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三〇章 干得漂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个时候,李谦的目光从几位咖身上一一看过去,一边看一边笑着跟视线所在的那个人点头,然后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几位的歌,我都听过,也都很喜欢,你们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唔,这样好不好,虽然眼下我手头上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作品可以给,但你们都是廖辽姐的朋友嘛,所以,我破个例,给个空头承诺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着陈长生,说:“陈总回头可以跟我的经纪人联系,我答应帮你们公司写四首歌,可以写个合约!只不过呢,我虽然对自己的才华有信心,但我不承诺可以写出歌来就包红,所以,呵呵……请大家也不要期望太高,好不好?”

    李谦的这番应对,让廖辽不得不低下头,拼命忍住才让自己没有笑出来。

    只能说:干得漂亮!

    你不是直接拉了人来当面要歌嘛,你不是让我下不来台嘛,好办,我给你,但我只是答应可以给你!而且最妙的是,李谦也是直接对着歌手承诺的!

    写歌嘛,当然不会无偿啊,所以,你去跟我的经纪人把价钱谈妥了先。

    反正人是你拉来的,那我就当面答应给人家了,如果后续价钱谈不拢,那很显然啊,就算是你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我身上,你还指望几个歌手能对你没怨言?

    而且,对于最近好多年都待在二线,迫切期待能够爬进一线的歌手而言,哪怕是他们接下来的整张专辑一分钱都不挣,他们也希望能红起来呀!所以,如果人家李谦都答应给歌了,偏偏你公司里扣扣索索的,连买歌的钱都针头线脑的算计,最终导致人家不满意价钱才拿不来歌,这个责任,谁更多?

    这一刻,廖辽忍住笑看向陈长生的时候。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果然是瞬间就僵硬了一下。

    “活该!”

    别看表面上还一本正经地坐着,但其实廖辽心里早就笑得不行不行的了,她忍不住心想,“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李谦年纪小就一定好欺负呢?陈总平常按说是挺聪明的一个人。结果李谦这才刚一进京,他就已经忍不住要打小算盘……不过也好,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伸脚提到铁板了,他们就知道绝对不能拿看十七八岁小孩的眼光来对待李谦了!”

    不过。陈长生毕竟是陈长生。

    虽然一点小打算被李谦看破,而且还被李谦顺手就反过来给套进笼子里了,但他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就算是免不了要出血,但总算能拿到李谦的歌了,而且还顺手摸清了李谦的脾气,这已经算是成功了,不是么?

    于是他当即笑道:“那好,那咱们就那么说定了!跟你的经纪人那里,我亲自去谈。”顿了顿,他的姿态顿时比刚才要低了不少。笑着对李谦说:“谦少,那接下来,你可要多费心哪!”

    …… ……

    应付完了长生唱片那边,李谦和廖辽总算是可以静下心来了。

    从陈长生的办公室里告辞出来,李谦又逐一的跟长生唱片的几位歌手握手告别,然后才跟着廖辽到了她的专属休息室。

    嗯,没错,专属。

    音乐圈,或者说娱乐圈,就是一个这么现实的地方。可能几天之前你还屁都不是。但只要一首歌火了,你立马就有了咖位,你的商演价格立马就敢打着番的往上爬,就好像在演出商那里钱都不是钱似的……然后。自然而然,只要你能带来利益,那你们所有人都高看你一眼!专职司机、专职经纪人、专属休息室,甚至专属练歌房……统统都有了。

    所以,由此反推,其实也不难知道一个能把人捧红的词曲作者。在歌手和唱片公司那里,该是多么的受重视了!

    一路来到廖辽的专属休息室,黄文娟忙前忙后的倒水冲茶。

    毕竟此前见过,李谦对她还有印象,就特意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才看着这豪华的专属休息室,跟廖辽说:“不错嘛,你这待遇很高啊!”

    廖辽就笑笑,不搭茬。

    虽说她咬死口的不接商演,但她上一张专辑到现在销量已经破三百万了,接下来大约一年左右,就能稳稳的破四百万张。四百万张啊,虽然公司都是以半价发行,一张专辑事实上就卖五块钱,但这仍然是一笔高达两千万的收入。她这张专辑制作费还不到七十万,宣发成本也就六十来万,而一盒磁带在厂家那里的生产成本甚至不到一块钱,所以,去掉所有的成本之后,就这一张专辑,廖辽为长生唱片带来的就少说也是一千五百万的利润。

    而按照当初跟公司签的合同,她的分成顶天了也就百分之十,也就是说,公司收入的那一千五百万里,只有她大概四百万,剩下的一千多万,都是纯利!

    任何一个人,为公司创造了那么大的价值、那么多的利润,都会被当成财神爷给供起来的!更何况陈长生是一个做起事情来那么猴精猴精的人?

    俩人往沙发上一坐,黄文娟把水端上来,然后就很自觉地关上门出去了,把这间专属休息室完全留给了李谦和廖辽。

    她一离开,廖辽脸上的表情立马就为之一变。

    刷的一下蹦起来,两步走到李谦身边,pia地往旁边一坐,一脸八卦的模样,“喂,喂,我听小洁说,你来了是你小女朋友去接的哦,还是住的酒店,怎么样,爽了吧?”

    李谦满脸黑线地看她一眼,“拜托,你注意下形象行不行!你一个堂堂的大歌星,年度最佳女歌手,跑来关注我这事儿,你不觉得跌份儿吗?”

    廖辽“嘁”了一声,“不说拉倒!小处.男小处.女那点事儿,猜都猜得出来!……反正我是觉得一点都不跌份儿,挺有意思的这事儿!”

    李谦瞥她一眼,“这么说,小处.男小处.女那点事儿,你都经历过了?”

    “呃……”廖辽立马卡壳。

    …… ……

    虽说廖辽也就是元旦才拿到歌,走的时候有几首歌还是完全生着的,而且这中间还过了个年。对于廖辽来说,还要参加春节晚会什么的,但不得不说,廖辽就是廖辽。哪怕只有个把月,已经足以让她把剩下那几首歌都咂摸个差不多了。

    俩人也不去练歌房,就在休息室里,廖辽抱着把吉他,从头唱给李谦听。

    每听完一首。李谦就点评几句,某些小地方,会让她做一些细微的唱法或感情的调整——可能其他的歌手或者制作人,尤其是五行吾素那几个女孩子根本就无法想象,对于李谦和廖辽来说,完成一首歌就是那么简单!

    虽说来到长生唱片之后,大家在陈长生那里耽搁了不短时间,但等到该吃午饭的时候,廖辽和李谦这里已经对完了四首歌!

    而且加上此前那四首歌在内,这八首歌都是属于已经可以宣布结束了练歌房的工作。可以直接进录音室的级别了——就算还有一些小问题,也完全可以拿到录音的时候再微调去了。

    然后,黄文娟出去买了盒饭,两人在休息室里简单吃过一顿饭,就又继续开始对歌。

    下午的时候,唱到《回来》,李谦才终于察觉到一点不对,廖辽可能是此前唱民谣唱入味了,然后就跟当初唱轻摇滚把自己唱进去了一样,现在也有点拽不出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唱民谣的时候,当然没问题,甚至越入越好,唱流行或者中国风的时候。也问题不大,廖辽这把好嗓子在这里,虽然唱法偏民谣一点,仍然可以保证滋味很足,但唱到摇滚还继续那么沉,显然就不行了。

    唱摇滚。你就得能绷得起来,还得能喊得出来!

    不过,还是那句话,天赋好就是天赋好,这个是真没办法。

    尽管在这里出了点小问题,但李谦听出来了,轻轻点了几句,廖辽立马秒懂,此前觉得别扭的地方顿时全部贯通,然后,仅仅几遍而已,她立马就找到了准确的切入方式。

    然后……ok!

    下午三点半,当廖辽又唱完一遍《涛声依旧》,李谦这里顺利通过,俩人愣了一下才发现,嗯,原来新专辑的练歌过程,已经结束了。

    虽然这一天唱下来,饶是廖辽嗓子极好,这时候也已经疲惫,不过大概是一下子把工作推进了那么多着实刺激得她不轻,这个时候对完了一遍没什么大问题了,她立马就要进录音室——一个来月的功夫,又是廖辽的新专辑,长生唱片上上下下都无比重视,所以,这张专辑里的歌曲所需要的伴奏都已经做好了大半。

    李谦拗不过她,只好陪她进录音室。

    嗯,当然,平常唱歌说话可能不怎么听得出来,但一进录音室,廖辽嗓子的疲惫立马就纤毫毕现。仅仅唱了两遍,她自己出来一听,得,宣布今天的工作结束吧!

    于是接下来不消多说,晚上自然是陈长生力主安排的接风宴。

    长生唱片这边呼呼啦啦七八个人,李谦就只带了一个赶过来汇合的齐洁。

    李谦是坚决不喝酒,大家劝了两次发现他是真不喝,也就没人敢再劝,而廖辽最近要录音,也是滴酒不敢碰,齐洁就算平常喝,这种交际性质的酒桌上也是基本不碰。于是,所谓接风宴,也就是纯粹吃吃饭,吃过了饭就把李谦他们送回酒店了事。

    等回到酒店,齐洁只回去稍微洗了把脸收拾了一下,就过来敲响了李谦的房门。

    今天李谦是只忙着帮廖辽练歌,但她可是奔波不停,连续的跑了两家公司,但价钱已经谈出来了,最后能不能成,还要看李谦的决断。

    ***

    第二更!两更七千字完毕!

    前有大神,怎么追都追不上,后有追兵,一不小心就掉队,刀只能继续奋力求月票,求支持!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