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一一章 流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adx;

    要认真说起来,人不管做什么事业,一旦做到了一定的程度,还真就没有人是完全不看重奖项的——尤其是搞文学和艺术的人.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个话并不是说说就算的.

    古代社会,你说武力值,那简单,拉出来打一架就ok,谁赢了当然谁厉害.现代社会,你搞体育的,你百米成绩能跑进七秒,那你就是能跑进七秒,可能其他人再怎么努力都跑不了你那么快,你跳高能跳到某个程度,别人努力一辈子也做不到——他们都是可以直接数量化的,而高悬在他们头顶的,还有一个世界纪录.

    但是文学啊艺术啊这个东西,各有长处,各有优点,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旦达到某种高度,就只有受众面的大小而已,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谁高谁低,所以奖项的评选,显得意义更重要.

    所以,到了现代社会,文学上有诺贝尔,有普利策,音乐上有格莱美,电影上还有奥斯卡,而拿到中国来说,也有音乐上的金曲奖和电影上的长城奖.

    如果说畅销榜和金曲点播榜证明的是一个歌手在普罗大众那里的受欢迎程度,那么,金曲奖证明的就将是一歌,一张专辑,一个歌手在音乐和文艺圈内部的口碑,某种程度上来说,基本上也就代表着你的艺术水准.

    只有前者,你哪怕再红,在圈内的咖位也总是会莫名其妙感觉比人矮了半头,如果只有后者,那么叫好不叫座这个词,也足以让任何一个歌手都苦恼不已.只有当前者和后者集于一身,一个歌手才会被认为是真正的获得了成功,走到哪里,面对谁,也都能自信以对.

    站在李谦的角度来说,他当然也是希望能得奖的,而且如果他能得奖.那还并不是说为他自身获得了什么荣誉,赢得了什么咖位的问题,对他来说更关键的是,这将代表着他目前所处的这个世界,对于他从另外那个时空带来的这些作品.给予了认可.

    这个对他来说,就显得尤其重要.

    但实话说,他知道,自己今年才只有十七岁,翻过年去也就十八岁.一是年纪确实还小,二来资历也浅得很,虽然作品肯定都是好作品,甚至对于这个时空来说,还颇有开拓性的意味,但就在过去的一年里,国内的乐坛出现的好作品肯定还有很多,所以,其实在他自己看来,虽然提名一大把.但最后能得奖的几率,却并不太高.

    当然,李谦也并不着急——他手里的好作品,真的是还有好多好多!

    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底气在,所以,面对这次金曲奖那么多的提名,李谦心里虽然也有期待,但还真是没有太当一回事.

    于是当曹霑这个音乐圈资深人士,逐条跟他分析起其中每个奖项的获奖几率的时候,他就听得有点心不在焉.

    不过.嗯,老曹毕竟是金曲奖评选委员会的委员,虽然按照金曲奖的评选机制,像他这样的委员是要避嫌的.一旦自己有作品入选,就要退出最终评奖阶段,只有常务委员才有资格参与从头到尾的所有评选,比如像今年老曹有一写给张畅的作品入选了十大金曲的提名,他就在昨天上午参加完提名阶段的评选之后,就直接打道回府了.但是,作为资深人士,他的很多推测,还是很可信的,也大致上跟李谦自己的推测近似.

    比如说,在十大金曲上,廖辽虽然红了整整半年,而且至今还有几歌在金曲点播榜上,但《执着》,《野花》和《干杯,朋友》这三歌别看同时得到了提名,却因为风格近似,最终如果进入十大金曲,也只能是选其中一,金曲奖的评选委员除非整体被洗脑了,否则不可能让同一个人同一风格的第二歌拿到十大金曲的.

    而考虑到那三歌的受众和市场反响,十有,气场更大的《执着》会成为代表作.

    当然,和风格类似的作品只能三选一的原理相同,哪怕你廖辽已经红到了凭一张专辑就直接封后,也很难在十大金曲中拿到第二个名额,即便是《我热恋的故乡》肯定是很正能量,肯定是会很受评选委员会那些从乡谣大热年代走过来的评选委员们的喜爱,但是,《执着》和《我热恋的故乡》,顶天了也就是二选一.

    所以,廖辽拿到十大金曲中的一个,几乎是板上钉钉,但第二个,几乎无望,哪怕你的歌再好,再红,甚至具有开拓性,甚至足以秒杀其他歌手的作品,也没用.在金曲奖评选委员会看来,一十大金曲,已经是足够的褒奖了.

    然后,可想而知,廖辽的《未了情》估计已经没有丝毫机会了,反倒是何润卿的单曲《半壶纱》——哪怕仅仅是为了给予新出现的中国风这个路子予以肯定,在压下了廖辽的《未了情》之后,何润卿的《半壶纱》的获奖几率都会随之突然大增!

    至于五行吾素……

    好吧,恐怕就连她们几个女孩子自己都得承认,她们所走的这个路数,偶像,动感,青春,快歌……实在是很难讨金曲奖评选委员会那帮学院派的喜欢.

    《姐姐妹妹站起来》这歌太红了,大红大紫,可即便如此,要想拿到十大金曲,也只能说是五五之数.反倒是.[,!]《送别》,尽管五行吾素的唱功让不少圈内人吐槽不已,但抛开她们的唱功,这歌肯定是足以打动金曲奖评委的.

    所以,她们要么一个都拿不到,要么最有可能也只能是《送别》.

    至于最佳专辑,曹霑信心十足地说,《廖辽》这张专辑拿到年度最佳专辑的可能性,在七成以上.因为在过去的1995年,论作品成熟度,市场喜爱度,以及圈内的口碑,廖辽的这张专辑都几乎是完全没有对手.

    至于廖辽的年度最佳女歌手……按照曹霑的说法,除非金曲奖存心要出什么幺蛾子,否则的话,廖辽最后拿奖的可能性,甚至大于九成!

    在1995年的下半年里,廖辽已经灿烂到让人感觉整个国内歌坛只剩她一个人的星光!

    当然,至于李谦的最佳作词和最佳作曲……用曹霑的话来说,虽然就凭《送别》这歌,哪怕是包揽这两个奖项,也没人能有二话,但是,李谦获奖的希望,充其量只有一半.

    对此,曹霑当然忍不住为李谦抱屈,忍不住一条条的去驳斥那些很无聊也很无赖的所谓默认的规则.然而,李谦对此却还是只付之一笑而已.

    奖项评选嘛,那是整个圈子的游戏,要是没点黑幕,还叫什么评奖?

    …………

    在曹霑那边坐了大半个上午,将近中午的时候,李谦和王靖露就告辞了离开.

    结果两人正在去过两次的那家米粉店里吃米粉,李谦却接到了齐洁的电话.

    在到了顺天府没几天的时候,她就已经来过电话说了跟长生唱片那边谈的合约的事情,最后合约谈完了,只差李谦签字,其实她此行北上的主要任务就算完成了,之所以还留在顺天府,剩下的其实就只是借助廖辽的帮助把她这个李谦经纪人的身份打出去罢了,所以最近好几天因为没什么事情,她都没怎么给李谦来过电话.

    电话接通的时候,李谦刚把一碗米粉扒拉完,一边擦嘴还一边嚼着嘴里米粉.

    电话里,齐洁的风格和前几次一样简练,说:"一共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虽然我自己是没什么机会能够听到,但是据廖辽说,最近在音乐圈内部,有一些对你很不利的流言蜚语,而且,据说是很多人再说,还都说的有鼻子有眼."

    李谦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失笑,"我的流言?呵呵……你跟我说说,他们都说什么了?"

    电话那头,齐洁说:"很多,各种各样,有些当然是稍微有点脑袋的人都不会相信的,比如说你抄袭,说你偷歌,说你找枪手代你创作之类的,虽然还是不断有人说,但廖辽说,这个根本就不用理会,傻子才会信,而且你那么多的作品,还有以后会拿出更多的作品,尤其是等到她的新专辑一出,这种说法不攻自破.但是还有一些……"

    李谦擦完了嘴,神情渐渐冷淡下来,轻描淡写地说:"说吧,一点流言而已,还怕我听到了会受打击?"

    犹豫了一下,齐洁说:"有人说你这个人高傲自大,入行半年,但从来都没有来过顺天府,哪怕是为五行吾素做专辑,也得是让华歌唱片的人主动跑到济南府去迁就你.还有人说……说你很贪财,就因为捧红了廖辽,一时间有了点名气,就跟华歌唱片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要走一张专辑百分之十五的版税,甚至据说,还有人号召各大唱片公司一起抵制你."

    前面还好,听到最后一点,李谦差点儿笑喷出来.

    "抵制我?"

    第一更!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