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三章 一个拥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任何世界上,任何时空里,都不不存在能够征服所有人的文艺作品。》頂點小說,

    贝多芬、莫扎特、卓别林、梅兰芳、梵高、徐悲鸿、泰戈尔、兰陵笑笑生……都是大师,但哪怕是他们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不喜欢的人、甚至讨厌的人,也多了去了。

    所以,《送别》再好,不喜欢的人照样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年轻人。

    虽然更多的人还是会很喜欢,也有不少人哪怕谈不上多喜欢,至少也会觉得这首歌水平相当高,但不得不说,除了对那些占人群极少数的专业人士来说之外,这首《送别》,并不是那种会让人一听之下就迷恋不已的作品。

    面对大众,尤其是大量的年轻人,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慢慢发酵。

    而相对之下,很显然,随着导演组邀请来的那些歌星一个接一个的出场,这台跨年歌会才真正开始博得了大量年轻观众的欢心,节目的收视率也开始蹭蹭的往上窜。

    但是对此,得到时段收视率报表的跨年歌会总监唐晓,却是丝毫都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这首歌做开场,暂时来说虽然并未增色,但至少没有惹来年轻观众的不耐烦,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相信,这首歌肯定会慢慢得到属于它的极高评价的,到那时,他这个推广中的第一把推手,自然会得到该得的评价。

    晚上九点左右,跨年歌会的全国收视率已经达到了6.8%!

    虽然距离93—94年跨年歌会在十点前后最高的7.43%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对此。唐晓也是丝毫都不担心。

    当时间来到九点半前后。由卫星实时监测的收视信号开始突然一跳,在刚才稳步上扬的收视曲线的基础上,突然往上跳了大概有0.1%还多!

    监控室里,唐晓扭头往旁边调成静音的大电视上扫了一眼,看见屏幕上那五个女孩子又唱又跳的画面,他不由得笑了笑、微微点头。

    从旁边抓过一张纸来,他把刚才的实时数据记下来,然后。耐心地看着曲线继续缓缓上扬,然而,突然,那曲线又是突然的一个上跳!

    此时,就在全国的千家万户,在跨年歌会这个特殊的时刻,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抢到了家里的电视遥控器,正在度过他们的元旦狂欢。当《姐姐妹妹站起来》这首歌一出现,几乎是立刻就抓住了绝大部分年轻人的耳朵,并且在随后。随着手机的电波往还,一条条评价通过短信、电话传递了出去。

    于是。最终反馈回来,形成的就是东方星卫视收视监控室大屏幕上那一波一波上扬、一跳一跳蹿起来的收视率。

    等到五行吾素的第二首歌《失恋阵线联盟》开唱,唐晓又在纸上记下一个数字。

    然后,刷的一下,近乎直线般的,收视率突然往上跳了一下,还没等唐晓回过神来看清刚才跳上去的数字是多少,那曲线就又是突然的一下上跳。

    唐晓的眼睛微微眯起。

    “看来她们果然是要红!”他不由得想。

    这当然是好事儿!

    事实上,不管是哪家晚会,所谓实力,拼收视率是一个,拼谁能推出当红歌曲,则是另外一个。一台晚会,尤其还是一台面向全国观众的大型晚会,必须具备相当强的推新能力才算合格,也只有你不断地推红新人和新歌,你在观众眼里才会有更高的评价,等到下一年,大家就会下意识觉得那个晚会不错,会打开电视等着听到一首首好听的新作品。

    而截止到目前为止,东方星卫视的跨年歌会虽然在这方面一向做的不错,但距离春节晚会那个巨无霸,却还是欠了些火候——双方的时间点离得实在太近了,有好的作品,不管是歌手个人,还是歌手所在的公司,当然还是想尽力争取上春节晚会的,所以,这么些年来,元旦跨年歌会就只能捡春节晚会吃剩下的、或者吃不下的作品。

    不过还好,至少年年都能有收获,比如今年的五行吾素组合!

    看看收视曲线图吧,从她们登场后的第一首歌后半段开始,居然隐隐呈现出一种直线增长的架势,几乎每隔半分钟就会往上猛地跳一下!

    唐晓扭头看向旁边的电视屏幕,因为他眼睛的余光已经注意到,她们似乎是唱完了,正在退场,于是他果断拿笔记下了现在实时收视率。

    第一个数据,是五行吾素登场之后没多久,也是收视率第一次起跳之前,是6.91%;

    第二个数据,是五行吾素的第二首歌刚开唱,这时,已经是7.32%;

    第三个数据,就是刚才五行吾素下台的时候,它已经是7.58%!

    唐晓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还不到十点的高峰,这个数据已经超过历史记录的7.43%了!

    毫无疑问,晚会是成功的,功劳自然少不了他这个总监的!

    虽然……那家伙明年很有可能会继续做导演?

    唐晓叹了口气,收拾心情,继续盯着大屏幕上的收视曲线,但很快他就发现,虽然曲线还在稳步地一点点往上升,显示收视率还并没有达到最巅峰,但它上升的幅度,却已经是明显放慢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个时候再回头往前面看,才发现,原来刚才那五六分钟的时间里,居然真的是无限接近直线的一道曲线。

    在一路缓缓爬坡的曲线图上,这一段曲线,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触目惊心!

    毫无疑问,任何东西,都比不上数据的说服力!

    她们红定了!

    唐晓放下纸和笔,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笑了起来。

    …… ……

    夜已深。

    周嫫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半缩进沙发里。久久不动。

    哪怕外面悄然风起。且越来越大,她也仍是呆呆枯坐,毫不关心。

    咔嚓一声,似乎有树枝被大风吹折。

    她终于眨了眨眼睛,眼神空洞地往外面瞥了一眼,这才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逐渐活泛起来——看看天色,她知道。又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

    但是,实在不困。

    想了想,她又缩回沙发里去。

    不经意间,眼睛瞥过憧憧阴影中的茶几,瞥见了那个大纸箱。

    她口气,突然想起邹文槐临走时说的那些话,反正百无聊赖,也就去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平常都是吴妈边干活边看,所以声音很大!

    一打开。声音暮然袭来,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其实是有点吓人的,但周嫫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直接按了静音。

    换了几个台,慢慢地找到东方星卫视,她就这么缩在沙发里,无声地看着元旦歌会。

    下去一个,又上来一个,反正都是熟人,他们嘴唇开阖,他们满脸笑容,他们挥手致意,他们甚至边唱边跳……周嫫面容平静,冷漠地看着他们安静的表演。

    然后,又换上来……这次是五个人,都是挺漂亮的年轻女孩。

    这次比前面跳得更厉害。

    似乎还是特意编的舞蹈动作,看去清纯中不失性感。

    这大概就是老邹口中那个小天才力捧的某个组合?

    作为一个从业十年多的歌手,只看她们的舞蹈幅度和嘴唇开阖的速度,周嫫就知道她们唱的肯定是快歌……国内这些年不是没人出快歌,相反,有的是,舞曲也有的是,但是红起来的有哪个?

    她突然觉得自己真无聊,居然老邹稍一勾引、给了点信息,自己居然就乖乖地、下意识地打开了电视……难道真像他说的,自己对唱歌有瘾?

    去他马的唱歌!

    去他马的唱歌有瘾!

    她一抬手关了电源,重新把自己埋进了黑暗中。

    只是这窗外的风,似乎越发紧了些。

    …… ……

    能看得出来,李爸今晚的确是很高兴,一瓶杏花村老酒,李谦和李妈各自喝了都不到一两,李爸自己却喝了能有半斤!

    这酒度数不算高,口感也很绵软醇和,但越是这样的酒,后劲儿越是不小!

    可见虽然嘴上压着李妈不让她乱说,但其实,对于对门王靖露的爸妈主动提着东西来串门和示好,而且还是因为儿子的缘故,李爸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半斤老酒下肚,李爸脸膛红扑扑的,虽略有几分憨态,看着倒还好,并没露出醉倒的模样,于是,吃过饺子之后,李妈沏了一壶俨俨的茶,一家人就坐到沙发上一边开着电视等着看晚会,一边闲聊。

    当事情走到眼下这一步,李谦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写出了那么多的作品、还挣了那么多的钱,像李妈说的,比他们两口子这辈子挣的钱也不差了,肯定是已经可以确定在经济上有自立的能力了,而经济的独立,则往往意味着整个人的独立。

    尽管现在李爸话里话外还是希望李谦能好好读书、争取考上个好大学,但其实也只是说说罢了,对于李谦,他已经并不准备去强求什么了。

    所以,这个时候父子俩坐在一起闲话家常,某种程度上倒是很有些儿子成年后之后的感觉了,平等的、无拘束的交流——不得不说,这种姿态,反而更让李爸感觉舒服。

    后来晚会开始,一家三口就分别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看了也就能有个二三十分,李爸就已经是一副醉眼迷殇的模样,李妈和李谦对视一眼,都笑笑,也不去管他,于是很快,李爸就靠在沙发上缓缓地打起鼾来。

    窗外渐渐刮起大风来,呼号凄厉。

    李谦特意走到窗前往外看了一眼,回来小声跟李妈说:“估计今晚真的要下雪!”

    话才说完,还没等李妈回应,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爸“嗯”一声。眨了眨眼睛。醒过来了——李谦笑笑,给李妈递了个歉意的眼神儿,然后掏出手机。

    看清屏幕的那一刹那,他脸上微微有点惊讶,却又很快笑起来,接通电话,他离开沙发那一块儿,笑着说:“廖辽姐你好啊。怎么这时候给我电话了?”

    电话那头廖辽说:“我不知道你住哪里啊,到了机场之后就直接先坐机场大巴出来,结果机场大巴把我撂到一家酒店门口了……你过来接我一下呀?”

    李谦愣了一下,“你到济.南了?”

    廖辽说:“对呀!”

    眼睛眨了眨,李谦说:“那好,你告诉我那个酒店的名字,我过去接你!”

    停了一下,廖辽说出一个酒店的名字,李谦有点陌生,就扭头问李妈。结果还不等李妈说,李爸就揉着眼睛坐起来。跟李谦说了那酒店在那里,又问:“怎么了?”

    李谦就说廖辽来了,让我去接一下。

    李爸就说:“那你开车去,我听外头风不小!”

    李谦笑着摇摇头,一边跟廖辽说几句让她等着一边拿了自己的羽绒服然后往门口走,挂断电话,他才说:“我也喝了点酒,不开车了!我打车去打车回!呃……你们就不要等我了,早点睡,我晚上还是回那边吧!”

    说完了,他穿好衣服拿好钥匙,推门下楼。

    外面风果然很大,一路走出小区的功夫,天空中已经时不时的有雪花飘下来。

    晶莹剔透的雪花被狂啸的大风吹得漫天飞舞,但奇怪的是,当李谦走出小区,这风竟渐渐地消歇下来,等他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拦下一辆出租车,雪就开始慢慢大起来。

    司机很熟练地开着车拐过几个路口,大约十几二十分钟的功夫,就在廖辽电话里说的那家酒店的大门外停了下来。

    本已是夜里十点多了,刚才又是风大,这时候街道上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些深夜的霓虹灯还在兀自闪着——酒店的大堂外,孤零零地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在她脚边不远,是一个行李箱。

    她看上去尽管也穿得挺厚,但还是冻得不断跺脚搓手。

    李谦给了钱,叮嘱对方稍等片刻,然后开门下去。

    这个时候,廖辽已经转过头来看见了李谦,但出乎李谦意料的是,看见李谦的那一刻,她笑了笑,竟是转身突然冲着李谦展开了双臂。

    半年不见,她身上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动人气质,自信、沉静,以及那种成功者身上独有的坦然和宠辱不惊。

    臃肿的羽绒服并不能遮掩她高挑的身材,依然是又黑又直的长发,依然是那漂亮而大气的笑容,但现在的她,看上去却已经很有些顶级巨星的风采了。

    李谦笑着走过去,等走到她面前时,两人相对端详片刻,李谦也不说话,伸手就要去拎她脚边的皮箱,但这时,廖辽居然还是那个姿势展开双臂,同时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李谦愣了一下,旋即笑笑,也展开双臂。

    两人缓缓地抱在一起。

    朋友之间见面拥抱一下,更何况还是大冬天的,彼此都穿得跟狗熊差不多,当然不必非得有什么别的歧义。

    而事实上,最近这半年以来,虽然两人之间只在当初买歌时接触了那么几面之缘,但随着彼此的电话往还,说一声朋友,那是绝对不过分的。

    所以李谦抱过去时,还特意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笑着问:“怎么不到酒店里头等着,外边多冷啊,刚才那么大的风!”

    但出乎李谦意料的是,廖辽竟是抱得非常用力。

    李谦愣了一下,练呼吸都瞬间放轻了几分。

    然而李谦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她不但是手臂在用力,就连眼睛,也已经悄悄闭上。

    街旁的路灯的昏黄的光、酒店大堂里照出来的轻亮的光,头顶飘落的晶莹的雪花映射出来周边一切的光,混成一种很奇异的光线笼罩在两人身上。

    不时有缓缓飘舞的雪花飞过来,轻柔而缓慢地落在两人的头顶、肩上、身上。

    出租车里,司机点上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抱在一起的这对年轻男女。

    在这一刻,时间似乎都已经静止了。

    周围安静之极,彼此呼吸可闻。

    片刻之后,廖辽睁开眼睛,张嘴呵出一条长长的热气,在李谦耳边说:“跟你这一抱,我突然就觉得心里踏实了。”

    李谦闻言笑了笑,又伸手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却不经意间正好落在她长长的披垂而下的秀发上,笑着说:“你做什么亏心事了?那么心虚?”

    “呵!”廖辽笑了下,美美地深吸一口气,终于放开了他,“虽然晚了点儿,但我毕竟来了哦,你将来可不要跟外人说我目无师长哈!”

    顿了顿,她又说:“我是来朝拜您老人家来了!”

    李谦闻言摇摇头,无声而笑,下意识里帮廖辽拂落飘到肩头的几片雪花,笑道:“来之前没跟齐老师说一声?”

    廖辽摇摇头,又点点头,“早听她说了,你们不是住对门么?拜完了你,我就去她家里蹭吃蹭喝蹭床去!”

    这个时候,出租车司机深深地抽了一口烟,摇开车窗把烟扔掉,然后把半边膀子探出车窗,喊道:“我说,回家抱去行不行?”

    李谦笑笑,拎起她的行李箱,说:“走吧!”

    廖辽缓缓地点点头。

    这个时候,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这场雪,已经是越下越大了。

    ***

    第四天,九千字!加一起,本月前四天已经更了超过四万字了!

    手里还有月票的,拜托支持一下!多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