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南宋风烟路

正文 第1736章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条供给线,给他烧了吧?”初十清晨,在收到海上升明月的最新情报后,宋恒眼中忽然泛出一缕从前专属于寒泽叶的光。厉风行一愣,是啊,关上自家门能打狗,关上人家门,照打啊。

    “行,烧了他们在陈仓的粮草,教他们不敢再打散关的主意。”因见独孤清绝夫妇到正面来牵制林陌,厉风行亲身持火从二里驿、神岔口一直烧到益水镇以北,勇猛过人,火趁风势,以至于陈仓一带金军一听到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厉帮主来了都鬼哭狼嚎,传言越传就越玄乎,都说风电之掌凭空就能生火。

    然而,两日后,正当宋军众将松一口气时,忽然发现自己重要的水源被投毒。

    原来,从宋恒造饭开始,水粮也就引起了林陌的高度重视。

    随着独孤清绝、金陵、胡弄玉的陆续开到,金军虽才夺占神岔,却不得不考虑北退,正面打不过,间谍拼不过,粮草正被烧,尤其最后一项,厉风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竟亲力亲为千里杀奔锐不可当。那金军该如何是好?林陌若想剑走偏锋,就只能围魏救赵,那就得暗度到宋军背后,依葫芦画瓢,将他们的水粮也切断,不过术虎高琪摇头说:“厉夫人心思缜密,必定会把粮道守妥。”林陌一愣,笑:“岂止守妥,我敢保证,她已在‘粮仓’边上备好柴物,等着将我们烧死其中。”

    “那就让她成也缜密,败也缜密。”林陌略一思索,计从心来,一边教完颜纲露出劫营之势加强金陵的防范,一边由术虎高琪利用降卒打动了大散关一名守将,继而命令麾下精兵易了服式与之里应外合,趁夜鱼贯潜入,不仅在秦岭周边水源投毒,更翻越过一条鲜为人知的栈道,直往大散关东南方向而去。那位术虎高琪不负众望,勇谋兼备一气呵成,教宋军还在西边的空营里守候敌军,神不知鬼不觉突然东边的关口甚至腹地都进了贼!!水入沙地,没于夜色,还没等到七月十四天亮起来,也是一把火从太白、留坝妄想一直烧到汉中!

    一方面,金陵胡弄玉自然要在大散关解毒,一方面,凤箫吟等人尚在大散关西南安抚,大散关东南最有可能掏出漏洞,如此,林陌便将策略悄然改作了声西击东。那地方南宋官军多而盟军少,乱局未定,百废待兴,故而金军不难对付,术虎高琪虽是孤军深入,但可以因敌于粮,并且出其不意,震慑蜀民,分裂川军,岂不美哉?一旦抗金联盟在西线的部署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棋局稍有一乱,半个多月前曹王府没能杀进去的太白,后续或许会畅通无阻。

    南宋智囊团和大金军师联盟的斗智斗勇,似乎以术虎高琪渗透进散关东南获胜告终?凤箫吟听见后只怕要后悔,她又一次厚此薄彼了,回溯起来,金军的胜利终是杨巨源之死便宜林陌的啊……

    

    没到最后谁也不能说自己就胜了,林陌很快就收敛了笑——

    居然,术虎高琪在第一关就没啃下来……

    他们以为当地的南宋官军毫无防备、守卫薄弱,他们以为南宋官军永远都是在对盟军抱大腿或拖后腿,

    思维定势,想当然耳!

    早就有汉中官军,守在了各个关口,甚至有些来自腹地。卫境安民,无懈可击。

    “陵儿,你这釜底抽薪,抽的可不止凤州这口锅啊。”吟儿眉头才刚皱起,看到捷报,才知彼处的官军义军通力合作,喜出望外。果然,只要内部祥和,宋军无往不胜——盟军的武力是胜过了金军,可金军的诡计还需官军来挡着啊!

    “恐怕不是归功于我。”金陵说,凤州等地的团结念头濡染到汉中还需时日,可喜的是,汉中的他们有这个自觉。

    “主母,知兴元府(即汉中)、利东安抚使刘甲请见。”十三翼来报。

    “哦,快请!”吟儿知道,这些令她喜出望外的军队都是刘甲安排的,“刘大人,川蜀军民,对您不胜感激。”

    “盟主。老朽听闻一个说法,‘上层官员只知逃避’,老夫认为不对,但不知如何驳斥这三寸不烂之舌,此战,便只能以行动示范了。”刘甲嘴里有刀。

    “哈哈,哈哈。”吟儿脸红,摸后脑勺,尴尬认错,“我太心急,说错话了……”

    “无碍,不过,节制川军的事,盟主千万要多谨慎,务必记得先后次序。”刘甲临走时不忘提醒。吟儿知道这是个善意的提醒,因为刘甲风评很好,是个精诚忠信之人。

    前几日她在万军中霸气一句“官职我跟皇帝要”,因为她潜意识里赵扩是自己人、是三两杯就醉倒在面前的病弱大叔,可仔细回想,那句话确实容易让包括韩侂胄在内的朝廷众人想歪。轻视权贵是一回事,而与赵扩相谈甚欢、推心置腹、统一战线是另一回事,年少时她确实有过一些彪悍的野心,但也同时存在着闲云野鹤的向往,和前些天林阡在武休关前说的家训是一拍即合的,那样也好,真要是天下太平了什么都不必计较了,既然并不在意这些功名利禄,她可不想林阡被人说成是拥兵自重要篡宋。

    吟儿知道吴曦自立时,抗金联盟的信件都挤爆了临安了韩侂胄还不肯相信,是这位刘甲大人对朝廷报信后,方才使韩侂胄承认和死心,想到这里,赶紧追前几步:“前几日我是情急失语,还请刘大人美言几句。”

    “好说,盟主。老夫知道您是真心守护川蜀。”川军千万人,还不一定胜得过这位刘甲一张嘴。

    目送刘甲远去,吟儿转身一愣,原是柴婧姿楚楚可怜站在军帐外的一边等她,走过去,暗叹,“哎,柴婧姿,真是你林阡的后院起火。”

    “主母,我……”一则已承认林阡和她没什么,二则感激吟儿救命和解围,柴婧姿也不好意思叫吟儿大妇了。

    “暂时还是别回荆襄,先随我去短刀谷吧。”这种祸水在外面飘荡,吟儿实在不放心。

    “好!”柴婧姿明眸一闪,喜从中来,“我也正有此意!”

    由于柴婧姿和林阡的私事叨扰,这件彭辂帮杀杨巨源的公案,吟儿还要带回短刀谷去慢慢审,加上杨巨源的拥趸遍布川蜀各地,对于他们的安抚和收服都要稳扎稳打,所以吟儿知道离真正节制川军还早得很。

    

    寒夜哀笛曲,霜天断雁声。

    风云变幻,一波三折,一支罕见团结的宋军,终是将空前凝聚的金军挤出了陇蜀。

    金军落花流水,暂时只能休整不能再西驰或南征;可想而知,宋军亦损兵折将,短期内只能屯田不能北伐或东进。

    “川军务必休养生息。”这样最好,吟儿本就是不希望西线再乱的。为了表示一视同仁,她将官军义军都并称川军。

    “不可打太过分了。”曹王府当然也不敢造次,一来金帝虽然远,他们作为通缉犯也不能和术虎高琪完颜纲来往得太明目张胆,二来,曹王他本人毕竟还在宋军手上。

    两军自此休战,双方都元气大伤,西线却终是争得了一息平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