光都布好了才让我们拍,而且还有人盯着,不许动灯,这还不得每个人拍出来都差不多?考官们又是要一天之内一口气看几百张差不多大同小异的照片,这……我很好奇你们怎么来区分谁有才华谁没有才华。”

    他这话一说,现场几个考官顿时都咧嘴笑了笑。

    那位女考官更是笑着说:“别怀疑。也别好奇,我干这个干了三十年了。要是不能一眼就看出点东西来,这么多年不是白干了?那么多学生,我是怎么教出来的?”

    李谦耸耸肩,想问一句“那您看我还行么?”,想了想,没敢问。

    但这个时候,那位坐在中间的考官却突然发话了,他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李谦,问:“你接触过法国电影?”

    李谦想了想,回答说:“很少,咱国内的情况,除了好莱坞的片子,别的都不太容易接触到。”

    那位看上去大约能有六十岁上下的考官突然拿起手上的纸晃了晃,然后说:“没接触过法国电影的话,这个人猿星球的想法,就是自己联想到的喽?”

    那果然是此前第一场时的考卷。

    而且看这意思,应该是李谦的。

    不过,真要说人猿星球的想法,李谦最初当然是从美国电影里知道的,只不过他做事情喜欢追根问底,所以就到处查找这个人猿星球的设定,然后,当时就顺着查到了几部早在五六十年代的法国电影,从而得知了原来好莱坞后来的那几部系列剧,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在法国电影人手里就完成了,而且还做成了一个逻辑严密的科幻系列。

    当然,来到这个时空之后,李谦对电影的接触面还太窄,所以他不确定这个时空的法国电影人是否已经有过这方面的创作,甚至连好莱坞那边有没有类似的创作都不知道。

    不过,正是因为有这么点知识垫底儿,早在对方刚一提到法国电影的时候,李谦就已经很敏感的察觉到,想必在这个时空,法国的电影人们还是已经做出了这个系列了。

    于是,李谦想了想,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有个朋友,他是做编剧的,有一次闲聊,我凑巧听他提到过法国五十年代有部类似题材的科幻电影,我们当时还聊过,凑巧这次有这么个考题,我就把当初的一点想法都写上了。”

    那考官闻言挑了挑眉毛,点点头,说:“你倒诚实。”

    但这时候,那个年轻点的考官却一脸好奇地问:“你这个年纪,居然认识做编剧的朋友?家里有人在影视圈工作?”

    李谦摇摇头,“没有。真的就是单纯的朋友。”

    那位考官闻言,脸上露出一个不太相信的表情,问:“可以说一下你那个朋友的名字么?我也是干编剧的,说不定能认识。据我所知,咱们国内对法国电影有研究、甚至能研究到注意到那部电影的,可不多。”

    李谦闻言只好说:“他姓曹,叫曹霑。”

    这话一出,五位考官居然齐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位年轻的考官点点头,笑道:“是老曹,那就怪不得了!他死迷法国片。”

    但这个时候,那位坐在中间的考官却又突然开口说:“你的朋友不会给你加分的,曹霑在电影学院这边有朋友,但是敌人更多!”

    李谦咧嘴笑笑。说:“我相信老师们肯定会公平判分的。”

    那考官闻言。却是突然笑了一下。说:“你的试卷我看了,照片也看了,你去摄影系,多少有点浪费人才了,考虑一下,来导演系吧!”

    他这话一说,旁边那位女考官当即瞪起眼睛,“喂。钱院长,你这可太偏了啊!他只报考了我们摄影系,你就别替导演系老周操心了!”

    那位钱院长闻言,丝毫都不为所动,只是微微一笑,看着李谦,郑重地说:“只要你同意,我给你补档案,我给你调档,怎么样?”

    李谦想了想。笑着摇摇头,说:“我就想考摄影系。”

    那位钱院长闻言盯着他看了片刻。无奈地收回目光,放下了手里的试卷。

    这时候,那位女考官就笑眯眯地看着李谦,问:“除了咱们电影学院,你还报了其他学校没有?准备去考其他学校不?”

    李谦摇摇头,说:“只报考了顺天电影学院摄影系。”

    那位女考官闻言笑着点点头,说:“回去好好准备文化课考试,千万不要让文化课拖了后腿!”又道:“好了,你的考试结束了,可以出去了。”

    李谦点点头,鞠了一躬,然后迷迷糊糊地走出教室。

    穿过排队候考的人群,他正要走出这段走廊,胳膊突然被人抓住,然后,一张兴奋中带着些忐忑的脸出现在面前,那人问:“哥们,考得怎么样?都说考官特别严肃,是不是真的?很吓人吧?”

    “严肃?”李谦闻言愣了一下,问:“谁告诉你考官很严肃?”

    这时,旁边顿时就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我们都是刚从里面出来啊!怎么,考官对你不严肃么?”

    恍惚之间,李谦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但仔细想想,他又觉得自己其实什么都没闹明白。

    掰着手指头数数,三场考试,第一场笔试,自己也就给出了那么一个《人猿星球》的构思,第二场写影评,嗯,或许自己的见识,的确是比周围这些真真正正是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们高明了不少?

    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貌似很受那几位考官的青眼?

    顿了顿,他看向周围那一道道关注的目光,耸了耸肩,说:“我进去就光盯着那面镜子了,没注意到考官们都什么样儿……”

    他这么一回答,周围所有人顿时释然。

    “你丫居然比我还惨……”旁边有人笑嘻嘻地说道。

    李谦耸耸肩,也笑了笑,起身离开。

    …… ……

    坦白说,除了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会让李谦多少有点烦之外,这跨度好几天的三场考试,实在是没有给李谦带来什么太大的感觉,然后,不知不觉的,就这么考完了。

    而且,似乎自己考得不错?

    但王靖露就完全不是这样了。参加完了电影学院和戏剧学院的两场面试之后,她就忍不住一遍遍地在李谦面前抱怨——

    “我觉得面试的时候我发挥的太差了,尤其是在戏剧学院那边的时候!你不知道,那些老师都绷着脸,我一看他们那副样子,就吓得快说不出话了!幸好我的才艺表演是钢琴,一弹起钢琴,我就会没那么紧张,不然肯定更差!”

    但不管怎么样,考试都已经结束,而李谦和王靖露两个人,也都并没有准备去报考别的艺术院校——李谦如果考不上,就会选择不上大学了,而王靖露如果考不上,则会选择放弃艺术这条路,转而去认认真真地考普通学校去。嗯,如果不出意料,她会选择师范类的学校,争取将来毕业后做个像李爸那样的教师。

    而接下来,结束了艺术考试之后,王靖露回学校继续上课,李谦则是重新回到了录音室。

    廖辽第二张个人专辑《涛声依旧》的录制,已经来到了最后阶段。

    *

    第二章!四千五百多字!

    今日两更近九千字完毕,大力求月票!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