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一〇章 金曲奖提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readx;    搞艺术的人,最不怕场子热闹。

    像王怀宇,他带着自己的民乐队在济南府乡下奔走多年,闯下偌大的名声,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的唢呐全国前十、笙全国前三?

    别开玩笑了!

    不要说在闹哄哄的婚庆典礼上有多少人会去认真地听、认真地咂摸王怀宇吹唢呐、吹笙的水准有多高,实话说,就算认真听,也不见得有人就真觉得他水平有多高。

    在艺术圈子里,不管什么事儿,一旦说到全国前几的水平,那就真的只能是圈内人才能听得出来了,对于绝大部分普通听众来说,王怀宇唢呐吹得不见得就比县城里那些婚庆公司的唢呐手好到哪里去。

    而事实上,李谦才跟他学了没多少天就直接开始挑大梁,那些办喜事的人家也没人觉得李谦吹得差,反而觉得他小伙子底气足,吹起唢呐啦精神抖擞、节调欢快,水平相当的高。

    所以,王怀宇这支民乐队的名声,其实倒有一半是靠他的嗓子打下来的。

    他这个人,多才多艺,能说能笑,不管走到哪里,总能很快就跟周围的人打成一片,那一嗓子高腔一亮,也的确是少有人能及,所以,他才名声响亮。

    搁在过去,他这边唱完了,那边还意犹未尽地有人咋呼着让再来一段,他往往也不推拒什么,信手拈来就能再来一段,反而觉得这样热热闹闹,挺有意思。但今天对方显然是奔着自己乐队里的这个小姑娘来的,他就不好帮忙拿主意,只好回头看看王靖露,最终落到李谦身上。

    王靖露闻言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赶紧摆手,然后就要藏到李谦身后去。

    李谦笑笑,一把拉住她,小声说:“要不,你也来一段?没什么的。大家就是图个热闹,看你长得漂亮嘛!”

    王靖露确实有些慌乱,一个劲儿的摇头,但李谦这么一说。王怀宇看过来的眼神也充满鼓励的意味,她就犹豫了一下,怯怯地四下里看看,发现看向自己的那些目光,都贼亮贼亮。有点虎视眈眈的意思,她就下意识地又缩了一下,说:“我……我不会唱戏……”

    有人大声喊,“那就唱歌!”

    很多人立马就跟着起哄,“对,唱歌也行!唱歌吧!”

    王靖露扭头跟李谦对视一眼,李谦笑着说:“你将来是要拍电影的啊,怎么能怕人?怎么能不敢当着别人表演?”说到这里,他大声问:“村子里谁家有吉他没有?”

    还真有人应声说:“我有,我有。我家里有!”

    李谦就点点头,说:“我需要一把吉他!”

    那人就立马说:“等着,我给你拿去,一分钟,最多一分钟啊!”

    那人噔噔的跑开,人群一片哄笑。

    李谦也笑着看了那边一眼,对走回来的王怀宇说:“把人家新娘子就这么晾在家门口,真的没事儿么?人家姑娘的娘家那边,没意见?”

    王怀宇呵呵一笑,说:“咱们这边的老传统了。其实么,说拦轿,就一个意思,古代的刁婆婆嘛。新媳妇还没进门,就先给你个下马威,等进了门呀,好管!”说话间,他看向王靖露,笑着说:“呵呵。封建残余,封建残余呀!”

    王靖露扭着李谦的袖子,脸上笑也不是笑,紧巴巴地绷着。

    李谦就笑着问她:“唱什么?”

    王靖露想了想,扭头看向李谦,眼睛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说:“我想唱你给我录到磁带里的那首歌,行么?”

    李谦刚想点头说没问题,犹豫了一下,却又有点犯难,说:“这个农村结婚呢,大家图个喜庆,就好比是很多婚庆歌手都得会几首love-you的外语歌,人家不管你是don’t-love-you,还是can’t-love-you,反正有love-you就行,所以,那首《当你老了》,无论是词,还是曲子,是不是都不太合适?”

    王靖露本来是有自己一点小打算的,觉得在婚礼这个场合,尽管是别人的婚礼,但毕竟是婚礼,在这个时候唱李谦特意写给自己一个人的那首《当你老了》,多有意境啊,当然听李谦说出这么个道理来,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那我就唱《野花》。”

    李谦笑笑,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村子里那个小伙子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递过来一个普通的民谣吉他。

    李谦接过来,发现这吉他的音很多都不准,而且声箱应该受过潮,不过这时候没得挑,他就利索地调好了音,一条腿往路当中横着的长凳上一踩,回头看看王靖露,意思是自己已经做好了伴奏的准备。

    王靖露怯怯地站出来,看得出来,她连气儿都喘不匀,身体也有点僵硬,不过酝酿了一下,她还是开口说:“那我给大家、给这对新人唱一首《野花》,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好!”

    要不说偶像派有市场呢,人长得俊,天生就自带人气吸附的光环。王靖露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周围的大姑娘小媳妇小伙子们,已经是一阵轰天的喝彩。

    等喝彩声稍落,李谦的吉他声起,先就给揉了一段华彩出来。

    周围就有不少人小声说:“这小伙子也够好看的,我猜他俩是一对,你看人家俩,多搭配!”也有人说:“这小伙子唢呐吹得就不错,还会弹琴啊,真是多才多艺!”

    嗯,王靖露的单纯的美,是男女老少通杀,李谦就比较吸少妇少女粉,要是仔细看过去的话就会发现,凡是夸他的,大部分是大

    姑娘小媳妇。

    王靖露此前没有跟李谦配合过,不过她是学钢琴出身,自家姐姐又是职业歌手,哪怕只是耳濡目染,也多少学一点,所以对入唱的点、对于跟伴奏,简直是自然纯熟。

    “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静静的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我就像那花一样在等他到来,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他的安排……”

    最开始几句,她显得很紧张,唱得干巴巴的。不过几句之后唱开了,就显得顺畅许多。叫李谦吃惊的是,本以为她是个怕场子的娇羞的小女孩,所以刚才李谦还一个劲儿的给她打气鼓劲儿,但这时候才发现。真上了场,其实也就紧张那么一下,她很快就适应过来,倒是越来越有种挥洒自如的味道。

    嗯,要单论唱功,不要说跟廖辽这个级别比了,王靖露就连谢冰、孙若璇那个级别都不如远甚,虽然其实她也应该是跟着学过一点气息,但唱功实在是难称入耳。不过她的声音纯澈干净,有一点王靖雪的那种清亮。但更多的还是一股甜甜糯糯的小女生味道。

    如果说廖辽版的《野花》,是大气中有点孤芳自赏,说的唱的是等人来采摘,其实呢,骨子里就透着一种“你爱来不来”的牛叉味道,那么王靖露版本的《野花》,就真的好像是一朵独自生长在野外的一朵月白色的小花在等着人来关爱和采摘了。

    不过,就这个水平,配合上她的长相,吸点脑残粉绝对没问题了。

    一曲唱罢。周围皆是轰天的喝彩声!

    还有人要闹,王怀宇就发话了,“你们这是要娶媳妇,还是要看演唱会?”于是人群哈哈一笑。这事儿就算过了。

    男方家里居然一口气送过来六份红包,点名了其中两份是给刚才唱歌那小姑娘和弹吉他的小伙子的。至于女方家里,应该是没预备多余的,倒是一如往常的四份红包。

    等到新娘进了家门、新郎新娘拜完天地入了洞房,乐队的人能停下略喘口气的功夫,王怀宇笑眯眯地对李谦和王靖露说:“小谦。给小露做张专辑吧,就这个路子,她能红!”

    李谦笑笑,扭头看向王靖露。

    王靖露就害羞地笑笑,赶紧摇头。

    于是王怀宇和李谦都是呵呵一笑,此事就此揭过。

    …… ……

    腊月二十三,是农历小年。

    按照历年的传统,由中国之声主办,华夏音乐学院等全国十三家音乐院校、全国唱片工业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作协、中国文艺工作者联合会等协办,中国之声广播电台和华夏电视台、顺天电视台承办的华语金曲榜评选大会成功召开,并在当天晚上公布了本届华语金曲榜一共二十多个奖项的提名。

    在提名公布之后,经过酝酿和全社会的讨论,在农历新年过后的二月二日龙抬头那一天,华语金曲榜将会正式颁奖。

    可以说,整个流行歌坛辛苦了一年,春节前后这段时间,又到了收获荣誉、检视过去一年整体成绩的时候了。

    这天下午,李谦在带着王靖露连续赶了两场婚礼、终于让她过足了瘾之后,就跟她一起又回到了济南府,然后,刚刚才把王靖露送回家,他自己则是跑到爸妈那里去蹭饭,还没坐踏实呢,电话就一个劲儿的响起来。

    廖辽的,谢冰的,孙若璇的,司马朵朵的,王靖雪的,周萍萍的,李金龙的……还有何润卿的。

    总之,就一句话:恭喜恭喜。

    李谦也就一句话回过去:同喜同喜。

    何润卿的话略多了几句,却也并没有主动去提那天她的经纪人刘梅过来的事情,显然她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事误会一旦产生,绝不是电话里几句话能够开解的,即便要说,也必须得等到大家见了面、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说一说,有什么误会,也才有可能解的开。所以,尽管她话里话外都是赔不是的意思,算是把意思表达出来了,但她没提,李谦也就装傻,彼此都恭喜几句,这件事就算暂时揭过。

    至少,有了何润卿这个主动的电话打过来,就代表着她并不愿意就此跟李谦闹什么别扭,尽管,曹霑当初那个电话打过去,就差劈头盖脸骂一顿了,其实真的是很不给她这位甜歌皇后面子。要知道,经纪人出门在外,代表的就是艺人本身,曹霑说要跟刘梅断交,虽然一再声明跟何润卿五官,但她能高兴得了才怪了。

    …… ……

    第二天,不文书店。

    王靖露留在二楼看书喝咖啡,李谦则跟着曹霑来到三楼他的会客室。

    两人刚坐下,曹霑就似笑非笑地问:“怎么样?很爽吧?”

    李谦笑笑,“只是提名而已!”

    嗯,如果单纯只看这次的提名名单的话,李谦,以及他去年写的那些歌,绝对堪称是收获极丰了。

    十大金曲,一向是三选一,所以光提名就有三十个。李谦写给廖辽的五首歌全部上榜,何润卿的《半壶纱》上榜,五行吾素那边的八首李谦的作品,也有《爱情鸟》、《姐姐妹妹站起来》、《冰糖葫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让我们荡起双桨》和《送别》等六首歌一起上榜。也就是说,三十首候选金曲里,李谦的作品就占了将近一半!

    然后,跟他关系密切的还有《廖辽》和《姐姐妹妹站起来》入选年度最佳专辑,廖辽则获得年度最佳女歌手的提名。

    而属于他个人的提名,则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送别》和《我热恋的故乡》的最佳作词。

    另外一个则是《送别》和《执着》的最佳作曲。

    可以说,虽然目前还只是提名,是不是能获奖,还在两可之间,但单就这个提名名单来说,金曲奖的主办方还真的是充分肯定了李谦再过去的一年中为歌坛所作的贡献。

    十三首作品获得年度十大金曲提名,两张专辑获得年度最佳专辑提名,力捧的女歌手获得年度最佳女歌手提名,自己又同时有两首作品获得最佳作词和最佳作曲的提名,对于一个在音乐圈从事幕后工作的音乐人来说,这真的已经是最大程度上的褒奖了。

    不需要多,这些奖项里哪怕能落实一半,考虑到金曲奖的巨大影响力,李谦这个屈身幕后的音乐人,就真有可能和前台的明星一样在普通歌迷那里变得知名起来。

    但是对此,李谦却几乎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而当他说:“有,就当对方给面子,没有,就没有。”的时候,曹霑也是跟着笑起来。(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