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二三章 何润卿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眨眼间想明白这些,陈长生不由就激灵灵出了一身冷汗。

    这看似不起眼的一点小阴谋,却是打着一石数鸟之计……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想起来的!

    不过,联想到圈内对信达那位总经理的评价,陈长生有理由相信……甚至是百分百的确信,自己的推测应该是真的!

    幸好啊,幸好廖辽不是那怕事儿的人!

    幸好前面的何润卿和五行吾素都只字不提李谦,让廖辽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她才毅然掀了桌子。要不然,如果廖辽也跟着掉进坑里,就算过了后自己回过味来了,其他人也回过味来了,但至少廖辽的名声就要受损,而信达唱片的打算也就算是实现了!

    哼,不声不响之间,李谦争夺战就已经打响了第一战了么?

    可惜的是,始作俑者必自缚啊!

    被廖辽这么公然的掀翻了桌子,聪明人那么多,大家都是眨眼儿的功夫就能回过味来,也就等于是说,这场战争还没开打,信达就已经直接被宣布出局了!

    想明白这些,待廖辽去后台合了影捧着奖杯回来,陈长生自然不会再冲她抱怨什么,相反是冲她竖了个大拇指,“还是你胆儿肥!”

    廖辽微微一笑,把奖杯递给坐在身边的黄文娟,然后淡定地坐下。

    …………

    “所以……年度最佳男歌手就是……张畅!”

    全场为之一静,旋即又响起轰然掌声。

    观众席上,张畅一脸吃惊地站起来,激动地脸色涨红。跟身边的朋友和同事拥抱了几下。这个时候,甚至有不少人开始起立鼓掌。

    颁奖晚会之前,整个舆论的大倾向是认为很有可能这一届的最佳男歌手又是刘明亮的了,因为今年虽然有廖辽和五行吾素在下半年相继崛起,但是放眼全年的唱片市场。还是不难发现,刘明亮仍是男歌手中成绩最好的那一个,而且他的歌一向都是比较受学院派喜欢的。

    但是,金曲奖真的是欠张畅一个最佳男歌手!

    1991年和1993年,张畅曾两度获得年度最佳男歌手的提名,而且都是呼声极高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虽然路子似乎并不是太受市场的欢迎,比起刘明亮和赵信夫来,他在学院派这里也总是给人感觉差了点什么,但不得不说,在音乐圈内部。他却是很多人的挚爱上两次的落败,在音乐圈内部,已经有很多人在为他打抱不平了。

    不过还好,虽然这一次,他和刘明亮都并没有什么太过绝对的优势,但哪怕只是考虑补偿,这个最佳男歌手发给他,也没有人会有什么意见!

    张畅激动地发表着自己的获奖感言。甚至对着稿子念都念错了好几个字,惹得下面不时响起善意的哄笑、鼓掌和喝彩声。

    观众席上,陈长生却扭头看向廖辽。问:“准备好了吗?接下来就该你了!”

    …………

    “那么,接下来我宣布,获得本届金曲奖年度最佳女歌手的是……廖辽!”

    台下掌声雷动。

    这个时候,随着不少人起立鼓掌,就连索尼这边,渡边和一和谢铭远也是带头站了起来。一边缓缓地跟着大家鼓掌,一边小声地交流着。

    “瞧瞧。信达那边好像脸色不大好?”

    “哈哈,渡边兄。你戴的真的是近视镜吗?不会是望远镜吧?”

    “哈哈哈,不开玩笑!铭远,难得人家把那么好的机会送到跟前了,他们自己把自己给除名了都,接下来的事情,可就都要靠你了!廖辽和李谦,对咱们都非常重要啊!一定要争取都拉过来!现在我觉得,润卿的下坡路,已经是没人能拉得回来了!我现在只是希望她下张专辑不要太惨!她走了下坡路,咱们这边的女歌手,就缺少一个扛旗的了!”

    “润卿这张新专辑,我倒觉得还不错!不过目前的话,咱们的主力还是在周嫫那边,先把她抢过来再说,至于廖辽和李谦那边,我觉得机会还不成熟,还差了那么点火候。”

    “哦?你是说……要等那个事儿爆出来,等他们之间谈崩了?”

    “哈哈,没错!信达出局了,接下来华歌再出了局,咱们才好正式出手!”

    …………

    刚才已经掀过桌子了,这次登台,廖辽只需要享受属于她的荣光就够了!

    嗯,没错,至少是在现在,她就是整个国内歌坛最好的女歌手!

    这一次,她也拿出一张纸,照着念起来,但这一刻的廖辽,却已经在不久之前通过她的硬气、她的智慧,为她赢得了最大范围内的支持和喜爱,因此,即便是最普通的感谢之词,台下也照样是掌声连连。

    …………

    台下,自从领了十大金曲之后回来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何润卿,突然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然后伸手从经纪人刘梅那里拿过自己的包,突然站起身来。

    刘梅跟着她站起来,小声问:“怎么了?”

    “回去!”她面无表情地说。

    刘梅吃了一惊,要劝说什么,但何润卿却已经起身走开了。

    颁奖中间退场虽然不太礼貌,但这么做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充其量就是路上人看见是何润卿中途退场有点惊讶,惊讶过后,等她走过身边之后,跟身边人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神秘笑意而已。

    刘梅跟着她走出二号演播大厅,一边打电话叫车子先到门口,一边快步追着脚步越来越快的何润卿,等到叫完了车,就追上去,不解地道:“怎么了润卿?咱们这么着急走,似乎不太好啊!是不是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何润卿缓缓地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再长出一口气,抬手拍了拍胸口,“这里不太舒服!”顿了顿,她见刘梅吓了一跳的模样。意识到自己说的话颇有歧义,就赶紧笑笑,解释道:“没事的梅姐,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

    话说到一半,她摇摇头。突然打开手包,掏出手机来,说:“我要给李谦打个电话。”

    刘梅闻言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何润卿的所有意思,但她想了想。说:“先别!”顿了顿,等何润卿停下手上的动作看过来,她说:“道歉是肯定要道歉的,尽管我还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他跟曹霑,但单就这件事来说,哪怕仅仅只是为了以后见了面不尴尬,道歉也是必须的,但是……不能是现在!”

    何润卿闻言讶异地看着她。问:“为什么?刚才我就要打电话,你也不让,其实现在回想。就算这件事在当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如果能提前给他打个电话沟通一下,他或许也根本就不会在意?毕竟他有那么重要的提名都没来,显然是不太看重这些奖项的!……呐,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让廖辽喊破之后。我仔细一想,突然觉得这很可能是信达唱片在幕后使的小手段。可知道也晚了,我已经掉进坑里了。那么,在事后打个电话补救一下,也不应该么?”

    刘梅老实地点了点头,也顾不上周围通过的工作人员的注意了,只能是尽量的压低了声音,跟何润卿说:“应该,当然应该!但我还是那句话,不能是现在!”

    何润卿不解地看着她,问:“为什么?”

    刘梅一脸正色,说:“因为你是何润卿!”

    顿了顿,她说:“就算道歉,也要等自己为自己正名之后在道歉!现在道歉,你自己不觉得有点低人一头的感觉么?等到你的新专辑上市了,大卖了,到那个时候你再把李谦约出来吃顿饭,当面向他道歉,岂不是更好?”

    她无比坚硬地、用一种特殊的语气再次肯定地说:“别忘了,你是何润卿!你是国内最好的女歌手!”

    何润卿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几乎就要被她给说服了,但片刻之后,她却摇了摇头,说:“梅姐,你是我的经纪人,我也一直都很信任你,但是这一次,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必须给自己保留一条路!或许换了任何人,我都可以像你说的,等到这张专辑大卖了再堂堂正正的道歉,但是这个李谦……不行!”

    她摇着头,说:“这一次,我一定要现在就道歉,尽管我可能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廖辽是直接掀了桌子,五行吾素那几个女孩子据说跟他关系很好,应该是上台之前就打过电话了,但是……还是那句话,我的直觉告诉我,哪怕已经晚了,哪怕已经是最后一个,但我必须现在就道歉!得罪谁我都不怕,但我绝对不能得罪李谦!”

    刘梅有点讶异,“直觉?在你的直觉里,那个还在上高中的小屁孩,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需要让你提前退场来给他打电话道歉?”

    何润卿闻言很认真地想了想,就在刘梅吃惊的目光中,她居然点了点头。

    然后,她说:“梅姐,你是知道的,我何润卿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湘妹子而已,我连国中都没有毕业就下田插秧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留在老家等着嫁给镇上的那户有钱人家,然后我才稀里糊涂去了长.沙府,然后,也是因为直觉,我开始在路边唱山歌来挣钱养活自己,最后走上了歌手这条路。”

    “……包括前几年,也是因为直觉,我才选择了来索尼,而现在,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何润卿还打算在歌手的这条路上走下去,那么李谦这个人,就是我绝对不能得罪的一个人!我可以尊重你的意见,不去主动接近他,但至少,我不允许自己得罪他!”

    说到这里,她见刘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摆摆手、摇摇头,说:“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直觉而已,而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说完了。她深吸一口气,不再看刘梅,转而拿起手机,开始翻查电话号码。

    刘梅站在一旁看着她,脸上说不出是笑是叹。忍不住小声说:“唉……润卿,我真想告诉你,这一次,肯定是你的直觉错了!你是何润卿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放低自己的身段去给一个高中生赔不是呢?”

    但何润卿已经是看都不看她,只是带着一丝胆怯。拨通了一个早就到手的手机号码。

    …………

    “……找我的?谁?”

    李谦打开门放齐洁进来,一边问着一边接过了手机。

    “何润卿!”齐洁夸张地做着口型。

    李谦点点头,一边往回走一边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喂,润卿姐你好。我是李谦。”

    “谦少,对不起,其实我刚才就想给你打这个电话的,但是,你也知道,颁奖现场那么多人,所以一直等到这会子才能给你打电话。那个……颁奖典礼的事儿,那个流言。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哦,那个事儿啊,嗨。没事儿的!没事儿!你就不打电话也没事儿!流言可畏嘛,主办方虽然不至于那么讨厌我,但是这个圈子里嘛,利益太大了,有利益存在,就肯定会有一些人老是要动点小手段、耍点小阴谋什么的。你们都有自己的顾忌,这都没事儿!”

    何润卿闻言微微地张着嘴、瞪大了眼睛。

    顿了顿。她试探着问:“是……廖辽跟你说的?”

    李谦已经回到沙发上坐下,一边用手势招呼齐洁坐下。一边随意地回答道:“没,廖辽姐没打电话,是五行吾素那边的靖雪姐给我来了个电话,我才知道出了这么档子事儿。没事儿的润卿姐,你放心,别人我不知道,在我这里,绝对没事儿!别说你们提不提我的名字这么点小事,你看,我都没去现场,不是么?”

    廖辽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打……就直接掀了桌子!

    可问题是,仅仅只是五行吾素那边在事先打了个电话给李谦,李谦就已经第一时间推断出是有人在背后耍阴谋,而不是主办方的意思了?

    这一刻,何润卿的心里用惊涛骇浪来形容都绝不过分。

    当然,她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仔细回味这件事的时候,于是,她缓缓地吸口气,强迫自己从震惊中冷静下来,然后诚恳地说:“虽然你不在意这些小事,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毕竟是我做得不对,所以……对不起!等你什么时候到了顺天府,我请你吃饭,再向你当面赔罪,好不好?”

    李谦哈哈一笑,“你愿意请吃饭当然好啊,润卿姐你可是我的偶像来着,无法自制那种!能当面见到你真人,当然是固所愿也!”

    第一次,何润卿脸上露出松了口气的模样,笑着点了点头,说:“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回头等你来了顺天府,一定要记得通知我一声。”

    李谦说了声“好”,但是又紧接着说:“可是不行啊,我要参加艺考啊……这样吧,到时候我看时间,好不好?反正你说过我请我吃饭的,我就在小本子上记下你欠我一顿饭就好了,等回头时间合适了,我再给你电话好不好?”

    何润卿闻言笑了笑,说:“好,我欠你一顿饭,你记到小本子上吧!”

    说完了,电话两头两个人都笑了笑,又简单说了几句,随后双方就互道珍重,很快各自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何润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却是随后就陷入了沉思。

    李谦倒是很和善,对今晚的事情也表达了相当的善意,不但表示接受了何润卿的道歉,也答应了一起吃饭,可最后那段话,他却又一竿子把这顿饭支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其疏远、或者说保持一定距离的意思也是相当的明显……

    但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李谦真的是一个才刚刚入行的高中生么?为什么自己感觉他对金曲奖、对这个圈子,好像是比自己还要了解?还要熟谂?

    从头到尾,刘梅始终都在关注着何润卿的表情,这时候见她打完电话又陷入沉思,就忍不住问:“润卿……润卿!你好像……很吃惊?”

    何润卿深吸一口气,对她摇了摇头。

    顿了顿,她说:“我只是更坚信我的直觉了!”

    一个才华横溢却又人情练达的年轻人,他的未来,谁能挡得住不让他光芒四射?

    个性?

    这在音乐圈,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

    再说了,李谦一开始不就说了,他一开始就很明白,自己不来参加颁奖典礼,固然会让主办方有些不快,而且也肯定不会再发奖项给他,但对方还不至于对他太过恼火,至于封杀之类,就更是绝对不可能所以,你看,他虽然有个性,但其实在做什么事情之前,他心里对于随后可能迎来的结果都是有考虑过的!他并不是那种没头没脑的耍个性!

    所以,这样一个人……哪怕是不主动交好,跟他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又岂是什么坏事?

    顿了顿,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扭头叮嘱刘梅道:“过段时间顺天府这边好像会有很多艺术院校有安排艺术考试?回头你去打听一下具体的时间,到时候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刘梅闻言先是点点头,随后又皱眉,问:“帮忙?”

    何润卿点点头,说:“李谦要来参加艺术考试。”

    刘梅闻言,忍不住撇了撇嘴。

    *

    第二更!

    这可是五千字的大章哦!在刀的词库里,从来就没有偷工减料这个词!所以,这只是第二更,我不会说什么一更顶两更了之类的话!

    然后,求月票,求打赏,也顺便求一下推荐票!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