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〇九章 红颜祸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太阳很白,白到近乎黯淡无光,风很大,枯草漫卷,凛冽成刀。

    这一天,很冷。

    李谦这两天休息的都不是太好,住的是县城里那种简陋的小宾馆,又要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开始忙活,一直到下午两三点钟才算撤场子,而且虽然从头到尾开始学了才没几天,但他的乐感相当好,对唢呐就尤其的有感觉,时间不长,就已经成了王怀宇那个小小的民乐队的首席唢呐手,这一天天的下来,别人能稍微休息下,他却是闲不下来的。

    动不动热一身汗,闲下来冷风再这么一吹,神仙都扛不住!李谦尽管身体好,还是有点小受凉,昨天开始就打起了喷嚏。不过还好,从发现不对他就开始吃药,也就那天流了点清鼻涕,随后就不觉怎样了。

    下午三点多,忙完了这一场,王怀宇开了他那辆破面包,大家都窝在车厢里讨论着今天主家的菜和酒和烟,一路往县城里赶。

    最近临近年底,民乐队的生意非常的好,活儿多到接不过来,王怀宇适时地提高了价码,可接的活儿仍旧是一口气排到了年底。李谦是期末考试完就休息了一天就赶到了地↓方上跟王怀宇他们汇合的,但是顶天了也就跟了两天的班,他就又得请假回去了。

    因为,王靖露要回来了。

    回到县城,王怀宇把大家在小宾馆门口放下,就要送李谦回去,但李谦婉拒了。把自己的唢呐什么的家伙事儿都留下。自己就背了个小包。然后搭公交车回济南府。

    当晚回到盛世花园那边吃了晚饭,李谦回到自己的房子里踏踏实实睡了一觉,就有点感冒,也一下子去了九分——这让他不得不感慨,年轻真好。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照旧的跑步、锻炼、吃早饭,早饭过后,换上那身干净的羽绒服。打个车就直奔火车站。

    临近过年,学校也都放假,票就不大好买,王靖露那边虽然提前买票了,可买到的还是晚上一点多的票,不过也算正好,睡一觉就到了。

    早上九点多,李谦站在济南府车站的出站口,不时地盯着头顶大屏幕上的到站信息,还要注意着出战的人群。

    八点五十的时候。王靖露发来一条短信,说是火车晚点了二十多分钟。

    结果九点十五的时候。她又发来一条短信,说车才刚过禹城。

    对此,李谦上辈子就已经吐槽无力,这时候也就只好耐心地等。

    恍恍惚惚里,他似乎是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也就是一晃而过,等回过神来再去找的时候,却发现那身影怎么都找不到了。

    于是他给王靖露发短信:刚才好像看到你妈妈了?

    一分多钟之后,王靖露才回过短信来:怪不得!我妈肯定也看见你了,她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有点急事先回家了,让我晚上早点回家!

    唔,这才大上午的,就叮嘱说晚上早点回家……好吧,李谦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王靖露妈妈的开明。

    然后,上午十点多,王靖露终于走出了出站口。

    站在汹涌的人流中,她显得有些瘦小,哪怕是穿了厚厚的羽绒服,看上去还是显得那么娇小玲珑。还是那样的齐耳短发,还是那副骨架纤细的圆眼镜,她拖着行李箱,在李谦的目光锁定她的那一刹那也同时锁定了李谦。

    一别就是几个月,两个人都好奇地盯着对方,认真地打量着。

    李谦站在原地,渐渐地露出笑容。

    终于,王靖露验过票,挤出了人流,乖乖巧巧地站在李谦面前。

    唔,几个月前的时候,她还能到李谦的嘴巴的,现在就只能到下巴了。

    她微仰着头,有点怯生生的,甚至有点拘谨,但眼底的兴奋却是显而易见。

    李谦笑笑,伸手帮她抿起一缕被挤乱的头发,问:“是不是觉得我都帅得让你不敢认了?”

    王靖露就抿抿嘴,有点羞怯地笑。

    李谦伸手要接行李箱,她就顺从地让出来,然后两个人并肩往外走。

    “喂,你刚从伟大首都回来呀,不要这么少言寡语的嘛,你这样不够高调啊,有什么指示精神要传达的没?比如说顺天府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最新的泡妞秘籍?”

    王靖露终于抬手,笑着在他胳膊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嗯,就这一下,好像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

    过了片刻,她就说:“你好像长高了?”

    李谦闻言站住,刻意地挺直腰杆,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一米八四!”

    王靖露就笑笑,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懊丧,反正是一边笑着一边微微撇嘴,说:“我都没怎么长,我姐都一米七一呢,我妈说我那么能吃,以后肯定比我姐高,结果我都快十八岁了,才只有一米六七。”顿了顿,她又懊恼地说:“以后肯定更长不动了!”

    李谦就认真地盯着她看,人潮涌动中,两个人站在出站口外的广场上,一动不动,你盯着我,我盯着你。

    片刻之后,王靖露有点娇羞,就低下头,小声说:“你看什么呀,那么多人!”

    李谦放开行李箱,缓缓地伸出手去,轻轻地用力,把她拉进怀里,缓缓抱紧,先是一个大喘气,片刻后,他一往情深地说:“我就喜欢一米六七的小姑娘,最好是快十八岁的!”

    噗嗤一声。

    王靖露本以为李谦这么深情款款的,指不定是想要亲自己一下什么的,心里正是又期待又忐忑又害羞的时候,结果李谦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她一下子没绷住,笑场了。

    李谦放开她。得意洋洋。

    王靖露抬手打了他一下。似笑非笑。脸蛋儿绯红。

    …… ……

    得了王靖露妈妈那边的懿旨,李谦和王靖露就干脆直接打车回了李谦的房子。

    在出租车里,她还是一副沉稳安静的小家碧玉模样,可一等到进了李谦的房子,却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叽叽喳喳的小喜鹊。

    “顺天府那边的学生比咱们这里还要不重视学习,他们都更喜欢玩,也更会玩,在那边。能考五百多分,在班里就可以轻松进入前十名了,第一次考试,我不知道,一下子考了700多分,吓了他们一跳,以后考试,我就故意多做错几道题,像上次考试,我就只考了635分。这下子就好了,至少没那么吓人了。”

    “……对呀。对呀,你要是也转学过去的话,肯定能进前十名!”

    “咦,这是vcd机?你什么时候买的?啊啊啊啊……你居然有那么多电视剧,还有电影,啊啊啊,我要看我要看,平常在家,我妈都不让我看!在顺天府那边,我姐倒是没空管我,但家里没有vcd啊!”

    “哎,你这个音箱的声音不太好听啊,我姐买的那套音箱,真想让你也听听,那个音质,特别的好听,我姐说要好贵呢,可就那样,才只是刚入门!”

    “唔……我闻见胡辣汤的味道了!你是不是早上喝胡辣汤来着?我们学校的餐厅里早餐就是整天包子油条煮鸡蛋,还有豆浆小米粥,我都快半年没喝过胡辣汤了!”

    然后,在小区门口的早饭点,她居然一口气吃了三个包子,还喝了一碗胡辣汤,这才露出一副美美的模样打了个哈欠。

    不过神奇的是,李谦从头都看着她吃,再次发现她吃饭的动作实在是神奇,居然连吃带喝的那么多东西下肚,嘴上一点痕迹都不留。

    问她,她就不好意思地说:“我妈说的呀,她从小就要求我跟我姐,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吃饭要慢,吃完了嘴唇上不能留下油啊什么的,不然的话就会有人笑话。”

    李谦一脸呆滞地看着她,缓缓摇头,说:“你们真惨!”

    王靖露不屑地瞥他一眼,才不认为自己惨。

    相反,她从小练就的这门绝技,让她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很快就被周边的同学注意到,然后很快就让她跟好奇地过来打听的同学熟识起来。

    吃完了早饭再回到家里,她明显就没有那么兴奋了,估计是这一夜在火车上也没休息太好,反正整个人显得有点蔫儿了。

    只是当问起李谦吹唢呐的事情,她才又重新来了精神。

    “你真的跟着他们跑出去给人吹唢呐呀?”她问。

    李谦就笑,“是啊,早上四点来钟就要起来,五点多赶到娶媳妇的人家,这个时候人家那边已经都开始预备了,我们要先跟着娶媳妇的那个人满村子转悠,给年龄比较大的村子里的长辈们磕头,总之,我的唢呐吹到哪里,结婚那人就得跪到哪里!回来之后还要给本家的亲戚长辈们磕……哎呦喂,我跟你说,我一边吹唢呐都一边替人皱眉头,这一个早上过去,少说一百多个呀!好多次我亲眼见,磕完了这一轮,那小伙子整个人都软了,都直不起腰来!”

    “……那当然了,你别我看才学了几个月,王老师要吹笙啊,所以我现在已经是我们乐队的头号唢呐手了,那水平,杠杠的!”

    “呃,这可不是闹着玩儿,要四点多钟就起床啊,你受得了吗?……好吧好吧,你要真觉得好玩,改天我带你去参加一次,告诉你,那个大风刮呀,北风卷地白草折记得不?真就那样!而且你跟着我们,得一整天都在外头瞎跑,到时候冻不坏你!”

    …… ……

    两个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王靖露的眼皮就有些发沉。

    然后,当李谦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他这边说着说着,那边王靖露就已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开始,李谦伸手碰碰她,她还咦咦唔唔的有点回应,就是眼皮沉得睁不开,但很快就歪在沙发上彻底睡沉了。

    结果她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本来说好的去吃米粉自然已经是不能成行,李谦就骑了自行车送她回家。

    许是一直留意着楼下的动静,李谦本来只是准备帮王靖露把行李箱送上去就走人的,结果来到三楼才发现,王靖露她妈妈陶慧君都已经等在门口了。

    于是,在对方的一再邀请下,时隔多年之后,李谦又再次踏进了王家的家门。

    当然,李谦很识趣,在目前并不确定陶慧君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的情况下,只是小坐了片刻之后,他就告辞出门了,而事实上,陶慧君也并没有怎么挽留,至少是挽留的不够诚恳。

    出了门,李谦就自己撇撇嘴,心想:任重而道远!

    …… ……

    三天后,腊月二十五。

    济南府禹城县下边的一个小村子。

    近些年来一直在济南府周边乡村接活儿的那个著名的民乐队,又添了一个新面孔。

    一个俊俏的不像话的小姑娘,穿着一身藕粉色的羽绒服,留着乖巧的齐耳学生发,也不拿什么乐器,就跟在乐队后面帮大家拎着放乐器的帆布包。

    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吸睛的利器。

    村子里结婚的,大多数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他的同龄人来帮忙的,自然也多是这个年龄段的,这帮人一旦看见这个小姑娘,立马就是一副走不动路的样子。

    奏乐的空档里,民乐队几个人喝水休息的功夫,或者是吃饭的时候,总有四十五岁的婶子大娘之类的过来找王怀宇闲聊,拐着弯的套问这小姑娘是不是他女儿。

    当然,够胆子直接跑过来唐突佳人、当面问王靖露叫什么的,也不是没有,但往往王靖露看他一眼,对方就比王靖露还要先脸红,王怀宇出来一拦着,对方也就无奈退走。

    嗯,总之,她的出现,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红颜祸水!

    也就一个早上的功夫,大家就都冲李谦开玩笑,说他带了个大麻烦来!

    从头到尾,王靖露都脸红得什么似的。

    不过呢,看她那双眼睛忍不住东看西看的,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李谦就知道,虽然她也会觉得有些烦,但眼前这些事情的新奇,还是足以让她充满兴趣的。

    但是,这还不算完,等他们跟着主家的婚车把新媳妇娶了回来,就到了该拦轿的时候,这个时候,按照老规矩,当然是王怀宇要站出来吼一嗓子的。

    但偏偏今天特殊,他那边唱完了,一个高腔也的确是唱得彩声如雷,但还没等他撤回来,就有人大声喊:“让那个小姑娘也来一段,她来一段才能给红包!”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