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念头要通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谦闻言笑笑,点点头,说:“好!”

    然后他也从餐桌旁拉个把椅子,跟廖辽和齐洁呈品字形对坐,说:“那咱们先平等交流一下,你想说什么,说吧!”

    其实,他能猜到廖辽大概想说什么。∑頂點小說,

    而果然的,廖辽犹豫了片刻,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逆天?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知道你有那两个大本子的,我也知道那肯定不是你一天两天积攒出来的,而且实话说,我自己也觉得如果有那种想法,其实很没脑子。但是……你真的是太逆天了你知道吗?你才十七岁呀,而且大家都知道你才十七岁,你还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没离开过家,但是,你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居然写出了《执着》和《我热恋的故乡》不算,现在又拿出一首《送别》,你知道你这是在打多少人的脸吗?”

    李谦闻言沉默片刻,先是点点头,然后笑道:“也没有打太多人的脸吧?我压根儿就没想要跟人比过什么,也没人找我比过什么,谈何打人家脸?”

    其实呢,廖辽的意思很明白:李谦那么小的年纪、那样本该无比单纯的阅历和履历,却先后出手那么多实在不该是属于他这个年龄和经历的人可以写出的歌,一来是会让人不免狐疑这些作品的来历,二来会让很多心高气傲的人心生反感。

    不管是在哪个圈子里,奖掖后进的前辈都屡见不鲜,但心胸狭隘、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强的人。也历来都并不少见。而且他们也并不会因为你的谦逊就放过你!

    更何况李谦身上还有着那么明显的漏洞可以抓!

    年龄。阅历,就是他身上最容易让人心生质疑的地方!

    最开始在把那五首作品卖给廖辽之后,其实李谦心里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担心,按照他本来的打算,他是准备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的走这条路,在最开始的几年,先把《十七岁的雨季》啊之类的作品先拿出来,然后一步步循着年龄的足迹往外掏作品。所以在廖辽拿走了那五首歌之后,他也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太着急了?

    但后来他想明白了!

    年龄和阅历这种漏洞,放到自己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身上,当然是一个巨大的漏洞,可是……那又怎样?

    难道自己还要非得等到五十岁的时候再把《送别》拿出来?必须跑一趟黄土高原,才能拿出《黄土高坡》和《信天游》?去过莫斯科才好写出《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那么,以他自己的长相,以及将来肯定会相对顺利的发展道路,他得怎么解释《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这首歌呢?他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国民神曲《苦乐年华》又该怎么解释?不是女人就不该写出《女人花》和《一个怕黑的女人》?是不是非得等到李宗.盛那个年纪,才能写出《越过山丘》?五好少年写《假行僧》和《一无所有》。是不是也会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不去一趟台北的话,是不是《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就一辈子都不要出现了?

    别闹了!

    我爱写什么就写什么,我想拿出哪首就拿出哪首,谁爱质疑什么,就让他质疑去好了!

    又能奈我何?

    比如《送别》,不说曲子,单纯说歌词,这等凄冷哀婉的小令,简直是令人黯然低徊的老境,怎么可能是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小屁孩写出来的?

    但是,我就写了,你能怎地?

    抄袭么?那拜托你找一下,我抄了谁的?

    代笔?那么有谁会那么傻,写出这样足可以一首歌吃几十年、乃至有可能名流千古的作品了,居然送给别人,自己甘居幕后,不求名不求利?以李谦的出身和身家,又有什么资格可以让一个拥有这等才华的人甘愿送上自己的杰作?

    即便这首歌是抄袭或者代笔,那么其它的歌呢?那么多歌,李谦得费多大力气,找多少人才能代笔的过来?——李谦手中所有的,可是一整个时代、长达三十年甚至更久、无数人心血凝聚、大浪淘沙选出来的精品中的精品!

    所以……如果要有人能猜到我是穿越,那你就猜去好了!

    所谓人红是非多,李谦知道,即便自己不出道发歌,只做幕后,自己的名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可能并不会被广大歌迷关注,但哪怕是只凭借给廖辽的那几首歌,就已经足够让自己在音乐圈内部声名鹊起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在红。

    要不然,华歌那边不会因为自己的加入,就心甘情愿废掉五行吾素那已经制作到一半的新专辑,而何润卿也犯不上为了要到自己的一首作品就找到曹霑那里,还使出了讨人情债的方式?——说到底,这不就是红了么?

    既然红了,是非肯定是免不了的!

    十七岁的自己写出《送别》固然启人疑窦,写出《野花》、《执着》和《未了情》就合理了?搁在这个年纪,说实话,连《让我们荡起双桨》都绝对算是超越年龄的神作了!

    谁都不傻,别管你将来有怎样花样百出的解释,人家该怀疑的还是会怀疑!

    所以,干脆就不要管它,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想写哪首歌,就写哪首歌!

    时间一长,我的作品就在这里,而且一首接一首,而且每一首都成色极高,而且出一首火一首……你还要怀疑什么?

    想明白这个,立刻念头通达。

    当然,这些个想法,李谦是不可能跟廖辽说的,也不可能说给任何人听。

    所以在这个时候,当廖辽有些激动地再次开口说:“你这还不算打人家脸?是,你没针对过任何人,但你这首《送别》一拿出来……你能想象得到吗?没有人能说不好,只要他多少懂一点音乐知识,有一点文学素养,他就没胆量说这首歌不好。但是,你想象一下,一大帮圈内著名的作词人、作曲人,甚至是一帮老头子,只要被人问到,就必须得夸这首歌……你是一个小屁孩啊,你就不觉得会有那么一些人会对你有反感?”

    李谦闻言笑笑,说:“肯定有啊,而且或许并不是某些人,而是很多人!”顿了顿,他说:“但是那我该怎么办?写了东西藏着掖着,怕人知道?以免被人说我抄袭?说我代笔?”

    廖辽闻言无语。

    是哦,像《送别》这首歌,别管你什么时候拿出来,显然都是遭人嫉恨的。

    李谦笑笑,云淡风轻地说:“随他们去吧!”

    齐洁在旁边听了这么一阵子,大概明白了俩人的对话是什么意思,心知想必是李谦又拿出了什么高人一筹的作品——她是从李谦不名一文的时候就开始听李谦唱歌的,而且还听了很多歌,后来知道那是李谦自己的原创之后,也有过吃惊,但吃惊过后,她心里只剩下无比的佩服,只觉得教过这么一个学生值得自己终生骄傲,对于李谦能写出无比优秀的作品这件事,却是早就已经彻底免疫了。

    于是这个时候,她想了想,说:“不遭人妒是庸才!”

    廖辽想了想,也点点头,自己摇头笑了笑,说:“看来是我想多了,这趟过来,我本来以为自己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提醒你,对接下来外界的那些口水不要太在意,但是现在看来,你压根儿就不需要我提醒啊!”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又是盯住李谦看个不停,苦恼地问:“喂,说到这里……虽然我知道了问了也是白问,但我还是忍不住又要问了,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要不要那么逆天?”

    李谦笑笑,说:“你要真以为我是狐仙什么的,那也随你!”

    廖辽翻个白眼。

    顿了顿,她说:“你给五行吾素做的那张专辑,我听了好几天了,虽然有些歌我不喜欢,但是我也知道,那张专辑估计要大火!喂……”她直勾勾地盯着李谦,“五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呦,说说,是不是收什么额外的福利了?”

    这回轮到李谦下意识里想要翻个白眼了!

    他忍不住说:“喂,我给了你五首歌啊,把你捧红了对吧?你是不是应该很感恩啊?那你是不是该额外给点什么福利啊?”

    廖辽闻言指着李谦,对齐洁说:“你看看你都教出了什么学生!”

    齐洁翻个白眼,“倒打一耙!”

    顿了顿,她却也扭头看着李谦,说:“不过……你还真不像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啊!”

    廖辽顿时一副找到了知音的感觉,忍不住吐槽道:“对呀对呀,一个男孩,在他这个年龄,不是应该羞羞答答的么?不是应该遇到喜欢的女孩也犹豫着连表白都不敢么?可是你看看你,你哪里像一个十七岁的男孩?”

    这一次就不止李谦自己了,大家都呵呵地笑起来。

    笑完了,李谦这才开口说:“对了,饭也吃过了,说说吧,你到底是为什么来了?”

    齐洁也扭头看向廖辽。

    ***

    写到一半,我居然莫名其妙睡着了,醒来一脸键盘印!而且觉得自己昨晚写的很渣,推翻重写的!(未完待续。。)

    ps:  写到一半,我居然莫名其妙睡着了,醒来一脸键盘印!而且觉得自己昨晚写的很渣,推翻重写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