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筹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时操劳过甚的关系,年纪渐长之后,谢金顺老爷子的身体飞快地垮了下来,彻底退休之后,他更几乎是足不出户,只在春秋两季、天气特别好的时候,才会在家人的陪伴下出门晒晒太阳。

    而按照国内的传统习惯,小儿子小女儿们长大后可以相对自由的安排自己,但长子,却大多都是选择留在父母身边照顾和陪伴。

    谢铭远就是为此才回了国。

    在经历了大约二十年的发展之后,国内流行歌坛的大体秩序已经基本确定,也形成了以索尼唱片为首的索尼、华歌、信达这三大唱片公司称霸歌坛的大框架。

    其中索尼唱片当然是有日资背景的,只不过跟李谦经历过的那个时空不太相同的是,在这个时空,中日之间虽也曾有过大战,而且还是两场,但决战地点却是在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扶桑国虽曾短暂入侵中国东北,但不过三两年间、不及作恶便已被击退,所以,中日之间虽有矛盾,但两国之间若说国仇家恨,却远不及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那么严重。

    至少是,在中日两国民间,老百姓们并没有太多的敌对和仇视,只是国内的老百姓难改几千年延续至今的大国思维,习惯性的认为扶桑国还是中国的藩属国,而扶桑国因为经济发达、崛起迅速,也一直都试图反过来加大对中国的影响、却一直都不怎么成功罢了。及至国内实行改革开放,扶桑国更是国内最先选择的资金和技术的引进对象。

    于是,在国内对唱片市场放开之始。为了尽快的培育这个市场、为了尽快把国内歌坛的发展引入正轨。谢金顺老爷子考虑到当时扶桑国的娱乐文化相对发达。且双方文化背景极为接近,于是便先后三次东赴扶桑国,最终邀请索尼唱片到中国开设了分公司。

    等到1986年,随着国内音乐市场日渐繁荣,索尼唱片总部想要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并把它们最近研发和准备推广的cd技术推广到中国来,但那时候国内对于外资进入文化宣传行业仍有相当限制,最终。对方选择了邀请以谢金顺老爷子为首的一大批音乐人入股,将索尼(中国)唱片彻底中国化,对方只保留了45%的股份,这才彻底的落地生根。

    1991年,谢金顺老爷子的长子、国际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谢铭远回国,并就任索尼中国的音乐总监,从此开始执掌国内流行歌坛之牛耳,延至今日,已四年有余。

    谢铭远身材高大、相貌俊朗,又在整个国际乐坛都享有相当高的声誉。执掌索尼唱片以来成绩也是颇为不俗,业内评价极高。可以说,哪怕是刘明亮、赵信夫和甄贞这个级别的歌手在他面前,也肯定是俯首帖耳的,而在工作期间,他这位著名的艺术家,也的确是一个极有威严的人,要不然的话,索尼中国也是有总经理负责执掌一切的,他这个音乐总监,又怎么会偏偏被认为是国内唱片行业的三巨头之一呢?

    只不过,在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面对老爸老妈和一对孩子,他却又完全是另外一副面孔,不但言笑无忌,很多时候,更完全就是一个大男孩。

    他早年在欧洲游历、表演,曾在巴黎定居数年,期间曾跟一个法国当地的女教师结婚,并生下一子一女,但谢金顺老爷子对于长子娶了个洋婆子极为不满,虽然对孙子孙女疼爱的不得了,但对儿媳妇一直有意见。

    而且,年轻时候的老爷子明明是个心态极为开朗的人,为人行事更是以大气著称,但不知为何,对于家族血统这方面,他却又偏偏固执得很,就比如当初谈判入股索尼的时候,他就坚持日方的控股绝对不能超过50%,否则他就拒绝入股一样,似乎他身上的确是保留了很多老一辈中国人骨子里的那种家国观念。

    最终,因为他年老多病,谢铭远决定回国侍奉双亲,就因为老爷子的固执,始终对人家洋媳妇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而且也的确是有一定的文化融入的问题,最终,那位法国女教师来到国内之后不过年余,就黯然远走,两人离婚之后独自一人回了法国。

    而在她走后,谢铭远也立誓终生不再婚娶,只是对两个孩子不免有些愧疚,在这一对儿女面前,始终都是慈父的很,而偏偏老爷子比他还宠,到最后,俩孩子实在是无法无天的了不得了,简直混世魔王一般,反倒是逼得孩子的奶奶站出来当了黑面神,这才给压下去一点。

    今年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或许中国人都不太在意元旦这个节日,但谢家的两个小宝贝儿这些年都是过惯了的,不但圣诞节要过,元旦也是要过的。所以下午谢铭远就开着车带着俩小家伙出门去玩了,一直到天色近晚,看着似乎要下雪,这才回来。

    俩小魔头玩累了,在车里就睡着了,下车的时候,谢铭远只好抱起大的那个、让保姆抱着小的那个往屋里搬,而一天都有点迷迷糊糊的谢金顺老爷子听见动静、却是突然来了精神,看着孙子孙女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小模样,一个劲儿咧着嘴不出声地笑。

    把俩熊孩子放到床上,谢铭远又叮嘱小保姆留意着点儿屋里的动静,这才返身下楼。

    等到吃过晚饭之后,谢铭远就坐在沙发上陪老爷子聊天,跟他说一些业内最近的动态——虽说每次说完了,老爷子都会说我退休了,以后不要跟我说了,但那只是在说完之后,没说之前,老爷子是不会这么说的,甚至谢铭远很清楚,别看退休了,可国内的唱片市场能有今天的模样。可以说是老爷子一生心血之所系。他关心着呢!

    今天的事儿呢。一共是两件。

    一是随着下半年cd的销售越发高企,表明市场不但已经接受了cd这种高清音频的格式,而且随着人们的生活越发富裕,歌迷们也开始越来越不太在意cd设备那稍高的售价了,于是,日方那边也就再次趁势提出了增加投资,并且也一直在背地里联系一些当年入股的股东,想要以高价收购他们手中的股份。以实现日方对索尼中国的绝对控股。

    当然,谢铭远对老爷子许诺,只要他在索尼一天,就绝对不会允许索尼唱片重新变成扶桑人执掌天下。

    第二件事就是,周嫫离婚了,据说对方有家暴,周嫫被打过两次。

    听完第一件事,谢金顺老爷子沉默不语、面色沉郁不快,但听完第二件事,他却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周嫫是他的弟子之一。而且别看那个小丫头硬得跟石头似的,但偏偏真的合作过之后。老爷子一直都对她青眼有加。

    于是,片刻之后,他终于开口说:“她……太痴情!”

    谢铭远点点头,不说话。

    说完那句话之后,老爷子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但过了没多大会儿,他却又突然回过神来,说:“有时候,我真是希望她这辈子都不要谈恋爱了,因为她那个性子,不喜欢谁便罢,只要喜欢上谁,保准就能把心都掏给人家,到最后肯定遍体鳞伤……太傻!太痴!”

    谢铭远点点头,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了,就笑了笑,说:“对了,您还记得吗?我曾经跟您说过,我判断国内的流行歌坛大约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基础,很可能就在这两年就要开始进入偶像的时代了。结果,还没等我这边有动作呢,就真有人奔着这个路子走上去了!呵呵,这个人说起来您也知道……廖辽那张专辑还记得吧?”

    谢金顺老爷子回忆了片刻,有点犹豫地说:“李……李……?”

    “李谦!”谢铭远笑着说:“他最近帮华歌那边的那个女子组合做了一张唱片,这脉搏,掐的太准了,做的路子也很对,而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应该是也判断出接下来的歌坛就是偶像们的天空了,所以才做了这张唱片,但是他这个人……太聪明了,他很清楚,即便要做偶像,也不能单纯的奔着偶像去做,要在做偶像的同时,也拿出一些有深度、有沉淀的作品,这样子才能走得长久。只不过,呵呵,说来我都有点不相信,他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人,有这份心智倒也罢了,关键是他拿出来的作品……哦,对了,车里就有他新作的那张专辑的cd,我给您拿去!”

    老爷子没说话,但谢铭远起身走开两步,却又停下,抬起手腕看看时间,他干脆又回来,坐下之后,他说:“算了,不去拿了,时间快到了,咱们干脆看晚会好了,东方星那边咱们的人传回来消息,说是晚会那边直接把那个女子组合的一首歌拿来开场了,据说现场……很震撼,所以我觉得,咱们不如就听那个版本好了!”

    说话间,他找过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东方星卫视的频道。

    时间已经是七点四十来分,距离晚会开始已经不足二十分钟,老爷子就开口问了问他今天都是带着俩孩子到哪里去、玩了些什么,说着说着,时间就差不多到八点了。

    看到跨年歌会的片头开始了,父子俩就都收了声。

    片头播过,镜头直接切给舞台,没有惯例的大歌舞,舞台中央只站着五个漂亮之极的女孩子。片刻之后,一个女孩子开口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就这一句,谢金顺老爷子原本眯着的眼睛瞬间张开。

    应该说,在连续经历过彩排和录制之后,一来是五个女孩子的紧张感越来越轻,二来发挥得也越来越出色,等到东方星卫视的工作人员从两次录制中选出最优的一版剪进来,这最后播出的版本,显然已经是最出色的。

    听完第一遍,谢金顺老爷子的手就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而等到第二遍一开嗓,他就再也控制不住,眼角开始湿润起来。

    年纪越大、阅历越丰的人,乐理越通、才华越高的人,就越是容易这首旋律简单而悠扬、歌词哀婉凄美的作品所打动——在李谦经历过的那个时空,这已经是被千百遍验证过的了。

    等到整首歌结束,五个女孩子退场,主持人靓装登场的时候,谢铭远扭头看了一眼,见老爷子已经是泪眼浑浊,便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

    靠过去,他握起老爷子那布满老年斑的大手,扯过一张纸巾来递过去。

    老爷子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片刻之后,长叹一声。

    谢铭远拍拍老头儿的手背,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老头儿说:“他上次做的那几首歌就都很好!这次,更好!”

    谢铭远点点头,笑道:“听着听着想起老朋友了?喂,老头儿,你都多大了,还哭?丢不丢人啊?是谁说要给孙子孙女做榜样的?”

    谢金顺笑了笑,一脸慈祥地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指着已经关掉的电视屏幕说:“这是个大才!”

    谢铭远笑了笑,说:“就是据说个性十足!”

    谢金顺老爷子扭头瞥了他一眼,问:“还能比你前些年更个性?”

    谢铭远就笑了,说:“我不如他!”

    顿了顿,他说:“廖辽那几首,何润卿那首,再加上这一首,今年的金曲奖,肯定跑不了他了,可问题是,据说他之所以不愿意出道,就是要考大学!呵呵,到时候我倒是想等着看看,他是要继续考大学,还是愿意到音乐学院当客座教授去。”

    谢金顺沉默片刻,说:“失去了个性的人,是做不出好东西来的!”

    谢铭远点点头,沉默片刻,说:“可惜,他的年龄还是小了点儿,他并不知道,并不是说你有能力对方就不会过河拆桥的,而且,他帮那几个女孩子做的这张专辑,给的太足了!”

    谢金顺老爷子没有听过整张专辑,就沉默下来,但片刻之后,他说:“所以,对你不正是最好的机会?”

    谢铭远闻言果然得意地笑起来,“对喽!黄仲达和杜小明都是聪明人,但是太聪明的人哪,往往不够厚道!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伸手的时候啦!”

    ***

    今天的月票不太给力啊有木有,已经被下面给超了,大家能再发力一把不?(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