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人生

第九十一章 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顺天府,羊圈胡同。

    自打经济开始搞活之后,商品房开始大量兴建,别墅也在城外呼呼啦啦地盖起来,但真正的有钱人、老顺天人,还是更喜欢住胡同里的四合院。

    就在这羊圈胡同的中部,有一座院子,从外头看,没什么异常,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四合院,充其量就是看门,显得比周围的院子更大、更阔朗一些罢了,但走进门去你就能看见,这里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重新设计与装饰,整座四合院青砖墁地、老梅兀然,连檐角都是重新涂绘过的,虽说不上什么雕梁画栋,但一看就透着一股子整洁、雅净的气息,让人下意识里知道,这里主人的品味并非凡俗。

    这里是周嫫在顺天府的家。

    1984年,年仅十八岁的周嫫正式出道,行了一张叫做《今年十八岁》的专辑,走的是清纯玉女的路线,但卖的很普通,同年冬天,她又行了一张唱片,但继续扑街,然后公司意识到她走这条路不大走得通,因为她虽然长得很漂亮,也的确是很清纯,但那骨子里的倔强、那眼角眉梢处的不羁,却让她实在是成不了讨人喜欢的乖乖女,于是,公司迎合当时的时髦,干脆给她行了一张戏曲选粹,多少又捞了点钱,等合约一结束,干脆就不管她了。

    于是,当时没人管没人问的周嫫一狠,找上了当时已经半退休状态的谢金顺老爷子,死活缠磨了一个来月,终于,谢老爷子点了头。历时一年,给她用心地做了一张贴着她的声音风格来的唱片,然后,她一夜爆红。

    三年后,也就是199o年。她出资128万,在羊圈胡同买下了这个当时已经有些破旧的老式四合院,然后又先后拿出一年多的时间、上百万的资金对这个四合院进行整修和重新装饰,最终,这里成为了她在顺天府的家。

    即便是在92年年底,她正式宣告退出歌坛嫁人之后。这里也仍旧是雇了人每天过来收拾、打扫,她自己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住个一晚两晚的。

    一直到一个月之前,她又拎着自己嫁过去时的那个小皮箱,重新搬回了这里。

    没错,她离婚了。

    和离。

    法律里有保护妾室独立权、财产权和离婚权的专门条款。所以对方既不可能阻拦、事实上也并没有去阻拦,一个小蓝本,咔,印章一盖,她就不再是某个人的小妾了。

    此时是下午,但顺天府这边从两天前就开始阴沉沉的、一副大雪将下未下的模样,气温也是异常的低,不过好在在院子里的房子都是特意整修过的。不但换上了特意定制的镶有三层玻璃的保温窗,还接通了外边的暖气管道。此时屋里暖气烧得很热,外头虽冷。里头倒是足有二十多度,不动还好,一活动倒是要出汗。

    周嫫窝在沙里,久久的,一动不动。

    她头顶绾着一个很简单的家常髻,上身是一件藏青色的麻布衬衫。下身穿一条扎脚裤,光着脚丫。只是她似乎有点畏冷,还特意披了一条薄薄的毯子。

    刚出道那时候。她就以清纯美貌而著称,后来走红了,反倒是喜欢摆出一副离经叛道的模样,烟熏妆什么的一出,直接把她的美貌给遮住一大半,只把傲骨嶙峋、性格乖张的那一面暴露出来。可事实上,虽然到现在都快三十岁了,素面朝天的她看上去仍是那般的美,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年龄稍大,她身上、脸上那股子傲气、有棱角的劲儿反而褪了不少,看上去倒比十一年前更显得清纯了许多。

    只是……有些清瘦了。

    保姆吴妈迈步进来,看她还是那样一动不动地窝着,忍不住就在心里叹了口气自打她搬回来,这都快一个月了,几乎天天如此,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吴妈几乎是眼看着她一天一天的瘦下来每到吃饭时,看她一抬手袖子褪下去时那瘦骨嶙峋的细细的手腕和胳膊,再想想三年前还没嫁人的时候,她那明显比现在圆润了不知多少的脸,就是让人忍不住的一阵心疼。

    “小姐,邹先生来了。”她说。

    “唔……”周嫫恍然惊醒,抬头看了吴妈一眼,淡淡点头,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然后,邹文槐就一步迈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大纸箱子。

    他把纸箱子往茶几旁边的地上一放,然后呼哧带喘地坐下来,说:“打从1993年一月份到现在,这三年里国内行的所有的歌手的所有专辑,还有我能搜集到的一些国外的专辑、单曲什么的,都在这里了!”

    周嫫听见他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点头,还是没话。

    邹文槐很胖,就从家门口搬这么个箱子进来,就让他喘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才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那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汗,开口说:“嫫嫫,你就准备继续这么呆下去呀?这都一个多月了,该回回神儿啦!”

    周嫫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其实我不需要这些的。”

    她说的是邹文槐抱来的那一箱子唱片。

    但身为周嫫的经纪人兼助理,两人相识多年、合作多年,邹文槐确实一嗓子就听出她的声音不对,果断地在屋里扫了一眼,立马就瞅见茶几边上放着的那半盒烟和一盒火柴。然后,他的眼睛立马就瞪起来,“你怎么又抽烟了!我说嫫嫫,你难道不知道你身上最值钱的是什么吗?是你的嗓子啊!你这……你这是在毁了你自己!”

    说话间,他半起身,一把抓过那半盒烟和火柴,丢到地上。愤愤地踩了几脚,说:“就为了你的嗓子,就为了不让你被熏着、呛着,连我都跟着戒烟了,你不知道吗?你自己反倒抽上了?糟践自己对不对?为了那老头儿。有意义吗?”

    周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看那被他踩憋了的烟盒和火柴,深吸一口气,她弯下腰,就在邹文槐的脚边把烟盒、火柴盒捡起来,拿手指掸了掸烟盒上并不存在的土。熟练地弹出一根,瘪瘪的,快成长饼了,然后她摸出一根火柴,划着。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

    得……周嫫还是那个周嫫。

    只要是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你越拧着,她就越跟你拧着!

    天不怕地不怕!

    邹文槐的眉头跳了两下,胸口急剧地起伏了几下,却又叹了口气,颓然坐下。

    这么多年过来,周嫫这副驴脾气他是太熟悉了。以至于熟悉的早就没什么气可生了。

    “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周嫫又抽了一口,然后长长地突然一口烟来。微微哑着嗓子,说:“有什么事儿,说吧!”

    邹文槐看着她,眉头紧紧地皱着,但到最后,他却还是只能叹口气这么多年来。他就没有一次能拧得过这个小丫头的。

    于是,顿了顿。他说:“上次来也跟你说了不少了,最近又有几家公司的老总来电话。到现在,我接到的电话加一起少说也有几十个了吧?还都是老总级别的人打来的,索尼、华歌、东方、泰山、时代……当然,还有你的老东家,信达,说起来好笑,我上个月还在信达带几个毛孩子呢,打从你宣布嫁人了,上到老总下到传达室和门卫,都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一离婚,好嘛,都围上来了,老周说了,只要你愿意回去,信达会给你、给我业界最好的待遇、最宽松的条件!”

    周嫫一脸平静地听着,等他说完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突然从呆中回过神来,却只是伸手弹落烟灰,然后顺手把烟掐灭了,说:“你跟他们说,我嗓子哑了,唱不了歌,以后也不想在唱歌了。”

    邹文槐一听,立马又起急,“不唱歌?不唱歌你想干嘛?就你,除了唱歌,你又能干什么、会干什么?闲着呆?老死在这屋里头?”

    或许是邹文槐的嗓门一下子太高了,吓得正在外头干活的吴妈赶紧跑过来。而她看到的,也果然就是邹文槐脸红脖子粗地对着周嫫大吼大叫,而周嫫却一脸平静地继续窝在沙里、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吴妈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也不知道该不该离开。

    片刻之后,周嫫微微地活动了一下手脚,说:“说,吴妈,我累了,你代我送邹先生出去!”

    吴妈赶紧答应一声,然后看着邹文槐。

    邹文槐给她噎了这一下,气得呼哧一下子站起身来,“行,嫫嫫,你就给我来这一套!啊!你就给我憋着!我告诉你,就你,就你这个嗓子,你现在也就是魔障了,等你回过神儿来,等你嗓子痒痒的受不了了想唱了,我等着你来找我!告诉你,你天生就是要唱歌的!你不唱,老天爷都会逼着你唱!”

    说完了,他愤怒地起身离开,但走到门口,他却又停下,回过头来看了周嫫一眼,他故作冷冰冰地说:“圈里最近出了个小天才,一手捧起来一个廖辽,取代了你过去的位置不说,他最近又帮华歌那边一个由五个小姑娘组成的女子组合做了一张专辑,我听了,相当出色,都在那箱子里,你回头不想死了就找出来听听!对了,今晚的元旦歌会上,就有她们,你也可以看看。还有……烟这东西,能少抽一口,就尽量少抽一口!”

    说到这里,他见周嫫已经又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不由就给气得不行,愤愤道:“我走了,你继续寻死吧!”

    …………

    等送了邹文槐离开,吴妈回来,见周嫫还是一副安静呆的模样,不由得又叹口气,走过去几步,问:“小姐,晚上想吃点什么?我该做晚饭了!”

    周嫫闻言抬头看她一眼,低头,又抬头看她一眼,突然问:“吴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跟死了差不多?”

    吴妈闻言吓了一跳,赶紧说:“邹先生那是让你给气的!你可别听一出是一出!再说了,人家邹先生往这里跑了那么多趟了,他说的,我在旁边也听见不少,人家可真的是为你考虑!”

    周嫫点点头,“老邹是个好人。”

    吴妈闻言心里一喜,赶紧说:“小姐,我觉得邹先生说的对,你呀,天生就是老天爷派下来唱歌的,你就应该去唱歌!”

    周嫫闻言,居然破天荒地噗嗤一笑,虽然无声,却如梨花初绽,霎时间似乎整个房间都跟着亮堂了不少,吴妈更是看得突然愣了一下。

    然后,周嫫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么上杆子非得给人做妾去,有点傻?而且……”她自己笑笑,笑容里有些苦涩,“而且还是个老头子!而且还……呵呵……”

    吴妈听着听着,心里突然就是一酸,忍不住说:“小姐,打从你收拾好这个院子,我就来了,到现在,我给你照看房子打扫卫生收拾家务,咱们俩处了也快四年了,你呀,我说句话你可能不大爱听,你不是傻,你只是太痴!”

    哎呦,就这一句话,周嫫的眼睛突然一亮,“痴?”

    吴妈说:“其实我也不大懂,可戏文里那些故事说得明白呀,那些大家小姐不知道多少人上门求亲,她都不喜欢,偏偏就看中了那穷书生,而且还又送衣裳又送银子的瞒着爹娘供他读书考功名,她图的是什么?到最后那书生考上了状元当了大官,转头就娶了大官家皇帝家的闺女,她又落下些什么?说白了,还不就是一个痴字?我们家老头子说,这就叫情痴!”

    周嫫闻言,呆呆看着她,好一会儿之后才幽幽地叹了口气,说:“伯父是个明白人!”

    但她却又很快摆摆手,说:“吴妈,我不饿,你不用做晚饭了,还是赶快回家吧,这会子伯父肯定饿了!”

    吴妈愣了一下,说:“那怎么行,肯定得先给你做呀!”

    可周嫫坚定地摇摇头。

    “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她说。

    ***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把第一章出去,就想着歇一会儿再写下一章,结果往沙上一躺,三分钟不到,居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快十一点了……而且还是心里记挂着要码字要更新,给吓醒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