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一〇四章 风向在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或许在很多年之后,当李谦的名气越来越大,大到哪怕不需要刻意的宣传,也有很多人迫切地想要知道他是谁、迫切地愿意去留意所有与他相关的信息时,会开始逐渐有人、有媒体开始从头细数李谦在十七八岁时就曾经创造过的辉煌,但至少是在现在,哪怕他的九首作品同时登上了中国之声的金曲点播榜前十名,也没用。

    媒体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去额外的给他以关注和报道,歌迷更是根本就不会留意到他们最最喜爱的那个歌手,其实是凭借着一个叫李谦的人的作品才红起来的。

    不公平么?

    的确不公平!

    但是,这就是规则。

    而且,这不只是流行歌坛,也不只是娱乐圈的规则,这条规则,放之天下、放之万事皆准。

    比如说,在李谦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空,后来的歌迷们最为津津乐道的,大约就是周杰伦方文山的组合,以及王菲林夕的组合,而事实上,后两者也的确是华语乐坛三四十年发展历程中最为知名的两个业内作词人。

    但他们只是个例。

    而且即便是他们︽∑两个,在真正为公众了解并逐渐广有知名度的时候,其实也都已经是他们在若干年中已经写了若干首作品,而且也已经有很多作品走红的情况下,才逐渐一点点走到公众面前的——比如说,喜欢周董作品的歌迷有很多,知道方文山的也不少,但是。知道《以父之名》和《夜的第七章》这两首歌的作词人是谁的。有多少?

    再比如说。林俊杰一首《江南》红遍大江南北,在当时那个年代,他那首歌的影响力丝毫都不比周董的中国风差,媒体也是连篇累牍的报道。在当时,也肯定是有很多歌迷在听完《江南》那首歌之后,对它颇具古风的歌词赞叹不已,但是,知道这首歌的填词人是林秋离的。有几个?而媒体会去追逐林俊杰是不用说的,但当时会去报道这首歌的作词人叫林秋离,会去认真评价这首歌的走红跟林秋离那古风盎然的词作密不可分的,有么?

    没有。

    再再比如说,哪怕只是在2000年前后,国内的影迷对于葛优、梁朝伟、姜文、巩俐等等这些名字和面孔,也都已经是无比熟悉了,甚至对于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李安等一批大导演,也都闹了个脸儿熟,可是。你知道《英雄》这部电影的编剧是谁么?那么,《霸王别姬》的编剧呢?再不然。《卧虎藏龙》?

    显然,没人会去关注这个。

    媒体肯定是整天围着那几位大导演和著名演员打转悠,他们是宁可去报道明星们的绯闻八卦,也不会去关注某部著名电影的编剧是谁的。

    而普通观众……拜托,在看电影的时候,当正片播放完了,会认真把后面字幕上的演职员名单都看完的,有多少?

    这就好比是一场演唱会,聚光灯只会追着那一个人跑。

    至于其他的工作人员,你导演也好,你伴奏也好,你伴舞也好,对不起,你们都只是绿叶,只是为了把舞台中央的那朵大红花衬托得更加完美的。拿了钱,把活儿干好,然后走人就是!想当演唱会的主角?没门儿!

    最简单的一个原理就是,很少有演唱会会选择在白天举行,因为只有到了晚上,到处都是漆黑一片,这个时候,当所有灯光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他才会真正的光芒万丈。

    所以,我们说明星是生活在聚光灯下的。

    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不过还好,普通歌迷不知道谁是林秋离不要紧,但几乎所有流行歌坛的从业者都知道,《江南》那首歌,是林秋离大大的作品。

    就好比现在的李谦,哪怕所有喜欢廖辽的歌迷,加上所有喜欢五行吾素组合的歌迷,再加上所有喜欢《半壶纱》这首歌的歌迷们,都没有一个人知道李谦是谁,也完全没有关系。因为各大唱片公司的老板、总经理、音乐总监,以及众多的歌手和制作人们,他们是绝对不会忽视李谦所带来的这九首歌同时上榜的震撼的,也绝对不会去忽视这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身上所拥有的那简直不可估量的音乐能量!

    女歌手的时代到来了?

    别闹了!

    你以为换个男歌手唱《执着》就唱不红?

    你觉得就凭刘明亮的唱功,《送别》这首歌落到他手里,他会比五行吾素组合里的那几个女孩子唱的差?

    至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拜托,那个风格,简直就是赵信夫的最爱呀!

    所谓“女歌手的时代到来了”这种说法,媒体们分析的头头是道,歌迷们看的云山雾绕,恍恍惚惚中就不明觉厉,但放到真正的圈内大咖眼里,对这说法也不过就是付之一笑——

    这只是最正常的作品成就歌手罢了!

    所以,如果李谦在这个时候选择出道的话,他真的已经是为自己铺垫好了所有的道路,不管是作为制作人,作为监制,甚至是作为歌手,只要他愿意,几乎整个国内所有的唱片公司,哪怕是索尼、华歌和信达这三大巨头,都会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欢迎他的到来!

    一点都不必低调的说,只要他愿意,如果做幕后,哪怕是三大巨头那里,他至少也会是一个音乐副总监级别的,而如果是其它公司,他甚至有可能直接空降音乐总监,而即便是选择做歌手,他也绝对可以获得各家公司所能拿出的最为优厚的艺人合约。

    任何行业都充满着对资源的最激烈的争夺,而就眼下来说,李谦已经成为国内歌坛最为珍贵、也事最为抢手的资源。

    &nbs

    p; 但是……

    显然。至今为止。通过各公司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他始终都没有丝毫要出道的意思。

    尽管在廖辽走红之后,长生唱片已经通过廖辽一再邀请,他却连廖辽的百万销量庆功会都没去参加,尽管在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大卖之后,华歌唱片那边李金龙也是第一时间就代表公司打过去电话,极力邀请他到顺天府来一趟,华歌这边的几位高层都极为迫切地期盼跟他的见面,但是面对这样的重视……李谦还是浑不在意的就婉拒了。

    “我还要上学。期末考试马上就要到了,不敢耽误课程!”

    他如是说。

    风声传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家伙看来的确是准备老老实实上学,至少是最近这半年之内,不要指望他真正的来到顺天府、来加入到流行歌坛真正的运作程序中来了。

    有人失望,有人不满,甚至有人因此对李谦颇有看法,有人嘲笑,有人鄙视。但也有的是人暗地里松一口气……

    各大唱片公司当然都无比渴求李谦这样的人才,毕竟他先后三次出手。每一次都惊艳到令人拍案叫绝、赞叹不已!他的成绩就放在那里,已经强大到让再自负的音乐人都不得不正视了,但是,他不愿意出道,或者说,就算他愿意出道,能抢到他的也肯定只能是一家公司而已,那么,其它的唱片公司会干看着么?

    显然不会。

    还是那句话,任何时候,任何时空,任何地方,从来就没有离了某个人就彻底玩不转这一说!

    国内歌坛历经二十年的大发展,因为喜爱音乐也罢,还是因为喜欢名利也罢,先后跻身其中的音乐人才数不胜数,绝对不会因为少了一个李谦,就真的会影响到什么。

    有了《未了情》、《半壶纱》和《冰糖葫芦》等李氏中国风的成功,各大唱片公司都知道这种路子不错了,那么,李谦不出手,别的音乐人就玩不转中国风?

    有了《执着》、《野花》和《干杯,朋友》的大热,或许会有人高呼什么摇滚的春天来了,当然也会有人不屑地认为这种所谓的轻摇滚根本就不配称什么摇滚,但是,真正的行内高手很快就能判断出来,真的是摇滚的春天来了么?

    错!

    是都市情歌的春天来了!

    所谓摇滚,所谓轻摇滚,其实只是那几首歌的外在表现形式而已,它们真正的内核,真正打动人的东西,其实是唱出了当下都市男女的爱情观、人生观。

    so,轻摇滚可以?别的风格可以不可以?

    或许大牌歌手们要试水,会像何润卿尝试中国风一样小心翼翼,但是新人、以及那些焦急地想要出头的二线三线歌手中,却有的是人完全没有任何顾虑,只要唱片公司敢给制作,他们立马就可以在前面冲锋陷阵,希望能够借着这股风一夜爆红!

    还有,很多人即便是事先不相信,但随着《快乐宝贝》、《姐姐妹妹站起来》和《失恋阵线联盟》这几首歌的大红大紫,和对都市情歌的判断一样,行业内的大咖们怎么可能看不到快歌时代的到来?甚至举一反三,有很多眼界开阔的人只需要很短的几天时间就会开始明白:其实到来的不只是快歌时代,很有可能还是一个要卖脸的偶像时代!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样!

    一个圈子、一个国度、一个民族,在没有外来刺激的情况下,总是会按照自己既定的步子缓缓地往前走,甚至是明明发现了新的方向,它都会试试探探、犹犹豫豫,可一旦当你把它打痛了,当这个刺激强大到令它完全不能接受的地步,那么,爆发就开始了。

    而现在,很显然,李谦的九首歌同时上榜,起到的正是这样一个作用。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人,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先后捧红了此前默默无闻的廖辽和五行吾素组合,还很大程度上挽救了何润卿下滑的趋势,这虽然了不起,但还不算什么。

    但是,同时九首歌上榜啊!

    难道其他那些过去多年叱咤歌坛的作词人、作曲人、制作人和大牌歌手们加在一起,就只配拥有金曲点播榜前十名中的一个名额么?

    这让人情何以堪?

    所以,不需要任何人去做任何的动员。而事实上。也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傻子站出来喊出诸如“打倒李谦”、“拒绝李谦进入歌坛”等这样不着调的傻瓜口号。对于李谦这样一个在95年下半年突然横空出世的小天才,整个流行歌坛大致是一种惊讶中带着某种不服气的感觉,但对于李谦这个人,大家却并不是排斥的,只是不服气被他抢了风头又抢了市场而已!

    于是,在西历1996年的开头,农历春节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随着五行吾素第二张专辑的持续热卖、大卖。整个国内歌坛在貌似极大繁荣的背景之下,突然就陷入了一种很安静、安静到令人隐隐不安、却又隐隐约约心生期待的氛围里。

    相比起以前只有一部分人去研究李谦的轻摇滚和中国风,现在,几乎整个国内歌坛都在努力地研究他此前推出的十四首歌。

    把《送别》、《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两首或浑然天成、或充满异域风情的作品抛在一边,大家很容易就分析明白,李谦目前推向市场的作品中,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一类是都市情歌,包括廖辽的三首,和五行吾素的那首《爱情鸟》。

    一类是青春快歌,主要是五行吾素的那三首作品。

    一类是中国风。这个廖辽有一首,何润卿有一首。五行吾素也有一首。

    而

    最后一种,是民谣,它包括《我热恋的故乡》所代表的乡谣,和《让我们荡起双桨》的童谣——归根到底,都算民谣这个大分类。

    所以,你看,结果不就出来了?

    民谣这是不消说的,国内歌坛擅长这个的高手太多了,而事实上,李谦那两首民谣作品,不管是《我热恋的故乡》的乡谣也好,还是《让我们荡起双桨》的童谣也好,固然都是相当出色的作品,但是,却谈不上什么独创。

    虽然不是说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那个级别的作品来,但根据过往的作品来看,整个歌坛扒拉扒拉,在民谣上够资格跟他掰掰腕子的,少说也能凑够个两位数。

    然后,中国风,这个说白了也不稀罕,还是那个道理,敢说能写好的不一定有,但只要用心钻研、多做尝试……要知道,这里是中国!

    还有,都市情歌,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要知道,至少是在过去的十年之中,去尝试走这个路子的制作人和歌手,就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虽然一直无法占据歌坛的主流,但事实上,支流也是流,而且还曾经出过周嫫这个级别的成功女歌手呢!

    一句话,国内歌坛在这个类别上头,也不是没人才!

    最后,嗯,青春快歌。

    好吧,这个得承认,尽管国内歌坛起步至今已经有二十年,但快歌这个东西,真正做成功的先例,还真是没有,在《姐姐妹妹站起来》这张专辑大红大紫之前,甚至有很多人都是相当瞧不起这种节奏快到要死的作品的。传统的观念就是,还是古典的作曲法才更有意境、更有韵味……因为在那个时候,这个市场的主流是民谣和民歌!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国内没有,国外还能没有?

    国内流行歌坛起步晚,但人家欧美那边的流行音乐,可是已经发展了好几十年了,尤其像美国,简直就是快歌的天堂——咱眼下是还不太能掌握快歌的窍门,但放着那么多人才,放着美国那么多大红大紫的快歌,还不能学么?

    实在不行,咱把人家的编曲买过来填上汉语歌词行不行?

    …… ……

    在96年的一月中旬这个时候,在普通人眼中看到的,是《姐姐妹妹站起来》这张专辑的大卖特卖,但是在有心的业内人士眼中看到的,却是整个顺天府、乃至整个中国的音乐圈子里正在暗流涌动,各家大大小小的唱片公司很一致的大小动作频出。

    会议,各家唱片公司的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似乎在一夜之间就突然多了起来。

    座谈,各家唱片公司在春节之前的这段时间。开始频繁地召集平常保持着比较亲密的合作关系的音乐人。大家坐在一起。虽然谈不上畅所欲言,但这个圈子里最顶尖的一批音乐人和最顶尖的一批管理者往一块儿一坐,最好的音乐和最好的大脑一碰,基本上也就把李谦的作品给拆得差不多见皮见骨见肉也见心了!

    然后……拜访!

    春节之前,本就是业内相互走动的时候,只是在今年,各家公司的动作都不约而同地大了许多,据圈内流传的小道消息。一些比较大牌的音乐人,都接到了数量不少、也价格不低的约歌邀请——唯一跟过去不同的是,很多原本并不是太受重视,但是比较擅长写古风歌词,或者比较写都市情歌的音乐人,都受到了更大的重视,也拿到了更高的邀歌价码!

    就在外界还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风向正在缓缓转变。

    整个华语歌坛,堪称磨刀霍霍!

    当然,并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在针对李谦什么的。那实在是太过抬举李谦了,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才刚刚出现不过半年、只做过十几首歌的大男孩而已!只不过,随着五行吾素的新专辑大卖,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一点是——这个市场,似乎开始大热起来了!

    大家纷纷磨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沿着李谦已经开拓出来的这几条通道,赶紧进去跟着大捞一把!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

    索尼(中国)唱片公司总部的总监办公室内,谢铭远缓缓地点了点头。

    “你确定五行吾素的下张专辑已经开始立项了?”他拿着电话,开口问。

    电话里,一个声音道:“确定!绝对确定!谢总,这可是我花了大力气才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套出来的消息,绝对可靠!而且据我那朋友说,目前就算是在华歌唱片内部,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绝对不超过五个!他们应该是不想让五行吾素那几个女孩子跟公司闹矛盾,毕竟她们现在可是华歌的摇钱树啊,据说商演价码已经有人给开到三十万一场了,而据说,她们在济南府做专辑期间,跟那个李谦之间的关系相当不错!所以,据说在华歌内部,她们下张专辑的立项,是打着为公司里的新人歌手收歌的名义在做。”

    谢铭远点点头,“从现在的架势来看,她们这张专辑卖过五百万张,应该问题不大了!……百分之十五啊,换了谁都肉疼!估计老黄他们也是觉得,既然路子趟出来了,那么就算是离了李谦,她们下张专辑的质量比不上这一张,但只要沿着这个路子走,水准差不太远的话,借着她们现在的这股子劲头儿,也能卖个几百万张了,完全不必要继续给李谦分那么多!”

    电话那头,那人笑了笑,说:“何润卿从那边拿了一首《半壶纱》,成功了,最近不也一直都在圈子里收集中国风么?说白了,只要有替代品,不会有人傻到还要送上门去认宰!”

    谢铭远闻言笑了,点点头,他说:“那行,就这样,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又客套两句,他挂了电话,却是立刻就蹙

    眉苦思起来。

    几分钟之后,他起身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缓缓地踱步,一副心事重重拿不定主意的模样。期间有助理进来找他签文件,他手里签着名,却仍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一直到几十分钟之后,他才终于颓然地叹了口气。

    手指轻轻地在办公桌上那张写着姓名、地址和电话的纸片上敲了敲,他自言自语地道:“算了,还是再忍忍吧!还不到时候啊!”

    顿了顿,他抬手抿了抿头发,突然笑了起来,继续自言自语地道:“小伙子,虽然我心里很着急,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拉过来,但是,你这个性格……我至少得等你弄明白你并不是那么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之后,才好去跟你谈啊!”

    说完了,他又瞥了一眼那张卡片上的信息,笑着说:“不过,相信要不了多久了,半年?还是一年?”

    笑了笑,他站起身来,瞬间就又恢复了平常那副威严的模样。

    按下对外间的通话键,他缓缓地对外间的助理道:“跟邹文槐那边透个气儿,就说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在今天下午去见见周嫫。还有,别忘了跟他说这么一句,就说是我说的——国内歌坛现在那么乱,他们俩这对铁杆拍档,不能再这么闲下去了!”(未完待续。。)

    ps:  嗯,你没看错,这可是六千字的大章哦!为了让大家看得爽、看得顺畅,就不断章了!

    哦,对了,没有说用这一更顶两更的意思,虽然字数足够两章,但是,今天的三更,这只是第一更!

    够诚意不?可以投票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